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炮火演習的效果比羅蘭預想的還要好上許多。
  不愧是大力出奇跡,最后一輪爆炸中,儲備總量七成的黑火藥一口氣在地底引爆,造成的聲勢絲毫不亞于后世的路邊炸彈。分包埋設時,他還突發奇想,往火藥里參雜了一些鋁粉,結果火球的光芒更加明艷,在沖出地底的那一刻,甚至有了幾分日出拂曉的風采。
  這一次爆炸也基本宣告了第一軍武器從黑火藥向化學火藥運用的轉變,至于第**太陽的距離,他頂多只能在腦袋里幻想下而已。盡管鈾元素在地殼含量中并不算低,甚至比銀和金都高,靠露西亞一點點分解花崗巖來收集鈾單質不難做到,但致命的放射性始終是個棘手的難題,鉛板也不能做到萬無一失。
  最關鍵的是,他不清楚娜娜瓦是否能治療放射病,也就是粒子電離帶來的生物基質畸變。
  所以沒到生死存亡之際,羅蘭暫時不打算開啟「璀璨的放射」這個不亞于竊取神火的史詩級任務。
  畢竟那玩意實在太危險了。
  敲定塔其拉女巫的會面事宜后,他將提莉請進了辦公室內。
  是時候談談賭約的事情了。
  給她倒了杯混沌飲料,羅蘭清了清喉嚨,開口道,“關于之前的獵捕比賽……”
  “雖說愛葛莎確實是女巫聯盟的人,但贏的可不是無冬城隊,”提莉似乎早就猜出了羅蘭的心思,眼睛彎成了一條月牙,“哥哥,這場賭約只能說是平局。如果你想把葉子小姐算進無冬城隊,我可不會承認。”
  “當然,這場賭約確實是平局,但我還是想讓你留下來。”羅蘭坦言道。
  如此直白的說法讓提莉微微一滯,“呃……”
  “所以算做雙贏,如何?”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五王女露出這樣不知道如何接話的表情,不得不說,還別有一番惹人憐愛之感,“我拿出混沌飲料的三成收入來設立基金,獎勵對無冬城有貢獻之人——無論是女巫還是普通人,都在獎勵范圍之內。而你就在無冬城定居下來,無論是住女巫大樓,還是和沉睡島遷移者住在一起都行。”
  談到正事后,提莉很快從愣神中恢復過來,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咳嗽兩聲,“只是三成嗎?我們一開始約定的似乎是五成來著。”
  “因為我估算了下,即使三成也會達到一個驚人的數值,把它作為獎金發放已足夠享用一生了。”羅蘭解釋道,“剩下的錢將會用在無冬城的建設上,包括女巫住宅和必要設施,以及薪酬發放。總的來說,它們都會花在最需要的地方。你若有需要的話,也可以直接支取。”
  “即使把賺來的金龍都用光?”
  “當然,屯在倉庫里只是徒占地方罷了,”他不以為意道。再往后,當貴金屬貨幣無法跟上生產力增長的**時,就會出現信用貨幣。屆時錢對于政府將成為一個單純的數字,直接印出來就行了,屯錢對他而言沒有意義。
  提莉抿了抿嘴,“聽起來是個不錯的交換。”
  “所以才叫作雙贏,”羅蘭緩聲問,“你覺得呢?”
  她嘆了口氣道,“既然哥哥你都說到這種份上了,我也只能答應了吧。”盡管看上去像是無奈的回答,但眼角不加掩飾的笑意表明了她的心情。
  羅蘭也不禁露出了笑容,從一年前的將信將疑,到現在輕松無忌的笑顏,提莉大概終于相信他能給女巫帶來舒適穩定的生活了。
  “對了,”閑聊幾句后,他將話題轉到了極南境收復計劃上,“我打算今年冬天將沙民領地納入灰堡的統治,他們的風俗和權力繼承方式與四大王國截然不同,想要完整地拿下它,我需要你的幫助。”
  接著羅蘭將沙民的律法與神圣決斗儀式講述了一遍。
  “讓灰燼參加決斗么,這倒是沒什么問題,”提莉沉吟了片刻,“不過你為何會想要吞并沙漠之地?從灰堡建立起,就沒有一任先祖對那塊不毛領域感興趣過。”
  “那里只是看起來荒涼罷了,燃燒數十年不曾熄滅的地火,還有染白地面的鹽晶,這些都是埋藏著珍寶的證明。”羅蘭攤手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極南境將是無冬城下一步發展的關鍵。”
  “既然如此,我會跟灰燼說明的。”提莉沒有再細問下去,而是徑直點頭應道。
  如今兩人的信任已一點點建立起來,可以預見的未來,女巫聯盟將和沉睡島女巫jin 密地聯系在一起。
  一想到這點,羅蘭便倍感欣慰。
  ……
  送妹妹離開辦公室,他又立刻把回音叫了過來。
  神圣決斗只能為他贏得發言權,并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他不需要一個住在鐵砂城的氏族名額,而是眾多能夠聽從命令的沙民,為此,他就必須成為傳說中的大酋長。
  羅蘭沒有時間隨軍親征,所以有必要選定一位代言人。
  身為傲沙氏族公主的回音,無疑是收服莫金沙民的關鍵。
  “不知道鐵斧有沒有跟你談論過重回極南境一事,”他開門見山道,“今年冬天,第一軍將進駐鐵砂城,我希望你能代表我前往。”
  “不……他并沒和我提起過,”回音顯得有些驚訝,隨后咬了咬**,神情難過道,“陛下,您不要我了嗎?”
  前面的回答還讓羅蘭頗為滿意,看來鐵斧也明白行軍之事乃王國機密,沒有輕易向族人透露,然而后半句話卻令他差點被口水嗆到。雖然知道對方不是那個意思,但聽起來仍充滿歧義。同時,他感到背后傳來冷森森的氣息,肩頭已經被夜鶯的一只手jin jin 捏住了,“當然不會,這只是暫時的——當我成為沙民的大酋長后,你就可以隨鐵斧一同返回無冬城。另外如果你不愿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
  聽完他的陳述,回音才放松下來,“我明白了,不過您想讓所有沙民臣服,恐怕神圣決斗也做不到。”
  “當然,我有其他方法,”羅蘭笑了笑,將心中的打算緩緩道出。
  “這……”回音頓時怔住,眼中露出復雜的神色,“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然,我是灰堡的國王,我說可以自然就可以。”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三神在上,沙民永遠不會忘記您的恩賜,”她不再猶豫,單膝跪下,鄭重地向他低頭行禮,“回音愿意為您完成這項使命。”
  “很好,”羅蘭起身扶起這位歷經磨難的莫金女子,“那么就交給你了。”
  如此一來,收服極南境的準備工作就算全部完成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