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
  菲麗絲第一次覺得等待是如此難熬,原以為經過四百年的磨煉,時間已成為最不令她在意的東西,沒想到短短一個上午就讓她感到坐立難安。
  如果塞林的說法沒錯的話,找到天選者就意味著神意之戰的終結——天譴儀器能夠摧毀所有魔鬼,她的使命也到此結束了。
  沒了教會制造的軀殼,大部分遺民都會陸陸續續進入長眠,而這一次長眠很可能不會再有被喚醒的一天;又或者將靈魂與埃莉諾大人融為一體,貢獻出自己最后一份余熱。
  一想到這里,她心中便會涌起難以言喻的復雜感受,除了期待已久的解脫,也有一絲不舍。被囚禁在空殼中的生命,即使能夠延續下去也是一種折磨,等到戰爭結束后,她便能迎來真正的安息。但一想到將要永遠閉上雙眼,再也無法看到塔其拉重復榮光的世界,她又覺得難以割舍。
  兩種矛盾的情緒輪番沖擊著她,直到下午的到來。
  “準備好了嗎?”溫蒂出現在城堡大廳中。
  “隨時都可以,”菲麗絲立刻站了起來。
  “跟我來吧。”
  在溫蒂的帶領下,她穿過后花園中一條由橄欖樹構成的長廊,來到一塊狹小的空地處。在四周圍欄與密實藤蔓的遮蔽下,她只能看到頭頂的一小片天空,以及來時的那條“走道”。想要從這里離開,就必須按照原路返回。
  菲麗絲瞬間領悟到了對方的意圖,受觀察的女巫會一個個出現在長廊盡頭,這個距離既不影響觀測,同時也保障了聯盟成員的安全。
  如果有所異動的話,這條長廊絕對是她難以逾越的鴻(gou)。
  菲麗絲不僅沒有覺得反感,反而對凡人國王高看了幾分——至少他沒有把女巫當作可有可無的附屬品,在未徹底取得信任之前,他的做法無可挑剔。
  至此,女巫聯盟在她心目中的評分已上升至圣城等級,如果說空有規模和手段,卻遭受世俗打壓的女巫組織尚無法產生足夠的影響,現在加上她們在國王心中的份額,這個聯盟已經隱隱有了聯合會的影子。
  溫蒂離開后不久,第一個女巫很快出現在她的視野之中。
  正是愛葛莎。
  當這名塔其拉時代最年輕的晉升者召喚出一塊剔透的淺藍色冰晶時,菲麗絲已完成了觀測,光柱和麥茜相當,并非她所尋找的那位天選之人。
  示意測試完成后,愛葛莎并沒有離開長廊,而是徑直向她走來。
  “大人?”菲麗絲稍稍有些意外。
  “我也曾是探秘會的一員,對于魔石這種東西充滿興趣,你應該不會介意我一同旁觀吧?”
  “當然不會,”菲麗絲先是搖搖頭,隨后滿懷敬意地向她致以高階女巫之禮,“對了,我還沒答謝您的幫助,如果不是您的那番話,我恐怕沒這么快能確定天選者。”
  “這也是你自己的選擇,”愛葛莎擺擺手道,“繼續看吧。”
  “是。”
  接下來女巫一個個在走廊盡頭施展出能力,她將戒指擺在兩人之間,除開觀察光柱的強度外,愛葛莎還會將結果記錄下來。
  這期間,菲麗絲也發現了不少耀眼的橙光——例如一位叫索羅婭的女巫,光柱寬度就超過了雙肩,比安娜和夜鶯還要更勝一籌。而另一名女巫伊芙琳,光柱的強度十分驚人,幾乎達到了安娜的兩倍。
  除此之外橙光較強的還有回音和阿夏,也都達到了和身軀等寬的水平。
  而聯盟成員中最為醒目的則是葉子。
  當她驅動魔力時,菲麗絲剎那間以為自己看到了埃莉諾大人,無數道手指粗細的橙光從周圍升起,直沖天際,恍如連接天地的柵欄——這些光柱來自于庭園里的每一株植物,它們呼應著葉子的魔力,如同一個個鮮活的生靈。而葉子本人頭頂的光柱已接近五彩魔石的邊緣,比起埃莉諾大人也毫不遜色。
  光柱綻放的瞬間,菲麗絲感到自己的心臟差點跳出胸膛,幾乎以為葉子就是塔其拉幸存者們所祈求的那位天選者。不過強行壓下躍動的心緒后,她發現光柱仍離魔石邊緣差上那么點距離——「鑰匙」所映射出來的橙光并不會隨觀察目標的遠近變化而變化,只要貼在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便是鑰匙的真實表現。
  雖然整個后花園都升起了光柱,可它們并非自己所看到的那道光墻——密布的光柱固然宏偉,但始終沒有連接在一起。
  她也不是天選者。
  長出一口氣后,菲麗絲放下戒指,靜靜等待下一位女巫登場。
  然而直到最后,她也沒能再看到那道渾厚的光墻。
  “這就是女巫聯盟所有人了,”愛葛莎合上記錄本,“葉子便是你要找的天選者么?”
  “天選者不在里面……”菲麗絲沉默了好一陣子才喃喃道,“她的光柱盡管很驚人……但離我晚上觀察到的橙光還差得很遠。”
  她原本好不容易沉淀下的心又再次焦急起來,為什么會這樣?難道羅蘭.溫布頓把天選者藏了起來?又或是女巫聯盟并沒有全員到齊?他究竟是不愿聯合塔其拉共同對抗魔鬼,還是根本不放心曾經統治過整個大陸的女巫帝國?
  一個個念頭閃過腦海,又一一被她否決——不,這說不通,對方沒有五彩魔石,不可能事先偷藏天選者。而且愛葛莎大人在對抗魔鬼一事上絕不會勾結凡人來欺騙自己,這種時候一定要冷靜……無端的指責和懷疑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晚上?”愛葛莎皺了皺眉,“女巫們一般不會在房間里練習能力,而且當時你應該住在外交樓才對,魔石能觀察到這么遠的距離嗎?”
  “我確實看到了天選者的光柱……不單廣度超乎想象,距離也超過了魔石所能感應到的范圍,說是奇跡也不為過。”菲麗絲用盡可能平緩的語氣說道,“我以塔其拉的名義起誓。”
  “我知道了,”愛葛莎點點頭,“那么把戒指交給我吧。”
  “大人,您的意思是……”她微微一愣。
  “以夜鶯的性子,絕對不可能放任你夜間進入城堡區,如果天選者真在城堡里的話,我來幫你找到她好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