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回到房中,伊菲靜靜聽提莉講完了血牙會建立的始末,以及赫蒂.摩根的真實目的。當聽到安妮被天焰交給貴族時,她感到心中有什么東西被捏jin 了。
  “赫蒂……她人呢?”
  “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處,”站在提莉身后的灰燼回道,“另外在抓捕過程中,天焰試圖反抗,也和赫蒂走上了同一條路。”
  “是么……謝謝。”伊菲輕聲道。
  她剛剛捏jin 的拳頭不由得一松,忽然感到有些悵然若失。
  雖然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已經付出代價,但她并沒有太多輕松的感覺,反而因為失去了泄恨的目標而生出了一絲茫然。而且作為唯一沒有受到懲處的人,她身上的罪孽更深重了。
  “我希望你能幫助沉睡島回到正軌上來,”提莉停頓了片刻后開口道,“余下的血牙會成員跟你一樣,都是受赫蒂蒙騙與陷害的人,她們不應該受到牽連或歧視。戰斗女巫對輔助女巫的欺凌誠然是種錯誤,但反過來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沒有太多猶豫,伊菲點點頭道,“我愿意幫您。”
  大概沒想到她會這么快答應,提莉看起來倒有些意外,“你能答應那就太好了。”
  “我該怎么做?”
  “跟血牙會的其他成員聊聊你和安妮的故事就行了,赫蒂的罪行我會向所有人公開出來。”提莉說道,“等徹底鏟除教會后,我會派人前往狼心搜尋這些被貴族囚禁的女巫,如果她們還活著的話,羅蘭陛下會負責將她們解救出來。”
  “我明白了。”
  如果有任何能減輕這份罪孽的方法,她都會盡力去做。
  “你……還好嗎?”提莉忽然彎下腰,伸手擦了擦伊菲的臉頰,后者頓時感到一陣溫熱在臉上淌開。
  “沒有關系,”她眨了眨眼睛,“我只是有些……困了。”
  五王女沉默地望了她許久,“不要太難過了,好好休息吧。”
  直到兩人的腳步聲遠去,伊菲才無力地仰躺在床上。
  她并沒有哭。
  這只是身體的自然反應而已,她告訴自己。
  無關悲傷,也并非懦弱。
  而是她思念安妮的證明。
  眼淚流淌得更快了。
  *******************
  羅蘭坐在書桌前,翻閱參謀部的疏散統計報告,桌前搖曳的燭光讓他頭昏眼花——許久沒有嘗試過挑燈夜讀,現在用起來都有些不適應了。原以為自己已經提前把文明拉入了近現代,但到了幽谷鎮,一切又被打回了原型。
  沒有淋浴,沒有香皂,沒有電燈……這里并沒有比自己初到邊陲鎮時要好上多少。工業化的開端還只在西境露出尖尖一角,想要讓煙囪和鍋爐布滿全國,他要做的工作還有許多。
  羅蘭放下報告,剛想揉揉雙眼,一雙柔軟的無形之手已經伸到了他的額前,輕輕按捏起來。
  「謝謝」,他偏頭做了個口型,繼續翻看報告。
  巴羅夫不在的日子,西爾特爵士很好的擔當起了辦公室助手的工作,至少在統計人數和編制報表上,他做得十分出色,一點也不比市政廳里那些接受過專門訓練的小伙子差上多少。
  “這里面有多少人愿意前往西境?”
  “至少有七成,陛下,”爵士回答道,“寒風嶺并不是一個適宜居住的地方,我詢問過公爵大人,如果不是為了監視教會的行跡,那里根本不會設鎮。剩下的三成,大部分都在北境有自己的田地或產業。”
  “很好,你現在就可以做計劃了,盡量不要讓船只空著回去,每次都捎上一批人,把這些人早日帶回西境。”
  “可是,卡爾文公爵那邊……”
  “我會跟他說明的,”羅蘭喝了口茶,“反正戰爭結束后,無論輸贏都不需要派人駐扎在寒風嶺上唔——”
  “怎么了,陛下?”西爾特疑惑道。
  “不……沒什么,”就在他剛剛說出無論輸贏時,夜鶯忽然輕輕捂住了他的嘴,讓他把話又憋了回去,“總之,按我說的去做就行了。”
  “遵命,陛下。”
  就在老爵士準備離開時,親衛肖恩推門走了進來。
  “羅蘭陛下,城堡外有位女子想要見您,被守衛攔下來了。不過她跪在地上,說見不到您就絕不離開。”
  “現在?”他下意識地看了眼窗外,整個小鎮已經陷入了幽靜的夜幕當中。
  “是,她似乎是刻意等到這個時候才來的,白天時我曾在城堡區見過她兩次,而且……”肖恩遲疑了下,“她稱自己為溫布頓夫人。”
  聽到這個回答,羅蘭差點沒被口水嗆到。這不可能!據他所知,四王子根本沒有來過北地,又怎么會憑空冒出一個來!不過口說無憑,他考慮了一會兒后還是決定召她進來問問,一是可以打消夜鶯的疑慮,二是心里實在有些好奇——如果對方是貴族,還可以說成是為了追求風花雪月的浪漫,但她只是一介平民的話,這種謊言可是十足的重罪。
  當那名女子走進書房時,羅蘭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她的容貌并不是特別出眾,但五官別具韻味,矮小瘦弱的身材有種莫名的穩重和柔和感,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明明看起來不大,卻像是持家技能點滿的***。長裙上臟兮兮的泥巴更是將這種柔弱和堅強完美的映襯出來。
  “尊敬的陛下,”女子屈膝行禮道,“寒風嶺的莉芙亞像您問安。”
  “我想知道,你所謂的溫布頓夫人是怎么一回事?”羅蘭直入主題道,“聽親衛說,你是故意等到夜深后才來城堡的?如果想要以這個名義行騙的話,你應該知道后果吧?”
  “請您原諒,陛下,如果不這樣說的話,您根本不會見我,”她咬了咬牙,“我并不能算是您哥哥真正的妻子,但我們曾真心相愛過。”
  果然只是一個騙子么,等等……羅蘭猛得一愣,她說什么?我的哥哥?
  “提費科?”
  她搖搖頭。
  “戈隆?”
  莉芙亞漲紅了臉,直接跪倒在地上,“我知道戈隆以前對王位有所企圖,但他現在已經死了……陛下,您能看在他的份上幫幫我嗎?求您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