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羅蘭從床上爬起來時天邊已是大亮。
  他披上外套,走到窗邊,白蒙蒙的建筑已經露出了各自的底色,紅瓦灰墻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富有生機的雜色。盡管室內依然很冷,但面向陽光的話,又能感到些許溫和的暖意。
  大地化雪了。
  走進書房改造的辦公室,桌上正擺放著今天的早餐,一個煎雞蛋和兩塊烙餅,外加一杯熱開水,和在小鎮時一樣,顯然是夜鶯幫自己準備的。
  “謝謝,”羅蘭對空無一人的躺椅說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兒?”夜鶯的身影漸漸浮現出來。
  “能躺著你就不會坐著,”他笑了笑,將兩塊烙餅夾住雞蛋,送到嘴邊,“而且椅背都陷下去了,不知道才有鬼。”
  “不,坐著我也很喜歡,”她一個閃身,徑直出現在書桌邊,翻身坐上桌沿,“比如這兒。”
  這套動作行云流水,總是百看不厭,羅蘭想,特別是遁入迷霧再瞬息脫出的過程,簡直像是躍遷一般。
  “你看起來心情挺不錯,做了好夢?”
  她挑了挑眉毛,“嗯,是個不錯的夢。”
  “那就好,”羅蘭幾口將“雞蛋漢堡”吞下肚里,“今天你得跟著我行動了。”
  “因為刺殺事件?”
  “嗯,”他心情一凝,“如果真是「寶石名單」被提費科啟用了的話,西境說不定還會有其他暗棋存在,而我們沒法把每個人都審查一遍。”這些對王室忠貞不二且有勇有謀的人不應該浪費在暗殺上,他們本可以放到更有前途的位子上去發揮自己的能力。想到這兒,羅蘭進一步堅定了盡快鏟除提費科勢力的決心。
  “如你所愿,殿下,”夜鶯微笑道,“今天的行程要去哪兒?”
  “礦洞和鹽井,這也是我來此地的主要目的之一。”
  ……
  將培羅和一干相關人員召集到城堡后,考察隊伍浩浩蕩蕩地向城外開去。
  雖然羅蘭更在意的是位于楓葉和野薔薇兩家的鐵礦,但寶石貿易好歹也是長歌區的支柱產業,而且離要塞也最近,因此考察的第一站就放在了這座赫赫有名的五色寶石礦上。
  由于化雪所致,地面變得泥濘不堪,馬車無法通行,一行人只能騎馬緩緩行進,抵達絕境山脈邊緣就花去了大半個上午的時間。羅蘭再次確信了「想要富,先修路」的真理,一條通往礦區的硬質路面都沒有,一旦下雨就無法順利運送礦石,產量再高也沒用。
  礦脈位于一處天然的巖洞之中,經過一小段狹窄的通道后,內部豁然開朗,近百束松脂火把也只能將巖洞內的景象照個大概。羅蘭抬起頭張望一番后問道,“這個洞*是天然形成的?”
  “是的,殿下,”培羅點點頭,“傳聞中連發現它也是一次偶然:原本這兒是一塊光滑的巖壁,三百多年前大地發生過一次震動,巖壁垮塌下來,露出了現在的洞口。一開始當地的獵戶僅把此地當作避雨場所,后來隨著探索不斷深入,才發現了五色寶石的存在。”
  “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羅蘭笑道。
  “這些故事在西境算的上家喻戶曉,”培羅招招手,讓隊伍一名男子靠攏過來,“他叫丹佛.柯漣,是這座礦洞的管理者,具體的事宜您可以詢問他。”
  “你是萊恩公爵的人?”
  “不,尊敬的殿下,柯漣一族并不屬于哪位領主,”被稱為丹佛的男子躬身行了個禮,他約莫三十來歲,開口卻像一位沉穩的老者,“我們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這座礦山周圍,發現它的獵戶也是家族的祖先之一。家族先后服務過三位公爵,繪制的礦洞地圖足有一人高,沒有人能像柯漣一樣對礦洞了如指掌。”
  看得出他對此十分自豪,即使面對的是灰堡王子,也仍能侃侃而談。而且那股穩重的氣質格外出眾,加上一套修身的黑制服,簡直像是電影里演出的那些千年世家的老管家一般。
  由于這伙人在出發前都通過了夜鶯的審核,所以羅蘭并不擔心他是一位潛伏者,“為什么現在礦洞里無人開采?”
  “因為邪月剛結束不久,殿下,”丹佛不加思索地答道,“群山中的積雪融化后會匯入山體中,并向低處流淌。礦洞里雖然設置了排水(gou)和匯水井,但集水的速度比人搬運要快得多,底部的礦脈暫時無法進入。按照以往的慣例,這里得等到夏季到來才能正常開采。”
  “楓葉和野薔薇領地的鐵礦也是這樣嗎?”
  “我雖沒去過那里,不過聽說兩家的鐵礦的地勢較高,礦道向上延伸,比這兒要好上不少。但想要恢復生產,至少也得等到一個月之后。”
  “看來你們需要多架設幾臺蒸汽機來幫助抽水。”羅蘭聳肩道。
  “蒸汽……機,那是什么?”丹佛面露疑惑。
  “一種能讓礦洞四季都不歇息的機器,”王子忍不住揚起嘴角,“你以后需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關于采礦一事。”
  對方的神色似乎頗為不信,**動了動,但最終沒有反駁。
  羅蘭也沒放在心上,軌道礦車與配套的蒸汽機抽水、牽引系統在北坡礦山已運用得十分熟練,甚至還向銀光城的礦石大亨出售了一套,這里遲早也會換上效率更高的蒸汽設備——只是他對寶石并不感興趣,肯定會把開發重點優先放在鐵礦上。
  “既然如此,就去下一個考察地點吧。”羅蘭轉身道。
  “等等,殿下……這是柯漣家的一點心意,”丹佛大概沒想到王子立刻就準備離開,連忙上前兩步,從懷里掏出一個小木盒,遞到他跟前。
  “哦?”羅蘭饒有興致地接過木盒,打開蓋子。只見兩顆晶瑩璀璨的寶石躺在盒中,火把的光芒令它折射出紅綠交疊的光彩,炫目得讓人有些眼花。他不由得一愣,“這……就是五彩石?”
  “正是,殿下,它們是從質地最存粹的寶石中選出來的精品,也是家族百年前的珍藏品。”丹佛撫胸道,“柯漣一家很榮幸能為西境的新主人效勞。”
  羅蘭完全沒有把對方的后半句話聽進去,他的注意力已全部集中到了寶石身上,這個光芒實在太過熟悉,就算對礦物一無所知的他也聽說過這類石頭的大名。
  比起五彩石這種頗具觀賞性的名字,在后世,它還有另一個更為通俗的名稱——硬水鋁石。(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