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崛起

作者:朱郎才盡

文字大小調整:
  第一日,靖南縣衙眾官吏就在默契的磨洋工的氛圍中下班了,工作成果無限等于零。
  上班磨洋工,下班打沖鋒。
  一放衙,眾官吏可是積極神速的很,一分鐘都沒用,整個衙門就都空了。
  靖南縣衙空了,但是距離縣衙不遠的和豐樓卻是很快就人滿為患。縣丞張長孺,主簿姚文遠,縣衙六房胥吏,甚至昨晚喝多、抱恙在家、沒上班的典史李達都在和豐樓。
  嗯,可以說除了縣令朱平安不在外,整個靖南縣衙有頭有臉的人都在了。
  和豐樓被他們包了場,外面掛著“打烊恕不接待”的牌子,確保無人打擾。
  縣丞張長孺儼然主人一樣,端坐在首位,被眾人眾星拱月。桌上擺滿了美味佳肴,山珍野味、海鮮水產無一缺席盛宴,每一道菜都做的色香味俱全,每一壇酒都散發著醉人的香味。眾人推杯換盞,歡聚一堂。
  “哈哈哈,估計這會小縣尊臉都綠了吧。”席上吏房典吏劉云山端著酒杯笑道。
  “呵呵,還這會,我覺的他臉早就綠了。哎,張大年,下堂那會,小縣尊不是叫住你,讓你將積壓的案件卷宗給他送過去嗎,怎么著,聽說你們刑房一天下來連一份卷宗都沒整理出來。哈哈,你是沒看到,小縣尊從你們戶房出來轉到我們禮房的時候,那張臉拉的啊,那可是一點笑容都沒有。”
  戶房典吏王斌笑著接過話,說著推了推旁邊坐著的刑房典吏張大年,笑著打趣了起來。
  “呵,王兄你還有臉說人家張兄呢,你們戶房不也一樣嘛。小縣尊問你們要統計縣上欠繳錢糧賦稅情況,聽說你們一整天連一個村子都沒能統計出來。呵呵,那得多大的村子才能讓你們統計一天都統計不完......”禮房典吏徐志沖戶房典吏王斌擠了擠眼睛,促狹的笑著說道。
  “咳咳,沒辦法啊,堆積的案件時間久遠,案情復雜,又經手了這么多任縣尊,這卷宗啊放的是又多又雜,卷宗還殘缺不全,整理起來自然是困難重重。”刑部典吏張大年,笑著咳嗽了一聲,笑著聳了聳肩。
  “嗯嗯,然也,然也,我們戶部也是,***村子情況復雜,有成親分家單過的,有出嫁閨女的,有寡婦改嫁的,這情況復雜的很,我們統計起來也是困難重重。”戶房典吏王斌仿照張大年的話,笑著跟著聳了聳肩。
  然后,兩人相視一眼,嘴角展開一抹心照不宣的笑容。
  “呵呵,可拉倒吧你們......”眾人聞言大笑不已。
  “哈哈哈,烏鴉落在豬身上,咱們誰也別笑誰。喝酒,喝酒......”刑房典吏張大年和戶房典吏王斌兩人端起酒杯,笑著遙敬四周的官吏。
  眾人笑著碰杯,縱情暢飲。
  “呵呵,不瞞諸位,咱這小縣尊來我們刑房催卷宗時,得知我們一個卷宗也沒整理出來時,屁都沒敢放一個,嘴里還說我們辛苦了呢......”
  刑房典吏張大年放下酒杯,笑著向眾人吹噓道。
  “呵呵,他除了咬著牙和血吞還能怎么辦,他一個外來的,乳臭未干,離開我們,他能做什么?!離開了我們大家,他一個光桿知縣連個屁都放不了。”
  典史李達用手擦了一把胡子上的酒漬,接著伸手從盤子里拽下一個雞腿,上去用嘴撕扯下來一大塊肉,一邊大口的嚼著,一邊很是不屑的說道。
  “李大人說的是,只要我們大家牢牢的抱在一起,他一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還不是任我們揉捏。”眾人一陣點頭附和,對朱平安這個知縣分外不屑。
  “這個縣尊的位置本應該是張大人的,他朱平安一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哪里有資格,哪里有能耐,能管得了我們這形勢復雜的靖南縣?”
  刑房典吏張大年端起酒杯,起身來到主座上的張長孺跟前,拍馬屁的敬了一杯酒。
  “哎,不能這么說......縣尊是上面任命的,又豈是無能之輩。”縣丞張長孺很受用張大年的話,眼睛都瞇成了月牙形,不過嘴上還是打著官腔道。
  “呵呵,他朱平安不是無能之輩,那全天下就沒有無能之輩了。他不僅是一個無能之輩,還是一個大蠢人,讀書讀傻了,在京城時竟然伙同彈劾嚴相爺,你說他不蠢?!”吏房典吏也過來給張縣丞敬酒,對朱平安大加詆毀,他消息靈通,早就打聽出來朱平安被貶謫的原因了。
  “以卵擊石,螳臂當車,他何止是蠢啊,簡直是蠢到家了。”眾人聞言哄堂大笑。
  “哦,對了,張大人,聽說您進京結識到貴人了?”酒桌上眾人好奇的問道。
  “諸位消息都夠靈通的嘛,諸位都是自家人,我也就不瞞諸位了。我在京城通過妻舅結識了吏部的張郎中......”張縣丞將身體往椅子上靠了靠,緩緩說道。
  “吏部的張郎中!!!我的張大人唉,我們可得抱住您的大粗腿,您關系都到吏部了啊,日后官途鐵定亨通啊。我的張大人唉,您日后發達了,可別忘了我們這些窮兄弟啊。”
  眾人一陣吹捧,甚至慣會拍馬屁的刑房典史張大年真的過去抱張縣丞的大腿去了。
  這就吃驚的受不了了?!
  張縣丞瞇著眼睛,嘴角勾了起來,促狹的看向眾人問道,“在我快離京的時候,你們猜,我又結識誰了?”
  “誰?”眾人好奇極了。
  “嚴世蕃嚴小相爺。”張縣丞沒讓眾人多等,自己就迫不及待的揭開了謎底。
  “嚴小相爺?!!”
  酒宴眾人詫異的張大了嘴巴,驚呼聲宛若打雷一樣,氣氛瞬間就high了。
  “沒錯,就是嚴小相爺。在離京前幾天,我僥幸認識了嚴小相爺的堂弟歐陽子士和嚴小相爺的好友羅龍文,正是通過他們得以拜見了嚴小相爺。”說到這里的時候,張縣丞的眉毛都要飛起來了,仿佛渾身在發光一樣。
  “張大人真是鴻福齊天啊,您結識了嚴小相爺,那平步青云就是眨眼的事啊。”
  人們一陣贊嘆,對張縣丞更是恭維。
  “不瞞諸位,在京城時,嚴小相爺已經讓羅龍文給吏部打過招呼了,這靖南縣的下一任知縣就是我張長孺。”張縣丞瞇著眼睛,昂起頭掃視眾人。
  “恭喜張大人,賀喜張大人。”眾人一陣恭賀。
  下一任知縣啊,這好辦,只要他朱平安成了前任不就成了嗎。那我們就讓他朱平安快點滾蛋,或者......在座的眾人在酒酣耳熱中達成了共識。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