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作者:美越

文字大小調整:
  蔣明月的小嘴說的噼里啪啦不停。
  她現在想要的,不僅僅是宋子麟和她道歉,還要從宋子麟這里拿到殷璽陷害她的證據。
  她要狀告殷璽蓄意迷害少女,讓殷璽受到應得的報應。
  “宋少,你的前女友現在還在監獄里吧?她涉嫌殺人,你涉嫌迷害少女,外面會怎么說你們?說你們物以類聚,蛇鼠一窩!”
  宋子麟惱了,“我不許你牽扯到陸凝!”
  “呵!都分手了,還這么護著,看來你對那個陸凝感情很深嘛!”
  “不過她在里面已經出不來了!今天你乖乖給我道歉,然后將你和殷璽如何聯合害我一五一十說清楚,我就不繼續鬧下去!”
  “若不然,我讓你身敗名裂!你是宋家的繼承人,你名聲臭了,對家族造成什么損失,你應該比我清楚!”
  宋子麟一個箭步,想要搶下蔣明月的手機,可沒想到這個瘦瘦弱弱的女孩子,力氣這么大。
  宋子麟沒能順利搶到手機,便一個翻身將蔣明月壓倒在床上。
  趁著蔣明月吃重,悶哼的空當,宋子麟一把搶下她的手機關機。
  “我不會給你機會報警!”
  “這么害怕我報警,那就把你和殷璽的奸計說出來!”
  蔣明月用力推搡身上的宋子麟。
  他只穿了一條單褲,現在壓在她身上,可以感受到那里鼓鼓的,漲漲的,正在壓著她,很不舒服,也很羞恥。
  蔣明月的臉頰紅了,“還不快點滾下去!”
  宋子麟這才發現姿勢不對,急忙翻身下去,手腳局促,口實吞吐地說。
  “我也是被殷璽算計了!我也不知道他的奸計我不是有意”
  “別狡辯了!誰不知道你們關系好!你們經常湊在一起喝酒!幾個男人湊在一起,還能有干凈事?”
  蔣明月在娛樂圈混久了,也早就看清楚大多數男人的骯臟嘴臉。
  “不管你信不信,我說的就是實話!”
  蔣明月趁著宋子麟無措的機會,又從宋子麟的手里將自己的手機奪回來,然后站在床上得意洋洋地說。
  “你聽過一個詞嗎?叫先下手為強!我不管你們還安排了什么后招,不肯和我說實話,你就先去警察局里喝茶吧!”
  蔣明月一邊說著,一邊開機準備報警。
  宋子麟一個翻身,再度將她壓在了身下,奪過手機遠遠拋開。
  “都說了,此事和我無關!!”宋子麟生氣地吼道。
  蔣明月沒想到,宋子麟會忽然火冒三丈,“受害者是我!是我的清譽被你們毀了!你讓我一個女孩子,今后怎么見人!”
  “你們這群人渣,垃圾!養尊處優的紈绔子弟,沒一個好東西!”她大聲喊著,眼中憤怒滿滿。
  “我知道,你確實覺得自己很受傷,我會想別的辦法彌補你,但不能報警。”
  宋子麟現在不能進警察局,他還要幫陸凝脫罪,他也進去了,誰救陸凝!
  “你要多少錢!”宋子麟不耐煩道。
  “你說什么?”
  “我說,你要多少錢?我給你,這件事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宋子麟翻身起來,眼神幽暗地望著她。
  蔣明月好笑了,笑了好幾聲,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你以為,我會看上你的臭錢?我蔣家雖然沒落了,也沒有你們宋家財力雄厚,家族龐大!”
  “但我蔣明月拼搏這些年,從不缺錢!”
  她胸口起伏瞪著宋子麟,“我只要公平公正!欺負我,陷害我,毀我名聲,絕不姑息!”
  宋子麟亮如鷹隼的眸子,jin jin 盯著蔣明月,似要將她里里外外看個通透。
  這個女人很需要錢,之前蔣家的生意做的不錯,她也是千金名媛,但是十年前蔣家投資一個大項目失利,損失慘重,雖然有陸家幫忙,最后沒有破產,但蔣家已負債累累岌岌可危。
  蔣明月在這種情況下進入影視圈,一路打拼到現在的名氣大噪,可想而知背后推動她拼搏的動力就是為了幫家里還債。
  “蔣明月,在我還有耐心和你貪錢的時候,你最好一次性開口,否則”
  宋子麟的聲音頓了一下,拖著危險的長音,黑眸之中醞釀著一股駭人的風暴。
  蔣明月心驚地請求抽了一口涼氣。
  平時看著宋子麟溫潤謙和,對誰都是溫聲溫語的樣子,鮮少發火活著臉上不帶笑容。
  但如今這個周身透滿危險和蕭殺冷意的男人,著實讓蔣明月出了一驚。
  果然是黑道世家出身,骨子里自帶無法磨滅的戾氣。
  平時掩藏極好,一旦爆發便駭人至極。
  蔣明月忽然想試一試,這個男人到底有多危險。
  她起身,靠近宋子麟俊帥的臉龐,專屬的女人氣息,一下一下有節奏地落在他的面頰上。
  “如果我說,不管多少錢,我都不要呢?”她聲音慢慢,口氣低緩。
  宋子麟盯著近在咫尺的精致臉頰,抬起手指,捏住蔣明月的下巴。
  “你知道,我是什么出身!惹惱我,會讓你有意想不到的后果。”
  蔣明月討厭極了,被強權壓制。
  明明有錯的是人是宋子麟,平時反而自己被威脅。
  但她在看到他漆黑幽冷的眸,棱角分明俊臉上jin 繃的怒意,還是呼吸一滯。
  “什么后果?”
  她戰戰兢兢問。
  “我會讓你在娛樂圈,消失的干干凈凈。”他聲音冷冽。
  蔣明月心口驀然蹙jin ,脊背寒意更盛。
  本來覺得宋子麟只是一個性子軟潤的男人,沒想到他在怒意昭著時,周身的霸氣尊貴,還有那出身不凡的氣息統統表露出來,會有這么可怕又駭人的一面。
  什么都可以用演戲偽裝,但一個人的氣場是從骨子里滲透出來的,無論演技多么精湛,也不可能詮釋的這么到位。
  蔣明月認識宋子麟有些年了,但這一次算是真真正正看到了宋子麟的真實樣子。
  她的心口不自覺地亂跳起來,結巴了兩聲,低聲說。
  “我也是為了自己討回公道!錢,我不在乎。”
  “既然你沒有碰我,那么我的敵人只有殷璽一個,只要你給我殷璽陷害我的證據。”
  好吧,她蔣明月被宋子麟周身的戾氣嚇得不得不低頭了。
  宋子麟松開蔣明月的下巴,正要說什么的時候,門口傳來一陣躁動。
  “對!”
  “就是這里!”
  蔣明月和宋子麟對視一眼,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