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神帝

作者:飛天魚

文字大小調整:
  又是三年過去。
  沉淵古劍的劍靈,修為達至圣王境界,渡過第二次君王天劫,成功脫變成二元君王圣器。
  劍體內的王級銘紋,達到二十五萬余道。
  接下來,只需要不斷煉化吸收兵器,就能繼續提升。
  與此同時,張若塵將從星海世界買來的五十顆天品圣丹“天煞丹”,煉化吸收了四十枚,精神力強度達到六十階巔峰。
  此刻,張若塵坐在七星帝宮的一座獨立宮殿內部,將從龍神殿得到的那一枚王品圣丹取出,托在手心,細細感受圣丹的丹魂。
  丹魂,是一只五爪銀龍的形態,雖然已被封印,可是它爆發出來的精神力波動依舊強大,堪比六十階初期的精神力大圣。
  以前,張若塵根本不敢吞服。
  若是這枚圣丹,放在一顆星球上。
  圣丹釋放出來的精神力,就能影響整個星球上的億萬生靈,成為星球主宰是輕輕松松的事。
  “以我現在的精神力強度,應該可以將它煉化,一舉沖擊到六十一階不是難事。”
  張若塵的雙手掌心,釋放出白色的凈滅神火,包裹住王品圣丹。
  圣丹表面的封印之力,逐漸被煉化。
  “哧哧。”
  隨著封印消失,王品圣丹內部,響起一道振聾發聵的龍吟。
  那只五爪銀龍,從丹藥中沖了出來,體軀越來越巨大,盤旋在殿中,探出雙爪,向張若塵撕裂了過去。
  “嘩——”
  張若塵坐在原地不動,體內飛出八千道精神力念頭。
  每一道精神力念頭,都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站立到宮殿的八千個方位。他們的雙手,呈抓捏的手勢,將五爪銀龍身上的一縷縷銀光抽離出來,吸入進嘴里。
  吞魂。
  五爪銀龍察覺到不妙,眼前這個年輕男子,不是它可以招惹,立即甩尾,沖向殿門的方向。
  “這個時候,才想著逃?”
  張若塵翻手一掌拍壓了下去,被它鎮壓在了一片五彩混沌空間之中,魂體再也無法動彈,就連精神力都逃逸不出來。
  伸出兩指,他捻起那枚王品圣丹,服進嘴里。
  “嘩啦。”
  身體被王品圣丹散發出來的光芒照亮,釋放出芬芳的丹香,丹香凝成丹云,將張若塵完全包裹了進去。
  煉化一枚提升精神力的天品圣丹,只需要一兩個月。
  可是,煉化這枚王品圣丹,卻花費張若塵半年時間,才完全吸收。
  精神力強度,成功突破到六十一階。
  精神力念頭數,達到一萬二千三百道。
  “收。”
  張若塵將密密麻麻的精神力念頭,收回圣心,睜開一雙明亮眼睛,兩顆瞳孔,宛如仙玉神石一般,似能窺透天下所有生靈的內心。
  “六十一階的精神力強度,能夠對抗百枷境初期的大圣嗎?”張若塵在心中自問。
  大圣的五個境界,每個境界都跨越巨大。
  精神力只是提升了一階而已,想要對抗百枷境大圣,張若塵覺得不太現實。關于精神力,他一直都沒有系統的修煉過,有時間,一定要多花時間研究。
  “經過這幾年時間,對天河圣意和血陽十震圣意的演練,再加上精神力實現大突破,對力量和圣意的控制,變得更加精妙,應該可以將它們融合。”
  張若塵取出紫金葫蘆,飛入了進去。
  融合圣意的過程,出現了一些意外。
  但是,經過三次失敗,在乾坤界和紫金葫蘆的輔助之下,張若塵終于還是成功將天河圣意和血陽十震圣意融合,衍化成了一種更加強大的三品圣意。
  同樣是三品圣意,也有高低之下。
  張若塵之所以判定,剛凝聚出來的圣意,比以前的圣意強大,那是因為,融合了天河圣意之后,圣意蘊含的震勁,又衍伸出來的一層勁,達到了十一道。
  震勁多一層,力量更上一層樓。
  使用圣意,無論打出掌法、拳法,還是施展水之道圣術,爆發出來的力量,都會跟著增強一大截。
  但是,張若塵仔細研究后,卻發現自己的圣意,依舊沒有處于穩定狀態。
  融合天河圣意之后,的確是將體內的百萬倍陽剛之氣,完全壓制下去。
  可惜,卻變得過猶不及。
  掌道圣意,偏狂暴和霸道,走的是至剛至陽的路線。
  水之道圣意和拳道圣意,卻與它截然相反。三種圣意融合,使得張若塵的圣意變得陰柔連綿,后勁十足,卻少了爆發力。
  “或許……要將五行圣意,全部都融入進去才行。以五行,平衡拳道和掌道的陰陽屬性,實現圣意的最圓滿化。”
  隱隱間,張若塵感覺找到了一條,屬于自己的圣道之路。
  只不過,最大的問題在于,五行加上掌道和拳道,一共有七種圣道。
  七種圣意,真的可以融為一體嗎?
  還有第二個問題。
  大圣最多只能修煉出九種圣意,若是修煉了這七種,那么劍道、時間之道、空間之道、真理之道,又該如何選擇?
  真的只能修煉出九種圣意?
  為此,張若塵進入乾坤界,向接天神木請教。
  接天神木聽完他的講述,聲音響起:“大圣的確只能修煉出九種圣意,一般來說,能夠將五種圣意融合為一體,已經是極限。想要將七種圣意融為一體,自古都沒有生靈成功。”
  “你現在只是融合了三種圣意,等你融合第四種圣意的時候,就會發現,那是無比艱難的一件事。”
  張若塵站在樹下,輕輕點頭。
  先前,融合天河圣意的時候,他已經明顯感覺到難度增加,所以才會出現,三次融合失敗的情況。
  而且,張若塵還是借助了乾坤界和紫金葫蘆。
  換做別的大圣,沒有他這樣的條件,想要融合第三種圣意,會比他更難十倍,甚至百倍。
  jin 接著,接天神木又道:“當然,世間沒有任何事,是絕對的。就像當初,第一個修煉出第九種圣意的大圣,第一個融合了五種圣意的大圣。如果他們沒有一顆,超越前人的心,沒有勇于挑戰的信念,也就不可能成功。”
  “你擁有五行混沌不朽圣軀,修煉五行合一的圣意,具有很大的優勢,比別的大圣要容易得多。而且,修煉成功之后,也能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威力。”
  “歷史上,那位融合了五種圣意的大圣,走的就是五行合一的路。修煉出來的五行圣意,是最頂尖的二品圣意之一。”
  “你如果能夠將五行、掌道、拳道,七種圣意融合為一體,實現陰陽五行的大圓滿,或許可以打破天地規則,成為古往今來第一個修煉出一品圣意的生靈。”
  “張若塵,這條路,不是不可以走,而是太艱難,幾乎不可能成功。一旦走了這條路,也就沒有回頭路,將會決定你一生的成敗,風險太大,所以我不建議你去冒這個險。”
  接天神木將利和弊都講了出來,讓張若塵自己選擇。
  一旦成功,將會成為古往今來的絕代無雙。
  一旦失敗,很有可能,會毀掉自己的圣路,未來變得暗淡。
  關系重大。
  面對人生的大抉擇,張若塵沒有糾結和猶豫,道:“來詢問前輩之前,其實心中已經有了決定。既然前輩認為,有成功的可能性,那么……我想試一試!”
  “要做就要做最強者,平庸之輩,改變不了這個混亂的大世。平庸的力量,無法滿足,我未來想要去做的事。”
  “從現在開始,這種圣意,我叫它‘陰陽五行圣意’。無論未來成功,還是失敗,它都是我定下的一個方向,我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退出乾坤界,張若塵便是向青盛大圣傳出一道精神力信息:“我想要五行火之道、木之道、金之道、土之道的奧義印記,希望舅舅能夠幫忙找到。”
  四種奧義印記,青盛大圣或許沒有辦法,可是他肯定會稟告血絕戰神。
  以血絕戰神的身份和圈子,要弄到這四種奧義印記,絕不是難事。
  張若塵取出一枚天煞丹,吞服進嘴里,可是,這枚天品圣丹,似乎失去了藥力,對精神力的提升,變得微乎其微。
  根本不用花費一兩個月時間去煉化吸收,五天后,藥力就完全消失,僅僅只是增加了兩道精神力念頭。
  可以忽略不計。
  “怎么會這樣,這可是天品圣丹?”
  “難道是因為,同一種丹藥吞服得太多,天煞丹對我已經沒用?”
  “又或者,精神力強度達到六十一階之后,單靠服用圣丹,很難再有提升?”
  張若塵正要再去請教接天神木,耳邊卻聽到了瑜皇的傳音,于是,只得暫時先將此事放到一邊,走出七星帝宮。
  數年不見,瑜皇的修為,發生了驚人的提升。
  她已經將體內的所有枷鎖,全部掙斷,進入百枷境大圓滿,渾身上下流動著強橫血煞之氣,背上的第五對銀翼完全凝實。
  她卓然的立在日晷下方,十翼展開,一雙妙目,盯向站在宮殿臺階上的張若塵,道:“張若塵,你可敢與本皇一戰?”
  風吹衣袂,飄然若仙。
  瑜皇這一生,敗過無數次,可是,敗給張若塵的那一次,可以算是最不甘心的一次。
  畢竟,從小到大,她都是跨境界擊敗對手。
  與張若塵交手的那一次,是第一次,被對手跨境界擊敗。
  如今達到百枷境大圓滿,自然是將張若塵,視為了第一個挑戰的對象。
  七星帝宮足有百層臺階,張若塵站在最頂端的位置,長袖在風中搖曳,目光淡然若是,道:“好,我也想試試,百枷境大圓滿的大圣,到底有多強。”
  最近這幾年,張若塵的修為,也有巨大提升。
  正好借瑜皇的手,試一試剛凝聚出來的三品圣意。
  瀚海莊園中的所有修士,全部都停止修煉,好奇的望了過去。
  “若塵表哥難道不知道,瑜皇已經達到百枷境大圓滿?戰力在短時間內,攀升數倍,與升神宴之時,已不可同日而語。”血凝筱驚異的道。
  血宸道:“張若塵既然敢應戰,必定有對應的把握。別忘了,他的手中,可是掌握著至尊圣器。”
  血凝筱吐了吐小巧的舌頭,道:“倒也是,若是他動用至尊圣器,這一戰的勝負,還真不好說。”
  瀲曦和周禛沒有開口說話,但是二人的心中,都覺得不可思議。
  張若塵才不朽境的修為,值得一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如此慎重的挑戰?
  在他們看來,張若塵是因為,有血絕戰神這位外公,所以不死血族的百枷境大圣,才會給他面子。
  論戰力,不朽境大圣,根本不可能是百枷境大圣的對手。
  大圣的五個境界,是最難跨越的。
  羅乷自言自語的道:“瑜皇的修為可不弱,主修的血海天道,凝聚出了四品圣意。加上她陣道地師和符道地師的身份,在百枷境大圓滿的大圣之中,戰力很有可能,排入進前三十。張若塵在不動用至尊圣器的情況下,不知能夠擋住她幾個會合?”
  在羅乷看來,這一戰,張若塵肯定不會動用至尊圣器。
  一旦動用,也就失去戰斗的意義。
  張若塵以右手食指為筆,在空氣中,畫出一個圣光圓圈。
  “嘩啦。”
  圣光圓圈急速旋轉,演變成一座圓形的獨立空間,直徑達到百里,懸浮在了離地三丈高的位置,占據了一片百丈大小的區域。
  那里,化為內空間世界,宛如一個巨大的氣泡。
  瑜皇的眼眸瞥了一眼,冷峭的道:“你開辟出來的這座空間,承受得住本皇的力量嗎?”
  “總得開辟出一座戰場,萬一又將瀚海莊園毀掉了怎么辦?”
  張若塵將叢林小世界喚出,小世界的一角,與那座獨立空間融為一體,化為一處百里沙漠戰場。
  “沒那么麻煩,先接本皇一指。”
  瑜皇離地飛起,體內涌出九幽噬魂炎,冰寒刺骨的火焰圍繞她的嬌軀旋轉,最后,匯聚到了她的指尖。
  “轟隆。”
  在她身前,出現一道圓形的火焰光團,如同神光綻放。
  在光團的中心,一根銳利的噬魂炎火柱飛出,速度快得就像光一樣,瞬間到達張若塵的身前。
  張若塵沒有避退,三條龍魂,三條象魂,從體內涌出,呈現在左右兩側。jin 接著,一條奔騰的長河也顯化出來,將身體環繞。
  一手捏拳,一手結掌,同時打了出去。
  一陰一陽,一冷一熱的兩股力量,從拳和掌中爆發出來,快速纏繞在一起,與那一道噬魂炎光柱對碰。
  “嘭。”
  拳影和掌影形成的力量波,瞬間就被擊穿,爆碎而開。
  瑜皇眼中浮現出一道譏誚之色,道:“張若塵直接動用你的時間和空間力量吧,就憑你的拳道和掌道,還……”
  忽的,她的話音頓住。
  只見,拳影和掌影崩碎之后,很快衍化出第二層勁氣。
  拳影和掌影重新凝聚出來,變得更加凝實,更加巨大,距離她也更近了幾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