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問題或許就出在女巫的能力上。
  約寇意識到,洛西家的長子只打聽到有女巫售賣,卻忽略了能力這個因素——危險、詭異的能力顯然會拉低女巫的價格,畢竟誰都不希望一個疏忽之下就把命給丟了。要知道她們皆是不凡之人,不管是不是魔鬼的爪牙,玩起來總歸是有風險的。
  而這名女巫的能力聽起來就沒什么可怕的,自愈不僅無法傷害他人,還能滿足一些獵奇者的**,所以價格才會大幅超出預期。
  “大人,您不出價么?”七十六號第一次主動開口道。
  “呃……再等等,”約寇擦了擦手上的汗,雖然奧托說黑函就是錢,但到底值多少錢?一千枚金龍,還是兩千枚?如果超過了限額,「黑錢」會認么?要是讓自己掏腰包補上缺口該怎么辦?一連串的問題涌入他的腦海中,讓他有些呼吸困難,別說千枚金龍了,就是一百枚他都拿不出來。
  這時競價已逐漸趨于平穩,每次上漲額度都在十枚金龍左右,并且間隔越來越慢。
  “一千二百六十枚!”
  “還有沒有更高的?”
  約寇知道自己再不出聲,就要與女巫失之交臂了。
  罷了,他咬咬牙,如果超過限額的話,就把灰堡大使的身份亮出來,他們總不會對一國大使動粗,然后拖到明天早上讓奧托來支付。
  “出價,一千五百枚金龍。”他低聲道。
  “是,”七十六號立刻舉起了右手,“一千五百!”
  全場頓時響起了一陣議論聲。
  一次提高近三百的價格,顯然是對女巫勢在必得,這種喊價方法除了表明賣家的態度外,也有給其他競價者下臺階的含義——畢竟能拿到「黑錢」邀請函的都是財富或權勢處于頂峰的一批人,維持關系比一件純粹玩樂用的商品更加重要,如果不是什么無可取代之物,一般不會再繼續廝殺下去。
  這也是約寇從丹尼絲那兒了解到的競拍方法,他希望能用這種方式讓其他競價者知難而退。
  不過他的希望很快落空了。
  “一千八百枚!”
  不到數息時間,人群中再次響起了新的報價聲。
  約寇的心猛得往下一沉。
  同樣是跳價競拍——這意味著對方跟他一樣,志在必得。
  “大人?”七十六號提醒道。
  “兩千。”約寇咬jin 了牙關。
  “兩千三百!”引路人剛出價沒一會兒,那邊又繼續上抬了價格。
  該死的,就算是沖著自愈能力來的,這價格也太離譜了!奴隸市場里一個容貌技巧俱佳的頂尖女奴基本不會超過百枚金龍,買上一打隨便怎么玩都行啊,還不用擔心觸犯晨曦律法,難道不比一個女巫合適?
  而且他注意到,替對方喊話的引路人是一名男子。
  “引路人是根據競拍者的性別決定的,對吧?”約寇恨恨道,“所以那家伙是個女的?她又沒我這樣的手上功夫,買個女巫來放著看嗎!”
  “除非客人有特殊**,不然確實如您所說。”七十六號點頭道,“您還要繼續加價嗎?”
  “每次兩百,直到她放棄!”
  事到如今,約寇也豁出去了,他就不信對方的底蘊能比得過晨曦三大家族,反正這事是奧托要求的,有麻煩讓他去抗。
  隨著兩人爭相競價,周圍的人也開始交頭接耳,顯然對這種好戲充滿興趣。
  金額一直飆升到四千時,另一邊終于啞火了。
  但這個價格已經超過奧托預計的五倍。
  “四千一次!”
  “兩次!”
  主持人不jin 不慢地語氣簡直讓約寇揪心無比,他恨不得自己沖上去代替主持敲響決定價格的小錘子。
  好在那個夢魘般的叫價聲始終沒有再響起。
  “三次,成交!”
  約寇長出一口氣,躺靠在長椅上,背后竟有些濕漉漉的感覺。
  四千金龍……他這一輩子都觸碰不到的財富,現在居然為了一個女巫傾囊而出,這就是大貴族的花錢方式嗎?他忽然感到自己之前在王都混跡的日子都白過了,所謂的飽覽風月在大世家和豪商眼里恐怕只是個笑話。
  “大人,恭喜您!”引路人笑嘻嘻地說道,“十號商品是您的了!”
  身邊的人也向他投來敬意的目光——不管如何,能為一個短期耗費品擲出四千枚金龍,這份手筆都值得尊敬。
  在晨曦,財富便是身份的象征。
  忽略競拍過程中的焦慮與擔憂,此刻的體驗對于約寇來說猶如蜜糖般甘甜,他還是首次嘗到目光焦點的感覺,不是習以為常的輕視或敷衍,而是大人物的關注與重視。
  “接下來的拍賣品都是奴隸嗎?”約寇回味足夠后才問道。
  “壓軸貨不是,”七十六號回答,“聽說那是一件十分稀罕的寶貝,「黑錢」花費了很大精力才得到的。”
  “連你也不知道?”
  “老板說這樣更加神秘,”她無奈道,“他只向我們透露了是一件遺跡之物,上面還嵌有魔石。”
  “所以那玩意可以發光?”約寇撇撇嘴,“你之前明明說清單里沒有魔石拍賣。”
  “魔石并不止一種,有些石頭雖不能發光,卻是最頂級的珠寶,”七十六號解釋說,“例如半年前以三千四百枚金龍拍賣出去的蔚藍之星,就是一顆不發光的魔石。但放在黑暗處,能看到它的內部仿佛有無數顆星辰在閃爍,這根本不是一般的寶石能比擬的。”
  價格也不是一般的寶石所能擁有,約寇心里不免有些好奇,到底得漂亮成什么樣子,才能賣出如此高價?反正奧托囑托的事情已經辦妥,接下來就當長長見識好了,以后在丹尼絲面前也能多吹噓幾句。
  好不容易等到最后一輪競拍,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
  那居然是一柄長劍。
  劍柄上的確鑲嵌有四顆顏色鮮艷的寶石,但這到底是賣石頭還是賣武器?
  主持人吹得口若懸河,稱發現它的位置位于絕境群山的一座古老遺跡中,四周的壁畫表明長劍曾屬于一名杰出的武士,在她手中,這柄長劍甚至能引動天象,而她的敵人則是來自地獄的魔鬼。約寇對此嗤之以鼻,說不定把寶石拆下來單獨叫賣還更實際點,而對方把宣傳詞放在武器上顯然搞錯了重點。
  五萬枚金龍的起拍價更是讓全場嘩然,最終結果竟然無一人出價,導致這輪競拍草草收場。
  “我買的女巫呢?”約寇的心思已不在展會之上,他*著七十六號的大腿低聲道,“已經放進我的房里了嗎?”
  “當然,大人,”后者咯咯直笑,“「黑錢」全都為您準備好了,請跟我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