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俏美人號緩緩靠近碼頭,提莉走出船艙,只見碼頭邊已經站滿了迎接的女巫。
  “提莉大人,您終于回來了!”莫麗爾借助魔力仆從的幫助,第一個撲了上來。
  “啊,好狡猾!”蜜糖嚷道。
  “就是,軌跡呢?快打開門讓我們也過去!”幽影跟著起哄道。
  “別鬧了,我的能力不是給你們用來騷擾提莉大人的!”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歡笑聲,望著大家臉上洋溢出的由衷笑顏,提莉感到這幾天來心里的抑郁也消散了不少。
  不管如何,這里才是她的家園,一個由女巫組建的國度。
  走上碼頭,卡密拉.戴瑞迎了上來,“您去得還真久,我都擔心您不會回來了。”
  “怎么會,”提莉笑道,“我只是沒料到這次邪魔之月會持續如此長時間。怎樣,沉睡島還好吧?”
  “當然,既然您把它交給了我,我自然不會辜負您的期望,”卡密拉撫胸道,“總得來說一切情況都有所好轉,開設「沉睡魔咒」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詳細的內容我會稍后向您匯報,不過現在……還是把您交給全體女巫吧,”她眨了眨眼,“不然我可要被她們給生吞了。”
  作為出身王都的大貴族,卡密拉對于管理事務十分拿手,也是提莉召集女巫行動中的主要執行者,正因為有了她,提莉才敢長時間離開峽灣,前往王國西境一探究竟。
  她無奈地搖搖頭,越過“沉睡島大管家”,剛向眾人舉起手,便被一擁而上的女巫們層層包圍起來。
  “殿下,您見到哥哥了么,他對您怎樣?”
  “聽說小鎮里也有女巫組織,她們會過來和我們一起生活嗎?”
  “那座荒僻小鎮的人民真的不缺吃穿,還都住在新房子里?”
  “您回來了就好,大家都很想念您。”
  提莉一一回應眾人的提問和關切之情,直到紗薇帶著一堆書籍飛上碼頭,大家才把注意力轉移到了這批“無價之寶”上。
  “這是什么?”有人好奇道。
  “古代遺物中的文獻?”
  “怎么看也不像啦,書頁都是新的,大概是傳奇故事吧?”
  “或者是劇院話本?說真的,我已經很久沒看過戲劇表演了。”
  “啊……可我不識字怎么辦?”
  提莉拍了拍手,讓所有人暫時安靜下來,“這是羅蘭.溫布頓殿下送給你們的禮物——包括讀寫手冊、基礎數學和自然原理!簡單來說,它們是知識!”
  “知……識?”
  大多數女巫都一臉迷茫,只有包括卡密拉在內的幾名貴族女巫神情驚訝,“您難道想要傳授大家學識?”
  提莉點了點頭,“這也是提升我們自身能力的唯一捷徑。”
  羅蘭曾提到過,普及教育不是一件容易實現的事,它需要投入大把的金錢和時間——當人們放下手中的活計,攤開書本學習如何讀寫時,便意味著領地里暫時失去了一部分勞動力;另外鼓勵他們積極學習同樣需要金錢的支持,加上老師的薪酬和校舍建造,合在一起并非一個小數字。最關鍵的是,它不像做買賣,不會立刻顯現出效果,需要執政者長此以往地實施下去。
  但它帶來的改變令人印象深刻,對普通人是如此,對女巫效果更甚,這一點,提莉已經在邊陲鎮見識到了。沒有前往西境之前,她從未想過,一群普通的平民身上也能煥發出如此活力和生機。
  回到行宮后,就在她準備按照書卷的做法著手安排教育普及計劃時,灰燼敲了敲門,“雷霆想要見你。”
  “哈,好久不見,提莉殿下,”雷霆依然是那副老樣子,笑容爽朗而親切,“如何,這趟西境之行解決您心中的困擾了嗎?”
  “說實話,我沒有尋到答案,”提莉笑著搖搖頭,“他對我終究有所保留。只是現在的局勢下,這些事情反而變得不那么重要了……對了,你知道魔鬼嗎?”
  “從地獄里出現的怪物?”雷霆挑眉道,“在史詩和傳奇故事里經常聽到,英勇的騎士挺身而出,用沾上龍血的長矛才能殺死這些兇殘而恐怖的敵人。”
  “這一次,它們不再是書上的敵人了。”她吐出口氣。
  “呃……什么意思?”
  “我不清楚那些巨龍是否存在,但魔鬼——它們是真的,”提莉將女巫聯合會和神意之戰的事情簡明扼要地講述了一遍,“四大王國所在的位置,不過是過去的蠻荒地,再輸上一次,人類就無路可退了。”
  “居然有這樣的事情!”雷霆一語不發,直到聽完后才驚嘆道,“遍布各地的遺跡全是來自女巫的手筆,而邊陲鎮竟找到了一位四百多年前的遠古女巫?這……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你此次出行的收獲簡直比我過去一生中發現的秘密還要多!”
  提莉微微一愣,“你不害怕?”
  “害怕?當然會有……”他興奮道,“不過比起我心中熊熊燃燒的探索之欲,這點害怕根本不算什么!見鬼,我真想親自去灰堡一趟,見見那位活著的遺跡了!”
  五王女頗有些哭笑不得,前往西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見愛葛莎,而不是自己的女兒,她也不知道是該為閃電開心還是難過好。
  “如果沒有這次出海的經歷,峽灣最偉大的探險家名號恐怕就只能讓給你了,”雷霆感嘆了一陣后說道,“不過……我也發現了十分了不得的東西。”
  “請說。”
  “我再次前往了「海線」以東。”
  “海線?”提莉不解道,“那是什么?”
  “啊,忘了我上次回來時您還在邊陲鎮。”他*了*后腦勺,“那是一道海水構成的懸崖,將海面分成了兩個平面,但船只卻能在上面自由穿行,就像是……爬墻的蜘蛛一樣。”
  “什么,這不可能!”
  “我第一次見到時反應和您一樣,不過海線確實存在。”雷霆得意地說道,“更不可思議的是,我駕駛勇氣號翻上海線,并僥幸目睹了一次漲潮的全過程——不是親眼所見,絕對想象不到當時的場面有多么壯觀。海水流速逐漸變快,最后向跌落懸崖般沖向低點,如果不是莫麗爾的仆從護住了船只,恐怕勇氣號當場就會被攔腰折斷!”
  “我轉動舵輪,讓船首筆直朝向海水涌來的方向,加上當時正好刮起大風,兩者竟維持在了一種極為巧妙的平衡之下。勇氣號無法再前進一步,但也不會被水流沖下懸崖。”他說到這兒喘了口氣,似乎在回味當時的刺激,“當然,水線并不是真正的懸崖,我們都看過瀑布是什么模樣,直落的水簾、飛濺的水花,以及水流沖擊的轟鳴聲——可在那里,除了能看到加速流淌的海水,什么都沒有。我清楚,就算勇氣號會被推落水線,也不過是如同爬上來的過程一樣,返回到地勢較低的那一側。”
  “然后呢?”提莉迫不及待地問道。
  “然后漩渦海被填滿了——只有站在海線之上,才能清晰地看到這一切,”雷霆壓低了聲音,“三神在上,我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那一刻的震驚,海線的高差由數十丈變為了數丈,***的海面升了起來,這就是潮汐的真相!”(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