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作者:太上布衣

文字大小調整:
  “快攔住他,別讓他上天臺!”
  徐缺滿臉凝重,突然指著夏洛擎,放聲大喊。
  嗖!
  林老板的幾名黑衣人當即圍上前去,直接拽住了夏洛擎的胳膊,jin 跟著瘋狂扭動起來。
  夏洛擎當場就懵了!
  干什么?
  你們干什么?
  不是來攔住我的么,為什么抓著本少爺的手腳亂舞?
  “夏公子,你別掙扎啦,我們是想救你,但你也要節哀呀,家族倒了沒關系,做人最要jin 的是開心,千萬別想不開啊!”徐缺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手機也一直對準夏洛擎,在不知情的人眼里,被幾名黑衣人抓住的夏洛擎,手腳亂舞,看上去就像是在掙扎。
  可問題是,徐缺此前各種暗示,加上林老板還說過天臺為夏洛擎準備好了,夏洛擎此刻這種“掙扎”,在許多觀眾看來,就完全不對勁了。
  這貨好像真的沒想跳樓呀!
  “放開我,放開老子,我特么不跳……”夏洛擎憤怒大喊,但話沒說完,就被一名黑衣人捂住了嘴巴。
  “不跳什么?不跳樓就不姓夏是么,這種混賬話你怎么說得出口呢,你們幾個攔好他哈,千萬別讓他掙脫開了,否則他肯定是要去天臺上跳樓的!”徐缺鄭重其事的朝幾名黑衣人吩咐道。
  幾名黑衣人心領神會,點了點頭,同時假裝不小心似的……松開了手。
  下一刻,夏洛擎突然就“掙脫”成功,剛一落地,幾名黑衣人立馬大喊:“夏公子,別這樣!”
  說完,幾人同時沖上前,作出要抓“夏洛擎”的舉動,實際上卻把夏洛擎推往樓梯間!
  “不要啊,快攔住他!”徐缺當即撕心裂肺,恨鐵不成鋼的嘶吼一聲,邁步沖了上去,手機攝像頭也一陣晃動,不再對準夏洛擎了。
  直播間里的眾人頓時也被這jin 張的氣氛感染,心頭一跳。
  這家伙演得真特么假!
  但問題是,他該不會真要夏洛擎跳樓吧?
  玩得這么大嗎?
  ……
  與此同時,大廈樓下。
  徐缺宿舍的三個舍友,目睹了直播間里整個過程,早已滿臉驚駭,有些發懵。
  這……這還是徐缺嗎?
  他平時腹黑倒是挺正常的,可什么時候進化得這么狠辣了?
  弄倒了夏家就足夠嚇死人的了,但他還不打算放過夏洛擎,反而明演著想讓夏洛擎跳樓自殺。
  這活生生就是個魔鬼呀!
  大廈內,林語熙與軒轅婉蓉也看著手機直播間。
  “他……他真的要殺夏洛擎?”林語熙有些被嚇到了。
  夏家的隕落,對于她這么一個大學生來說,似乎沒那么震撼。
  畢竟夏家有多強大,哪怕隕落了,在普通人看來也只是個概念上的隕落,不至于那么有震撼力。
  就像當年金融海嘯雷曼兄弟破產,來得那般突然,但在很多普通人眼里,也就只是知道了那么一個概念而已,并不感覺有多大的震撼力!
  而現在,徐缺光明正大的上演這么一出戲,分明就是想讓夏洛擎跳樓啊!
  他表面就假裝在阻攔夏洛擎,可觀看了完整直播內容的人都很清楚,這家伙前面放出太多故意的線索了,就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故意的!
  “殺了便殺了,有何不可?”軒轅婉蓉一臉淡然道。
  她看得出夏洛擎不是個好東西,可徐缺也不是什么好人,這兩個人黑吃黑,誰死都無所謂。
  不對,徐缺還是不能死,畢竟牽扯到她的性命。
  那么夏洛擎死不死的,對于她來說,還真是無關jin 要的小事情。
  “可……可是,殺人犯法的呀,徐缺萬一被抓去坐牢……”林語熙已經聯想到了后果。
  徐缺這么做,很大可能是會被判故意殺人或者教唆殺人罪的!
  “沒事!”軒轅婉蓉淡淡應道,坐個牢什么的,無所謂,只要不死牽累到她就行。
  “沒事?這怎么能沒事呢?萬一……”林語熙說道。
  砰!
  然而話沒說完,大廈外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悶響,仿佛有重物從高空砸落,沉悶而響亮。
  jin 跟著便是外面一陣陣驚呼聲尖叫聲,異常激烈。
  頃刻間,林語熙整個人傻愣在了原地,面失血色,動都不敢動了,甚至連扭頭去看外面發生什么事的勇氣都沒有。
  因為好像不需要看,她已經猜到了結果。
  這一刻,她大腦幾乎一片空白。
  可是,空白之后,又不斷閃出許許多多畫面。
  大學這一年來,徐缺的面孔在她腦海中不斷回閃。
  那個笑容燦爛無邪的徐缺,那個能時刻搞怪逗她笑的徐缺,那個會為了救流浪貓不顧危險爬到樹上的徐缺……
  轟!
  突然,那些曾經美好的畫面,陡然被一片黑暗撕破。
  一張充滿邪魅,桀驁不羈的面孔,帶著那痞氣十足的笑容,充斥了她的腦海。
  徐缺!
  這還是徐缺,但卻好像從一個逗比心善的人,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魔王!
  “怎么回事,為什么……這一切好像有些熟悉?我……”林語熙突然間有些恍惚起來,隱約間,她似乎感覺到有一個熟悉的東西,在召喚著她,卻不知來自于何處!
  “恩?”軒轅婉蓉發現了林語熙的變化,微微一怔,有些錯愕。
  她好像覺察到天地間有一絲靈氣的波動,林語熙身邊的虛空,似乎扭曲了一下下,又恢復了正常。
  “這女人,怎么回事?”軒轅婉蓉心中一驚。
  在徐缺的記憶世界里,怎么會出現這種狀況?
  ……
  “叮,恭喜宿主裝*成功,獲得三百點裝*值!”
  與此同時,徐缺腦海里的系統提示音還在持續。
  他注視著界面上的裝*值總數,已然順利達到了三千,足夠強行破解這個記憶世界,回歸天洲了。
  “宿主是否確定消耗三千點裝*值,強行破解此結界?”系統詢問道。
  “確定!”徐缺沒有遲疑,直接點頭。
  他只有這個方法能離開,因為他根本沒辦法跟軒轅婉蓉在這個情劫里產生感情,而且雙方也毫無意愿,正常的路子怎么可能會成功呢。
  “叮,系統已開始進行破解,預計三小時內后完成,請宿主做好準備!”系統回應道。
  徐缺頓時瞪直了眼:“尼瑪,還要三小時?我靠,幸好我機智,沒有真把夏洛擎推下去,否則這三個小時,我怎么逃得過法律制裁呀!”
  說完,他松了口氣,眼眸也瞥向倒在腳下早已不省人事的夏洛擎。
  是的,他并沒有真讓夏洛擎跳樓。
  他只是當著夏洛擎的面,扔下去一個高質量版本的硅/膠娃娃而已,在樓底下碎成一團,夏洛擎就直接嚇尿了。
  jin 跟著在徐缺將他拽起來的時候,整個人就當場暈厥過去。
  但這也幸好是徐缺湊齊了裝*值,如果沒湊齊的話,他還真可能把夏洛擎扔下去,完成最后一次裝*。
  “呵,罷了,就放你一馬吧!”
  徐缺看著地上的夏洛擎,笑了笑,轉身往樓梯間而去,離開了這個天臺。
  他的心境早就非同往日,已經不再糾結過往,不再糾結過去已經復仇的敵人,過去的一切,其實都已經放下很久了。
  現在的徐缺,比以前成熟了很多,拿得起放得下。
  最重要的是他不像以前那么記仇了。
  因為有仇他肯定當場就報了!
  “嗡~”
  剛走下樓梯,徐缺兜里的手機陡然震動起來。
  趙家來電話了!
  “喂!”徐缺直接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端卻不是那一位趙老的聲音,反是換成一個年輕,甚至帶著一絲狂傲的年輕人聲音。
  “喂,你是徐缺吧?我是趙氏的嫡長子,今晚八點你跟我爺爺他們見面之前,先來夜光酒吧跟我見一面,我有筆大生意跟你談!”
  電話那端的人說到這,冷冷道:“對了,你可以帶多幾個朋友過來一起玩,今晚全場由我趙公子買單!”
  ……
  ……
  【第二更送到!】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