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安娜的回合完全和大家分隔開來。
  直到大家對整個捕獵過程滾瓜爛熟,才輪到她來練習神意符印。
  盡管伊菲完全不了解,“神意符印”是一種什么樣的能力,不過在場的女巫們看起來一個個興致高昂,似乎對接下來的演練充滿興趣。
  難道她們也很少見到安娜出手?
  伊菲愈發好奇起來。
  只見對方緩步走到草地中央,手中還握著一塊奇怪的金屬片。
  她本人并不像是一名戰斗女巫,平靜的眼神如同清澈無暇的湖水,舉手投足間便能看出她從未與人生死相搏過。
  而那片金屬也同樣讓伊菲迷惑不已,前后扁平不說,僅僅只有巴掌大小,上面還嵌有閃閃發光的寶石,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武器。
  “放飛氣球,”愛葛莎朝迷藏森林方向揮揮手,過了小會兒,數個五顏六色的圓球躍出樹冠,向天空升起。
  “去吧!擊落它們!”她喊道。
  等等……這也太遠了吧,伊菲驚訝地想,草原離森林邊緣足有半里路,如果安娜不能飛行,要怎么碰到這些不斷上升的玩意?難道她也能跨越能力極限,將魔力效果投送到森林上空?
  安娜點點頭,舉起手中的金屬片,直指氣球方向。
  然后伊菲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那四顆寶石同時發出耀眼的光芒,金屬片剎那間變成了金色,而晴朗的天空傳來陣陣雷鳴,光線構成的流蘇從云間灑落,猶如一輪新的太陽正在蒼穹之上凝聚。
  她的能力竟然可以引動天象!?
  還來不及發出驚呼,一道刺目的金光從安娜手中迸射而出,直朝氣球撲去。天上的流光也被引動,一時間宛若無數雷霆劈下,沿著金色光芒的軌跡,暴烈地掃過目標所在之處,仿佛神明降下的天罰!震耳欲聾的轟鳴在伊菲耳邊炸開,震得她腦中嗡嗡作響,直到光芒消失都沒能完全恢復過來。
  這是……何等驚人的能力?
  望著已空無一物的樹林上方,伊菲身體抑制不住的微微顫抖,恐怕就算血牙會的所有戰斗女巫加起來,也擋不住這天罰般的一擊。她到底是依靠自己的能力,還是依靠那塊金屬片才做到這一點的?
  在此番威能面前,赫蒂.摩根所宣揚的野獸之力,和她口中的綿羊根本沒有任何區別。
  伊菲忽然想起了羅蘭陛下的介紹。
  這……就是高階女巫的力量嗎?
  *******************
  羅蘭也是第一次完整的目睹神意符印的施放過程。
  光芒射出后,就像是在路徑上留下了一條看不見的道標,而jin 隨其后的金色雷霆悉數落在了這條道標之上。而首道落雷的地點位于森林邊緣處,顯然它受到符印激發者的控制,在接近敵人時才會四散而開。
  另外光芒并非一塵不變的,從符印上射出時只有一臂粗細,但很快會擴大開來,最后變成一個扇面,最終波及范圍大概在五十米左右,這對于冷兵器時代算得上是毀天滅地的大殺器了。
  “那些電光……都是魔力構成的嗎?”他望向夜鶯。
  “我想……大概是吧,”后者遲疑道。
  “大概?”
  “在迷霧中,我的確能看到魔力在瘋狂涌動,只是……”她露出迷惑的神色,“它和之前任何魔力的色澤都不相同。”
  “是什么顏色?”
  “黑色,或者說……無光之色,”夜鶯皺眉道,“就像是神罰之石形成的空洞一般。”
  羅蘭怔了怔,金光閃耀的符印之力在迷霧世界中居然是無光的黑色?也就是說,它們的魔力特性是一樣,或者說至少是相近的?他恍惚間意識到了什么,聯想起神石與魔石的關系,一個大膽的猜想呼之欲出。
  回到城堡辦公室后,他把愛葛莎叫了過來。
  “你們對神意符印進行過多少次研究?”
  “并不多,得到的有關結論我也全部告訴過你了,畢竟只有首席能夠驅動這種符印,她們的魔力又是左右戰局的關鍵,自然不可能隨意揮霍在測試上,”她奇怪道,“怎么,你發現什么不對勁之處了嗎?”
  “我記得你說過,它能穿透神罰之石的防御吧?”
  愛葛莎點點頭,“時靈時不靈,應該跟神石自身的品質有關。”
  “你們就沒有觀察過神意符印的魔力特性么?”羅蘭低聲道,“在迷霧中,符印引發的魔力雷霆和神石有著同樣的光澤。”
  “不……我們當然有這么做過,針對魔力特性的記錄是必備項目,只不過符印釋放的同時,用于監測的平衡魔石都會失去作用,首席也不可能天天光顧探秘會,所以這一項被記錄為目視時的金色。”她眨眼道,“等一下,你說它跟神石的干擾領域有著一樣的光澤?”
  “沒錯,”羅蘭緩緩說,“我有一個猜想,神罰之石并不是禁絕魔力的空洞,而是自身蘊含強度極高的魔力,高到對周邊的魔力運行產生了影響,才導致能力無法正常施展。這也是神意符印為什么會使平衡魔石失效的原因——在它波及的范圍內,形成了和神罰之石一樣的干擾區域,魔石自然無法再起作用。”
  “可現場負責魔力觀察的學員分明說——”愛葛莎說到一半忽然愣住。
  “她的觀察被神意符印爆發出的強烈光芒所阻隔了,就像被光明掩蓋的黑影,”他直言道,“而夜鶯的迷霧世界里只有魔力才具有顏色,哪怕是直視太陽,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這就是你們沒有發現它的原因。”
  觀測魔力作為一種分支能力,受限于女巫自身的視覺水平,白天和夜晚進行觀測都會得到不同的結論,希爾維便能充分證明這一點。擁有魔力之眼的她,可以發現數公里之外的魔力波動,就探測距離來說遠超夜鶯。
  因此探秘會更信任平衡魔石測出的結果——它與能力者本人無關,與周邊環境無關,對魔力的顯示更為準確,類似于迷霧狀態下的觀察。只有在魔石無法起作用的時候,探秘會才會采信觀察員的結論。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