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神王

作者:草根

文字大小調整:
  “為什么?”
  
    “怎么會!”
  
    十三殿主連連怒吼,無比震驚。
  
    這一刻,孟凡睜開雙眼,不斷掙脫,十三根柱子搖晃不止,捆仙索,也有要斷裂的跡象!
  
    足足八天,黑死之氣灌入孟凡身體,不斷將其煉化,此時此刻,卻發現圍困不住。
  
    而孟凡全身上下誅殺令衍化而出的印記,也紛紛爆裂。
  
    “想知道為什么?”
  
    孟凡冷笑連連,一聲斷喝,豁然,在他眉心中,涌出一絲絲黑氣,凝聚成一顆奇黑無比,仿若吞噬一切光明的黑色珠子。
  
    “黑死本源!”
  
    “他凝練出了黑死本源!”
  
    十三殿主的驚詫之意,到了極點!
  
    黑死之氣,其本質,是元氣。
  
    無數歲月前,諸天之源第二次開啟,十三殿主踏入其中,奪取天意,并由此將元氣逆轉推演,最終推演出了黑死之氣。
  
    元氣為萬物根本,是生命的源頭,而黑死之氣,則正好相反,逆轉元氣,抹殺生機,但二者同本同原,所以黑死之氣能夠融入到任何生靈的體內,將其轉變成黑死生物,也能煉化眾多道器,將其演變成黑死法寶。
  
    這就是黑死之氣的強大。
  
    而十三殿主,作為黑死之氣的掌握著,體內的元氣本源,也經過無數載的歲月,演變成了黑死本源,可以說,諸天之間,他們是唯一能夠操縱黑死之氣的存在!
  
    任何被黑死之氣煉化,變為黑死生物亦或者黑死法寶的東西,都會成為他們的奴仆。
  
    所以他們才有了這般計劃,將孟凡引入禁區,然后利用禁區無數載積攢下來的濃郁黑死之氣,洗刷孟凡的肉身,灌注他的軀殼,侵染他的神魂,將其變為黑死之氣生靈,變為十三殿主的傀儡。
  
    結果,卻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孟凡居然凝練出了黑死本源,換言之,就是他與十三殿主一樣,都成為了黑死之氣的掌控者,也就不可能變為十三殿主的傀儡,因為孟凡于黑死之氣的地位,和十三殿主相當。
  
    八天!
  
    整個禁區滾滾黑死之氣,被十三殿主的力量召集過來,融入柱子,再通過捆仙索注入孟凡身體,可以說,十三殿主是使用了最強的手段,要用禁區無數載的積攢,來煉化孟凡一人。
  
    孟凡閉目不語,一連八天,不僅沒有被黑死之氣侵染,反而,是掌握了黑死之氣,這八天來不斷注入孟凡體內的黑死之氣,也如同元氣一般,被孟凡掌握吸收。
  
    十三殿主想不明白,究竟是為什么!
  
    “想不通么?”孟凡冷笑連連。“當年你們踏入諸天之源,參悟了元氣的奧秘,推演出這黑死之氣,而我,與你們對戰這么多次,自然要不斷搜集有關黑死之氣的消息,這八天來,涌入我體內的黑死之氣,精純而磅礴,我以神意鎮壓,天意推演,造化衍化,三大真意相互運轉,推演出了黑死本源!”
  
    每一個音節,都是萬古天罰雷霆,震蕩著十三殿主的耳膜。
  
    “如果在當日,誅殺令與捆仙索將我困住之時,你們便出手擊殺,我必死無疑,我又如何能掌握這黑死之氣呢?”
  
    “不可能!”
  
    十三殿主大喊。
  
    “殺了他!”
  
    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他們不信,于是十三殿主猛然之間,絕殺手段打出,要立刻將孟凡抹殺。
  
    “千里之堤毀于蟻*,破!”
  
    千鈞一發之際,孟凡一條手臂猛然扯動一條捆仙索,咔咔脆響。
  
    那是八天之前,孟凡以巨大力量爆發的逆神一指,打擊出裂痕的一根柱子,隨著他這一下發力,猛然斷裂!
  
    十三殿主絕殺大陣,就在這一剎那被打開了一道缺口。
  
    孟凡立刻順著這道缺口向外逃竄,而十三道黑死印記,也隨著殺來,他躲閃不及,立即被兇狠重擊,身子一歪,口吐鮮血。
  
    “十三殿主啊。”孟凡用手背擦掉嘴角鮮血,轉過身,面對催動滾滾黑死之氣,如若滔天殺神的十三尊殿主。“黑死之氣的真正強大,是在于逆轉元氣,抹殺眾生,而今,我已然掌握黑死本源,你們十三道黑死印記,似乎殺不死我?”
  
    這一幕,十三殿主目光聚變。
  
    孟凡扎扎實實的被十三道黑死印記擊中。
  
    以他們的黑死之氣,十三道絕殺手段,不論是誰,只要中了,就是必死無疑,哪怕是古皇,當初混戰之中,躲避了七道印記,中了六道印記,便只能退隱逃遁無數載,休養生息,不敢再出現。
  
    而今,十三道黑死印記砸在孟凡背后,他居然只是口吐鮮血而已,轉過身,仍然能談笑風生!
  
    孟凡連連冷笑:”你們的黑死之氣,確實強大,足以震懾古今,原因是黑死之氣對于元氣的抑制,對于生機的克制,而且除你們之外,沒有人真正的掌握黑死之氣,只是借取你們的力量罷了,但此時此刻,面對和你們一般無二的我,你們又該如何呢?”
  
    黑死之氣,如同火焰。
  
    元氣,則如同紙張帛錦。
  
    紙張帛錦,遇到烈焰就要被燃燒。
  
    這就是黑死之氣的強大。
  
    但是烈焰,也碰到烈焰呢?
  
    十三殿主的表情不斷變化。
  
    是的,他們最強大的手段,震懾古今無數載,曾經統御萬域,一切皆為他們奴仆的手段,對于孟凡,失效了!
  
    孟凡萬域霸主,攜帶一個大世界的元氣,體內幾大真意,居然只用了八天時間,便逆轉形勢,永遠的改變了局面。
  
    “萬流歸海。”
  
    一尊殿主,忽然說道。
  
    “不可。”另一尊殿主瞇起雙眼:“時機尚未成熟,沒有萬分把握,強行施展融匯諸天的手段,太危險,萬流歸海,是要等到最終時刻,才能施展。”
  
    兩句對話,被孟凡清楚的聽在耳朵里。
  
    他再次擦掉嘴角不斷滲出的鮮血,忽然體內元氣澎湃,禁區之內,再一次地動山搖,那是滾滾的黑死之氣受到他的力量扯動,而劇烈起伏的現象。
  
    “十三殿主真正的隱秘,在于你們的力量、本源、法則、神魂、思想,等等一切,都是一體的,所以可以完全融合,萬流歸海,就是你們十三人一切合體的手段,對吧?”
  
    此話一出,十三殿主的表情更加陰冷。
  
    這個表情,便證明孟凡的猜測,對了!
  
    而被他徹底看透,十三殿主此時,感受到**裸的羞辱,前所未有的羞辱,殺機畢現,恨不得立刻出手,拼盡全力抹殺孟凡,但是他們卻忍住了,沒有動手。
  
    “十三尊神王強者,所修都為黑死之氣,也都掌握天意,甚至精神,都完全相同,一旦融合,沒有阻礙,我倒是真正好奇,你們十三人完全融合,是什么樣滔天蓋世的情景?來吧,十三殿主!讓我孟凡,見識一下震懾古今的力量!”
  
    霸道言語,鋪天蓋地,話音落下,孟凡不斷反進,一招帝拳轟殺,夾帶無窮黑死之氣,洞穿古往今來的力量,比八天前踏入禁區更要強大許多的力量,碾壓而至!
  
    “哈!”
  
    十三殿主同時張口,十三道黑死本源印記,轟殺而出。
  
    滔天帝拳,與十三道黑死本源印記對撞。
  
    立刻,本就天崩地裂的禁區,此刻更加迅猛的分崩離析,不斷碎裂。
  
    孟凡被巨大的力量震蕩,退后百步,喉嚨泛甜,咳出鮮血。
  
    十三殿主也紛紛退后十幾步,面色稍微變化,就恢復了原狀。
  
    這一對撞,高下立判,孟凡退出百步而咳血,十三殿主則安穩許多。
  
    但這是十三殿主,十三尊神王聯手,于禁區之內,占據天時地利,與孟凡交手。
  
    卻只是讓孟凡退后咳血罷了,孟凡身為萬域霸主的氣勢,反而是越來越壯大,眼中的滾滾戰意,也越來越熾烈。
  
    而此時,十三殿主更清楚,他們拿不住孟凡了。
  
    黑死之氣對于孟凡已經無效,便無法凝結出誅殺令,壓制孟凡的本源,所以就算十三殿主聯手,能夠穩壓孟凡一籌,但孟凡只要想走,他們攔不住。
  
    離開禁區,回到萬域,他們便拿孟凡沒有辦法,不僅是因為萬域之中有暗盟的力量,而且萬域之中,還有古皇這一尊人物,只要十三殿主敢現身,他們毫不懷疑,古皇會出手。
  
    任何一個能夠打擊十三殿主的機會,古皇都不會放過。
  
    古皇對十三殿主的恨意,海枯石爛都不能洗刷。
  
    更何況,十三殿主,沒有必然的把握,能夠穩壓孟凡一籌!八天之前,孟凡與十三殿主交手,尚且勝負難分,如果不是依靠禁區黑死之氣的優勢,根本壓制不住,而今,孟凡掌握黑死之氣,他們的勝算,便又小了許多。
  
    一次對撞,退后百步咳血又如何?孟凡這等人物,別說咳血,就算是肉身爆炸,神魂受損,只要他還活著,還有一口氣息,戰斗力便不容小覷!
  
    十三殿主沉吟片刻。
  
    “孟凡,你確實是古往今來,萬域之中數一數二的人杰,這一戰,我們敗了,禁區之人,都死絕了,不過,這都是小事,那些我們培養出的走卒,本來就是用來犧牲的,死光了,就死光了吧,你與我們的決戰,不是今天,而是諸天之源開啟的一刻,不用著急,我們后會有期!”
  
    十三殿主言罷,忽然禁區之中,一股極為深奧,復雜神秘的空間法則騰起。
  
    孟凡眉頭jin 皺,一拳轟出!
  
    蓋世一拳未曾落下,十三殿主,便在原地,悄然消失,稱霸萬域的帝拳,落空。
  
    坐鎮禁區無數載,稱霸萬域太多年,他們隱藏的手段,到底還是很多,要逃走,不難。
  
    而十三殿主,也是足夠果斷,對于無數禁區之人的身死,毫不在乎,穩坐多少載的禁區,也是說放棄,便放棄。
  
    就和古皇一樣,對于任何身外之物,他們全然不放在心里,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十三殿主也清楚,禁區亡了,留戀這么一片崩裂的領域,沒有意義。
  
    孟凡駐足片刻。
  
    雙手撕裂空間。
  
    禁區之內,便出現一道道蛛網般的裂痕。
  
    裂痕那邊,是萬域。
  
    禁區。
  
    一個禁字,便隔絕了萬域無數年。
  
    此時此刻,禁區被撕裂,人人可以踏足。
  
    禁區亡了。
  
    無數關注這場戰斗的人,都收回了目光,默默在心中念叨四個字。
  
    “萬域一統。”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