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神王

作者:草根

文字大小調整:
  ♂
  
    紀元關內,羽皇和鱗皇剛剛揮手搭建好了一座府邸,羽皇張口把眾生道宗僅剩的幾百個門人安置在里面,便愕然看到紀元關最高聳的塔樓豁然炸裂,褪去龍身顯露本尊的孟凡騰空而起,慌張的左顧右盼,哪里還是那威震四方的萬域大帝,分明就是一個迷途的孩子。
  
    而當孟凡失措的喊出“姐姐”二字,兩頭上古兇獸都愕然無比。
  
    “這……”鱗皇張口結舌,面對這突然的變故,也是不知怎么辦才好。
  
    突然顯露在紀元關諸王面前的孟凡,無疑是眾矢之的!
  
    紀元大會三次會議,形成了三個派系,其中陽尊一派寥寥無幾,不過有十幾尊神王同意嘗試打通一條逃亡的道路,混世四圣的建議大約有五六十尊神王贊同,卻唯獨十三殿主的提議,有一兩百尊神王贊同,其他神王雖然還在觀望,但顯然都有些動心。
  
    踏平萬域,進入那一部分諸天之源,尤其是萬域之中各種天材地寶和十幾萬條純血天龍,何人不眼饞?相比混世四圣所說直接迎擊異鬼潮,甚至要踏足神隱之路,九死一生,要好的太多!
  
    就連六道賢神這個雖然實力稱不上頂尖,但因為六道合眾門為天下第一商,他的影響力也是非常大,都要擺明旗幟贊同十三殿主的提議。
  
    因此孟凡在紀元關內,絕不能顯露身形才對。
  
    而此刻,他出現在諸王面前,剛剛被他破碎的塔樓里,更是有血腥彌漫,顯然,是他出手殺人了。
  
    “怎么如此?”羽皇雙眉jin 促:“萬域大帝手段非凡,他先見了陽尊,我以為他是要去見混世四圣,要*清紀元大會的種種脈絡,左右大會走向才對!”
  
    鱗皇沉聲道:“你感受到了么?”
  
    羽皇輕輕點頭,一臉肅然:“殺意,濃烈的殺意。”
  
    濃烈的殺意,正在紀元關內醞釀,升騰,似乎隨時都要爆發,沖擊云霄!
  
    這是不知道有多少尊神王,蠢蠢欲動,要殺向孟凡。
  
    但能感覺到,諸王,也在猶豫。
  
    雖然此刻的孟凡,為眾矢之的,站立在虛空中,簡直就是一個活靶子,而且處處都表現出失措、慌張,好像迷途羔羊的模樣,似乎不堪一擊,但天道必殺名單第四,近來聲名顯赫,雖然面前的孟凡和諸王信息中的孟凡好像兩個人,卻沒有人敢輕易出手。
  
    “中央大帝,真是厲害,嘿嘿嘿嘿……”
  
    紀元關中一座完全被黑死之氣彌漫的禁區里,緩緩步出十三道身影。
  
    寂滅死亡,逆反天元,種種味道,從這十三尊神王身上浮現出來,正是十三殿主!
  
    “他如何算到孟凡會來紀元關,如何算到孟凡會在紀元關殺人?又是如何算到孟凡在殺人之后會真的相信那個叫若水依的女人復活在紀元關中呢?雖然我們與中央大帝秘密聯手,為平等盟友,但這中央大帝的手段,我們是一點都看不透,我心中惶惶,只怕也落入了他的局。”
  
    “哼,幾十萬年的神秘老怪,雖然閉關,卻還能分出一具化身,成為黃金殿主,影響紫光帝國局勢,又在最危急時刻得道出關力挽狂瀾,成為新的人皇,此人心機只怕和上古遺老有的一拼,但不論中央大帝有什么陰謀,孟凡,必須要死!”
  
    “此刻孟凡心神失守,我們趁機殺他!”
  
    “不可,這紀元關,就是最大的囚牢,中央大帝說,孟凡會先殺人再現身,而且一時半刻絕不會走出紀元關,我們不必親自出手!”
  
    十三殿主在電光火石間飛速交流。
  
    立刻,就有一尊殿主上前幾步,腳掌一踏,頓時一根禁區柱子破地騰空,將其拔高到百丈高度,隨即,他張口吐音。
  
    “紀元關唯一鐵律,紀元大會召開期間,傷人殺人者,人人得以誅之!萬域孟凡已然觸犯鐵律,不可饒恕,擊殺孟凡,萬域便不攻自破,無窮寶物,諸天之源,十幾萬條純血天龍,如探囊取物!”
  
    此話一出,紀元關內醞釀的殺意,更加濃烈!
  
    羽皇、鱗皇再次對視一眼,實在不知如何是好,這紀元關內顯露加隱藏的神王有上千之多,可以說諸天萬界的神王,兩三成都聚集在此處,是有史以來第一大盛會,怕是只有上古紀元末尾的最終大戰和此景象有的一拼,就算羽皇鱗皇都是坦蕩豪邁之人,此刻,也不敢上前拉住孟凡啊!
  
    “原來這就是萬域大帝孟凡?”陽尊端坐在自己的府邸中,遠看孟凡,手指連掐:“他以純血天龍的形象出現,隱藏如此之深,整座紀元關內只怕沒有幾人能窺探出他的真實身份,但為什么要自己暴露本尊?”
  
    紀元關另一處偏遠角落,四道強大的氣息盤旋而起,未見身形,卻是先出現四雙眼睛,一雙金晶奪目,一雙灰白久遠,一雙猩紅血色,一雙蔚藍如海,妖氣濃重,看著孟凡,也是饒有興趣。
  
    就在紀元關內眾多神王都看向孟凡,各懷心思的剎那。
  
    數十道光柱,旋轉沖殺,鷹擊長空,撞向孟凡。
  
    赫然便是三十幾尊神王人物!
  
    “聽說萬域大帝體內多種大道真意,我非要搶得一道生機不可啊!”
  
    “心頭血,精元本源,呼哈哈哈!”
  
    三十幾尊神王,眨眼便到,種種法門殺招,已經*近眼前,不過呼吸瞬間,便可觸及孟凡。
  
    嗡嗡……
  
    劇烈的元氣波動使得三十幾尊神王微微變色,身形搖晃,動作也稍微阻滯,隨后,一尊寬闊神王一把抓起孟凡橫渡百步。
  
    十三殿主紛紛瞇起雙眼,動作完全一致,齊聲冷冷道:“戰天巨人,他居然得到了某種神秘的大道真意?”
  
    “奶奶的,姓孟的,你能不能醒過來!”
  
    可戰天巨人的話,根本無法落入孟凡的腦海,他全部心神,所有念頭,化作三萬六千五百道,在紀元關內瘋狂橫掃,無一處遺漏,每一個角落,每一個隱秘空間,都被探查到,只希望能尋到那朝思暮想的倩影。
  
    哪怕,這是一個謊言。
  
    但只要有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這是真的,他就必須盡一萬分的努力去尋找。
  
    “去死吧!”
  
    癲狂的吼叫聲中,幾尊神王從各個刁鉆角度殺來,這次的目標是戰天巨人。
  
    一驚之下,戰天巨人立刻轉身抵擋,以一人之力,硬撼多尊神王,也顯示出他強大的實力。
  
    孟凡沒有一絲一毫的心神放在自己身旁,也沒有感覺到究竟發生了什么,緩緩踏出一步,就跨出了十分之一個紀元關的距離,目光到處搜索。
  
    “孟凡!”
  
    戰天巨人的聲音,不斷在虛空中爆炸,卻對孟凡,產生不了絲毫的影響。
  
    一尊尊神王,跳脫出空間,鎖定了孟凡的后心。
  
    貪婪,血腥,殺意,完全將孟凡籠罩!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