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是關于紅月的預言嗎?”彌散星坐下道。
  “這也算其中的一部分,既然你提到了,我們就先從它談起好了,”年輕的陛下笑著起身給他倒了杯茶,這個舉動讓學士頗有些受寵若驚,相比與提費科見面的幾次經歷,羅蘭無疑要平易近人得多。
  “關于紅月的傳言,要從一千多年前說起,那時候既沒有灰堡,也沒有溫布頓一脈。”
  “可是陛下,有文獻記載的歷史,到現在也只有四百五十多年……”
  “不是沒有記載,而是被人刻意隱瞞了,”羅蘭在座椅上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時間還很長,讓我慢慢告訴你。”
  接下來學士聽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驚人故事。
  它翻越了渺無人煙的蠻荒地,一直追溯到上千年前的曙光領,人類同魔鬼不死不休的戰爭、紅月的象征和女巫帝國、以及四大王國與教會的來歷……如果這說番話的不是國王,他一定會斥之為荒謬之談。
  可對方的神情里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
  當羅蘭結束陳述,彌散星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困難了許多,他一直以為末日是神明降下的天罰——大海掀起巨浪,大地顫動開裂,地火與天雷交加,雖然可怕,卻不會讓人類全部滅亡。只要提前做好準備,甚至能保存下相當一部分城市。
  但在陛下的說法里,紅月竟是魔鬼展開進攻的信號?
  而且在這場持續了千百年的征伐中,人類已經失敗了兩次,再敗一次的話,就會被徹底消滅?
  “陛下……”彌散星的聲音都沙啞起來,“您是從哪里知道這些的?”
  “女巫帝國和教會,”羅蘭伸出兩根手指,“四大王國的建立都和她們有關,灰堡也不例外。另外我在西境以西已跟魔鬼打過交道了——它們擁有自己的文明和軍隊,是名副其實的異族。”
  “那……神明的微笑又是什么?”
  “沒人知道,或許只有在神意之戰結束后才能找到答案。”
  彌散星沉默下來,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個驚悚的說法,不過很快又想到,這關乎到灰堡的存亡,以及溫布頓家族的延續,身為君主的羅蘭應該不會欺騙自己。
  因為那毫無意義。
  若把這些都當成真的,那么陛下對待女巫的態度也完全能說得通了。
  她們的力量不是來自魔鬼的話,那么自然便不再是人類的敵人。
  如此看來,舊王都流傳起來的女巫無罪論不過是真相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國王陛下沒有將所有消息全部放出,而是很謹慎的把容易引起恐慌的事實隱藏起來,這種做法無疑是正確且明智的。
  只是他始終無法理解,天上的紅月是如何與地獄之門扯上關系的。
  “陛下,我能為您做什么?”
  彌散星隱隱意識到,國王幾度要求占星結社遷往西境,很可能并不是為了占卜星象——他對于滅世之星的了解遠比占星家們要多,如果不把這段塵封已久的秘密說出來,學士一輩子也想象不到千年前發生的事情。
  “這是我想和你談的第二個問題,它甚至比第一個還重要,”羅蘭笑了笑,從桌旁抽出一個本子遞給他,“你先看看這個。”
  彌散星接過書本,發現封面上的標題是一排組合詞匯,以前從未見過。
  “解析……幾何?”
  讀起來十分拗口不說,而且標題所使用的顏料居然是藍色的——如此光潔細膩的藍靛可不便宜。
  “隨便翻翻,看不明白也不要jin ,以后還有許多東西需要你去掌握。”
  彌散星本不想在夜晚閱讀,盡管陛下房間沒有見到蠟燭,頭頂的光源格外穩定,但亮度始終不如白天……這對視力仍有一定的損害。
  觀星者最需要保護的便是眼睛。
  只是對方好歹是國王,他實在不好拒絕,便打算裝作樣子草草翻閱,等到明天再認真閱讀。
  但僅僅翻開第一頁,掃了眼序章后,他便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
  用算術式來描述物體的軌跡?只要知道關鍵參數,就能推算出軌跡的全貌?
  接下來是一列橫豎交叉的直線,每個交叉圖案上都繪有一個簡單的圖形,有的是一條傾斜的直線,有的是一截曲線,還有橢圓和多段曲線,乍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奇怪之處,但他的目光卻被圖形一側的算術式吸引住了。
  那應該是一個算術式。
  彌散星心想,它有加號,有等號,以同樣的符號開頭,又以同樣的符號結尾,明明看不懂意思,卻覺得莫名的美妙。這種協調感似乎與生俱來,每個符號都具有獨特的魅力。
  而且明明每個圖形都相差甚遠,例如直線和橢圓,怎么看都不能算做一類軌跡,但它們的算術式并沒有太大差別。
  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個難以抑制的想法。
  難不成天下間所有的圖形,都能用一個計算式表示出來?
  學士懷著激動的心情,迫不及待地翻開了第二頁。
  ……
  當彌散星合上書本時,才發現自己的頸脖已酸麻無比,顯然看了不止小半個時辰,而陛下也一直沒有打擾他,而是繼續撰寫手頭的文稿,神情十分認真。
  “抱歉,陛下,我……”
  “看完了?”羅蘭抬頭一笑,“有很多地方無法理解對吧?”
  “是的,上面的這些符號,還有一些表達方法,并不是宮廷里所教導的那些……”十個宮廷導師九個出自占星結社,但陛下所寫的這些東西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它很有意思,可計算式的相互變化我實在捉*不透。”
  “因為你沒有接觸過方程,想要看懂解析部分,還得先學習這些,”國王像是變戲法似的又從桌旁抽出一疊本子遞到他面前,上面的標題有的是藍色,也有的是綠色,名字依然古怪拗口。
  彌散星雙手微微顫抖起來,“我能把它們……帶回去看嗎?”
  “當然,”羅蘭點頭道,“事實上不止是你,我希望所有占星家以及弟子都能共同學習這些內容。”他頓了頓,“我想說的第二件事就是這個,你也不必太過擔憂紅月,只有將它們全部掌握,占星結社才能在將來對抗魔鬼的戰爭中發揮出無可替代的作用。這一部分書籍只是啟蒙,后面還有更為深奧的內容,不止是運動軌跡,它們甚至能描述一草一木,描述天上星辰,描述你所見到的一切。怎么樣,你愿意接受它嗎?”
  “我愿意,陛下!”
  滅世之星被忽略的那點失落早已拋至腦后,彌散星學士毫不猶豫地應下。
  他仿佛看到了萬千星辰順著自己的筆跡運行的景象。
  而年輕的國王也展露出一抹笑容,那笑容略微有些奇怪,不知為何,竟讓他想起了注視獵物掉入陷阱的獵人。
  “那么就好,不過它可能會有點難,遇上些挫折也很正常……千萬不要灰心,我相信你最終能領悟它們。”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