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離開黑燈瞎火的大溶洞,引路人牽著約寇的手,輕車熟路地走向側壁的小洞。
  明明他連地面的情況都難以看清,對方的腳步卻一點而也不慢。而且他能感受到,七十六號的力氣完全不比自己小多少,手掌里還有幾塊凸起的老繭,和她纖細的身形完全不符——大概除了服侍客人外,地下展會還把她當成了半個侍衛使用——想要培養出這樣的人可不容易,如果能向「黑錢」購買一個就好了。
  希爾.福克斯雖然看起來精明能干,但畢竟是老朋友的人,肯定不會一輩子跟著他。再加上又是個男的,當起親衛來總有些……膩歪。若是換成七十六號,顯然要合適得多。
  當然,這種問題約寇也只是想一想而已,畢竟黑函不屬于他所有,四千金龍已大大超出了奧托的預期,再添上一筆私用的話,只怕三大家族之一的洛西家會立刻同自己翻臉,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進入那些小洞后,約寇發現它們大多是天然形成的通道,由于地形狹窄,火把的光芒顯得要明亮許多。而且洞頂還開鑿有許多豎井,能隱隱看到夜幕籠罩下的蒼穹。這些小道縱橫交錯,通往更深處的溶洞群,有些已經被改造成了旅店,而有的則掛著酒桶的牌子,儼然一座地下小鎮的模樣。
  看來為顧客安排一個引路人是必須的,不然光是找到自己的房間,都要花上半天功夫。
  “對了,我該如何支付這筆競拍款?”趁著周圍無人,約寇小聲問道。
  “等您確認貨物無恙后,在離開地底前將邀請函交給我就行了,”七十六號笑著回答,“我會替您辦妥接下來的手續。您也可以光顧我們的酒館、賭場和暖水浴池,無論是找樂子還是放松心情,「黑錢」都有相應的服務。”
  “所有的錢都會記在黑函上?”
  “是的。”
  “若有人想要買下引路人呢?”
  “只需要向「黑錢」支付五百枚金龍即可,”七十六號回答得很流暢,似乎對這類問題習以為常,“大人,您想買下我嗎?”
  “相處不在于時間長短,而在于歡愉程度,”約寇避而不談道,“你覺得呢?”
  “您說得沒錯。”她不由得輕笑出聲。
  “話說回來,能讓我看看你的樣子嗎?”
  “這可不行,”七十六號搖搖頭,“除非您買下引路人,否則后者不能私下解開面罩,這是「黑錢」的規矩。”
  “可你說什么服務都行……”
  “當然,”對方*了*自己的紅唇,話語里滿是挑逗的意味,“它并不妨礙我服飾您啊,大人。”
  約寇感到興致更加高昂了。
  “我們到了,這是您的房間,”穿過一條條洞*,七十六號將他帶到了一扇鑲嵌在巖洞盡頭的木門前,門扇上刻寫著與她編號相同的數字,“屋子分內外兩室,今晚我就睡在外室,您有任何吩咐都可以叫我。”
  房門打開后,約寇不禁挑眉道,“這就是外室?”
  只見門后的溶洞前窄后寬,所謂的外室不過一人長寬,只在地上鋪了一層麥稈,睡起來估計和馬廄沒什么區別。
  “畢竟是地下,很難找到那么多合適的房間,”引路人不以為意地擺擺手,接著為他開啟第二道房門。
  而內室也沒有寬敞到哪里去,除了一張大床和兩張軟椅外,基本放不下其他東西了。
  “唔——!唔——!”
  約寇走入屋內,一眼便看到了自己拍下的女巫。她雙手雙腳張開,被牢牢扣在墻上的鐵環上,嘴里還塞著一塊潔白的綢布,見到有人進來,立刻驚慌地掙扎起來。
  他的嘴角抽搐了兩下,心里頓時把「黑錢」上下都罵了個遍,原以為住所至少分為數個隔間,還有一個專門用來囚禁奴隸的牢籠,結果就這么簡陋?
  這樣要如何與七十六號享受長夜?
  在女巫面前表演一場活春宮?
  饒了他吧,這種行徑恐怕比直接對她動手動腳都來得糟糕。一想到奧托還讓他盡可能獲得女巫的信任,約寇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黑錢」應該有其他住房吧……我是說額外花錢的那種,”他無可奈何地問道。
  “考慮到部分客人對臥室有較高要求,我們有更靠近地面的半露天住宅,也有貼近地底暗泉的鄰水房間。”
  果然,商人掙起錢來簡直令人發指。
  “最便宜的多少?”
  “三枚金龍一晚。”
  這個價格都快能在王都內城區的旅店住上半個月了,約寇腹誹道,不過比起四千金龍,這個數額根本不值一提,就當作手續費好了,奧托.洛西應該不會放在心上。
  “你先出去等我一會兒,”他考慮了片刻說道,“我有些事情要跟這位女巫小姐談談,等完事了我會叫你的。”
  “是,大人,”七十六號恭敬地退出了房間。
  約寇脫下外套,走到女巫身前,后者掙扎得更劇烈了,眼睛里流露驚恐和畏懼的神色。
  他嘆了口氣,將衣服罩在對方身上,“聽好了,我是受人之托,來這里救你出去的。沒人會傷害你,只要你不吵不鬧,一切都好說,明白的話就點兩下頭。”
  女巫的掙扎停止下來,她瞪了約寇好久,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一般。
  大使只好又重復了一遍,聲音盡可能的放緩——雖然對方長得十分漂亮,但這種稚氣未脫的小姑娘實在不對他的胃口。
  這回她總算點了點頭。
  約寇松了口氣,伸手將女巫嘴里的布條扯了出來。
  “你到底是誰?”她咳嗽兩聲后問道。
  “一個來救你的人,”約寇回到床邊坐下,“你有名字嗎?”
  “艾米,”她頓了頓,“你既然是來救我的,為什么不放開我?”
  “萬一你逃跑了怎么辦?若是被人抓住的話,我可沒有另外的四千金龍再買你一次。”約寇攤手道,“為了安全起見,你最好還是保持被禁錮的模樣,也不容易引起他人懷疑。等到明天出去后,我就放你自由,如何?”
  “真的?”艾米半信半疑道。
  這么容易相信別人,不難怪被人發現舉報,他暗想,還好這回遇到的是自己,算她走運。
  “不單如此,我還會為你介紹一個女巫聚集之地,那兒有許多同伴在等著你,你也不用整日躲躲藏藏了。”約寇站起身,“所以乖乖等到明天就好,明白了嗎?”
  “等等,你要去哪兒?”
  “當然是享受甜美的夜晚生活啊,”他咧嘴道。
  就在約寇準備叫上七十六號時,外室忽然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接著是重物交擊的沉悶聲響——一切來得快,去得也快,僅僅數息之后,屋外又再度歸于寂靜。
  “七十六號?”他試探著出聲詢問,卻已無人應答。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