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文字大小調整:
  一指之力,竟助人突破桎梏,晉升道源兩層境,如此離奇之事,聞所未聞!
  大殿內眾人的神色愈發恭敬,那晉升的長老更是一揖到地,顫聲道:“多謝太上再造之恩!”
  他的資質不算太好,年紀也大了,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道源一層境便是頂峰,再無寸進的可能,誰知今夜竟悍然突破兩層境,甚至他可以感覺,若是自己再努力一些,未必沒機會突破三層境。
  此等大恩,不啻再造!讓其他人看在眼中,也都是羨慕不已。
  “是你自己這些年積累之效,我不過推波助瀾。”楊開微微一笑,轉頭看向上官積:“坊主,我擔任七星坊太上之事,還請秘而不宣。”
  上官積微微一怔,雖不明白這是為什么,但還是恭敬頷首:“太上放心,此事只有大殿中諸人知曉,不會流出大殿之外。”
  心中不免有些惋惜,他剛才還打算好好造勢一場的,將七星坊多了一位太上長老的事宣揚出去,如此一來,七星坊一等宗門的名頭就算是坐實了,在虛空大陸的地位也能攀升一些。
  不過既然新任的這位太上要秘而不宣,他也只能照辦。
  夜已深,上官積讓一位身材豐腴的女長老親自領著楊開入主一座靈峰。他也算是揣摩出這位新太上的一些心性,比較低調,不喜張揚,所以便做主將他安排到了一座稍微偏僻的青**上了。
  七星坊占據靈峰三十八座,青**只能算是中等,位置也比較偏僻,所以一直都無人問津。
  反倒是楊開入住之后,對此極為滿意,讓上官積暗暗松了口氣。
  接下來數月時間,一切安穩無事,新太上在青**中更是深居簡出,基本不露面。
  上官積一直提著的心稍稍放下,之前楊開讓他對其出任七星坊太上長老之事秘而不宣,他還曾懷疑這位太上在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強大的仇家,擔心被人尋仇,若真如此的話,那七星坊這次可是禍福參半。
  可如今看來,似是自己想多了。而且通過這幾個月的觀察,發現他對七星坊確實沒有半點惡意,好像真的只是厭倦了四處奔波的日子,隨意找了個地方定居下來。
  這對七星坊來說自然是天大的好事,雖然不能對外透露自家宗門多了一位帝尊,但有如此強者坐鎮,七星坊高層心中也多了許多底氣。
  既知這位太上長老性喜幽靜,上官積便吩咐下去,讓人不要去輕易打擾。
  七星集上,楊開依然每日出攤,他本就是以神念化身游歷自身小乾坤,化身一道跟化身兩道并無太大區別。
  數月之后,七星坊三年一度的收徒大會召開,方圓千里熱鬧非凡,連帶著七星集來往的武者也多了不少。
  集鎮口,楊開站在那里,望著于露給兩個孩子整理衣服,又仔細叮囑他們在外一定要聽話,若是能拜入七星坊自然最好,如果被淘汰了也不要傷心。
  兩個孩子都點頭。
  片刻后,于露一手一個拉著趙夜白和趙雅走到楊開面前,眼眶紅紅地道:“楊大哥,兩個孩子就托付給你了。”
  楊開咧嘴一笑:“放心吧于娘子,一定不會讓他們有事的,若是他們能拜入七星坊,我回來給你報訊,若是沒被留下,我就帶他們一起回來。”
  于露輕輕點頭,輕輕地推了兩個孩子一把:“去吧。”
  兩個孩子轉過身,一起抱住了于露,于露手捂著**,香肩顫抖。
  楊開抬頭眺望遠方,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每一次外出的時候,爹娘是不是也是這種心情。
  直到一大兩小走出了很遠,再回頭的時候,那纖細的身影依然集鎮口處,遠遠地望著。
  七星集本就是依托七星坊而建立起來的,所以兩者距離并不是太遠,不過三五十里地而已。
  楊開背著一個小包裹,一手一個拉著兩個孩子,一步步朝七星坊趕去。
  背后傳來轟隆隆的馬車聲,三人讓道一旁,馬車擦肩而過的時候,從車廂內探出一個十歲孩子的腦袋,對著趙夜白揮舞拳頭道:“趙小白,別讓我在七星坊里看到你,要不然定打的你屁股開花!”
  趙夜白沖他做了個鬼臉,趙雅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石子狠狠扔了出去,嚇得那孩子連忙縮回腦袋。
  楊開咧嘴笑望孩子間的打鬧,那車廂里的孩子他也是認得的,正是幾個月前追的趙夜白和趙雅躲進他攤子***的苗家小子,苗飛平,家境比身邊兩個孩子自然是要好一些,而且資質很不錯。
  早在兩個月前,便有七星坊的長老下山辦事,無意間碰到了苗飛平,當場便要收徒,這一次過去也只是走個過場,與趙夜白的前途未定不同,他是鐵定能拜入七星坊的。
  七星坊前,人山人海,四面八方趕來拜師的絡繹不絕,年紀也是有大有小,小的如趙夜白和趙雅這般,大的有十幾二十歲的。
  楊開領著兩個孩子奔波了許久,這才報上名,每人領了一個刻有編號的木牌,測試還沒有開始,趙雅盯著一旁賣糖葫蘆的小販眼睛都不轉一下,紅彤彤的糖葫蘆是那么的吸引人。
  楊開上前買了三串,一人一串蹲在角落里吃的不亦樂乎,兩個孩子偶爾視線觸碰,都是甜甜地笑著。
  “楊大叔,我若是沒被選上怎么辦?”趙夜白忽然有些憂心自己的前程。
  楊開隨口道:“你年紀這么小,沒被選上就下次再來。”
  趙雅卻對趙夜白有莫名的信心:“小白哥哥肯定能被選上的。”
  趙夜白咧嘴一笑:“小雅肯定也可以。”
  苗飛平不知從哪竄了出來,對趙夜白道:“趙小白,你就死心吧,就你那瘦胳膊瘦腿的樣子,肯定要落選。”
  他手上拿著一根雞腿,一邊說一邊吃的不亦樂乎,滿嘴流油。
  趙雅把眼珠子一瞪,殺氣騰騰,嘴里咬的似乎不是冰糖葫蘆,而是苗飛平的腦袋,嘎嘣嘎嘣響。
  苗飛平脖子一縮,訕訕笑道:“小雅妹妹肯定沒問題的,我要是這山上的高人,定搶著要收你為徒!”
  說了句軟話,一溜煙地跑不見了蹤影。
  “小白哥哥別聽他瞎說,苗飛平說話最不好聽了。”趙雅寬慰道。
  “嗯嗯!”趙夜白不住地頷首,“他說什么都我當放屁,哈哈哈!”
  七星坊收徒大會的測試繁多,每一關都要淘汰掉不少人,那些通過測試的,自然歡天喜地,沒通過的,皆都垂頭喪氣。
  一天下來,趙夜白和趙雅兩人忙的團團轉,等到夜間歸來的時候,兩人腳底板都磨出了水泡。
  “成績怎么樣?”楊開問道。
  趙夜白眉飛色舞:“楊大叔你是不知道,小雅的綜合評定是甲等!”
  “甲等很高?”楊開眉頭揚起。
  趙夜白比劃了一個手勢:“幾層樓那么高,聽人家說這次來參加收徒大會的人有上千人,但綜合評價得甲等的,不到十個而已。”
  “百里挑一,小雅可真厲害。”楊開笑著拍了拍趙雅的小腦袋。
  趙雅卻只是勉強地笑了笑,似乎沒有太開心。
  “那你呢?”楊開又問道。
  趙夜白嘿嘿笑道:“我啊,比小雅差多了,只得了丙等,勉強算是過關。”
  趙雅忙道:“沒關系的,明天資質測試才是最主要的,前面的都不算什么。”
  趙夜白頷首道:“嗯,過了明天那一關,才能真正進入七星坊,不過我有信心。”
  趙雅這才開心地笑起來。
  七星坊這邊也沒有專門為參加大會的人員準備休息的地方,三人便隨便找了個干凈的位置,打了個地鋪。
  許是白天太累,趙夜白很快便進入夢鄉。
  夜半之時,楊開忽然睜眼,望著一本正經盤膝坐在自己身邊,雙手虔誠合十的趙雅,抬手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大晚上不睡覺做什么?”
  趙雅伸出一根手指噓了一下,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露姨和婆婆說,這個世界有一位好厲害厲害的神主,沒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所以我想請神主保佑,讓小白哥哥明天順利通過測試,他一直跟我說想加入七星坊呢。”
  楊開失笑:“資質一事,天生注定,神主也保佑不了的。”
  趙雅噘嘴道:“這都保佑不了,那他算什么神主?”
  楊開無言,心想神主還得管這個?那不是得累死。
  “睡覺!”楊開決定不跟她探討這個問題。
  “哦。”趙雅應了一聲,這才乖乖躺下。
  不過很快,楊開便聽到她悄悄地不知道在嘀嘀咕咕啥玩意,明顯還是在偷偷地祈禱。
  翌日,七星坊收徒大會最后一項資質測試正式開始了。
  這一項測試也是最簡單的,一塊廣場上,一個圓臺,被測試的人只需站在上方,便可檢測出資質如何。
  一個個前來拜師的人走上去,圓臺不斷綻放出濃淡不一的光芒,再由四周觀望的七星坊長老給予平定,或通過,或淘汰。
  楊開帶著趙夜白和趙雅在人群中等候,兩個孩子明顯都有些jin 張忐忑,每一次有人通過測試的時候,都一臉羨慕,每當有人淘汰,不免心頭戚戚。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