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云雨之后,安娜枕在羅蘭的手臂上,像只貓兒般依靠在他身側。
  “殿下,能遇到你……真好,”過了許久,她的呼吸才恢復平靜,輕聲呢喃道。
  “叫我羅蘭吧,”他緩緩把玩著對方的長發,微笑道,“這里又沒有外人,我還沒聽過你直呼我的名字呢。”
  “羅……蘭。”
  “乖,”他撓了撓安娜的耳廓,把她逗笑后才感嘆道,“其實……這句話應該我說才對。放在以前,我根本無法想象會遇見你這樣出色的女孩。”
  “在王宮也沒有嗎?”
  “在哪兒都沒有,”羅蘭微微搖頭,“有時候想起來,我甚至會產生一種不真實感。”
  安娜緘默了片刻,將身子貼得再近了些,“我就在這里,哪兒也不會去。”
  這句話瞬間勾起了他的回憶,腦海中不由回想起她以前也曾這么對自己說過。
  「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什么的……我也不在意,我只是想待在殿**邊,僅此而已。」
  「你在做夢么?我哪兒也不去。」
  “是啊,”羅蘭順著柔滑的頭發向下,**對方光潔的背脊,“你就在我身邊。”
  感情便是如此奇妙,他心想,明明是沒有什么含義的對話,卻讓人覺得內心溫暖無比,像是快要融化開了一般。
  這一次的沉默時間較長,當他以為對方已經睡過去時,安娜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
  “我是一名女巫。”
  “嗯。”
  “溫蒂姐告訴我,女巫不能生育,”安娜低聲道,“以后你會遇到許多麻煩。”
  “我并不畏懼它們,”羅蘭肯定地回答道,“事實上,比起第三次即將到來的神意之戰,這一切都不算什么。”原本他還在考慮用制度解決繼承人的問題,但愛葛莎帶來的情報完全打破了預想,決定人類命運的戰爭近在咫尺,如果不能戰勝魔鬼,所有王國都將被徹底抹去,與之相比,繼承問題根本不值得去關心。
  想到這兒他頓了頓,“其實我之前還有些擔心來著。”
  “擔心什么?”
  “怕你用這個理由拒絕我。”
  “為什么,”安娜不解道,“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不管是不是女巫都一樣。”
  聽到她的回答,羅蘭不禁啞然失笑,沒錯,自認識安娜起,她就是這樣的人……直截了當,從不拐彎抹角,有什么想法都會向自己表露出來。在她身上,永遠不會發生像韓劇那般「我是在為你好,但我就是不告訴你」的誤會,自己倒是想太多了。
  聊著聊著,羅蘭感到身體再次精神起來,安娜也察覺到了他的變化,親吻著他的脖子,翻身爬到了他身上……
  夜晚還很漫長。
  ……
  第二天,羅蘭起得格外晚,直到太陽爬上城堡頂端,他才打著哈欠睜開眼睛。
  望向枕邊,他不由得微微一怔,安娜已不見蹤影,難道……昨夜發生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夢境?他俯**,隨后松了口氣,只見枕頭上還留有幾縷亞麻色的長發,被褥一側傳來若有若無的清香。
  “你在做什么?”安娜的聲音忽然在頭頂響起。
  羅蘭抬起頭,頓覺尷尬——剛才趴在枕頭上嗅來嗅去的模樣實在不怎么雅觀,“咳咳,我在數你掉了幾根頭發。呃,你怎么起來了?”
  “我去給你端早餐了,”她將手中的盤子擺在床頭柜上,行動間看起來有些不自然,“我醒來時見你睡得正香,就沒有叫你。”
  “抱歉,”羅蘭不好意思道,“我應該幫你準備這些的。”昨晚折騰了好幾次,就算是女巫的恢復能力出眾,恐怕此刻也頗為不適。
  “你在胡說什么,”安娜輕笑出聲,“你可是王子啊。”
  他搖搖頭,不再說話,而是將她一把拉入懷里。擁抱了一會后,她拍了拍羅蘭的背,“好啦,既然起來了就趕jin 把早餐吃掉,今天還有工作要忙呢。”
  “不多休息幾天嗎?”
  “不行,”安娜認真說道,“我們還有魔鬼需要對付,索羅婭和愛葛莎小姐都那么努力,我也不能懈怠了。”她微微一笑,“你也是……羅蘭。”
  ……
  和安娜吻別后,王子渾身輕快地來到辦公室,推開門,意外地看到提莉正坐在桌旁等著自己。
  “早上好,”他朝對方點點頭,“……有什么事嗎?”
  “現在都快到中午了,”提莉微笑道,“而且,你看樣子做了個不錯的夢。”
  “有、有嗎?”羅拉忍不住*了*嘴角。
  “當然,臉上都快笑出花來了,”她聳聳肩,隨后收起笑容,“我這次來,是向你辭行的。”
  羅蘭一愣,“辭行?你要回沉睡島了?”
  “我已經在這里待了很久,雖然一直和峽灣有書信聯系,但……終究還是得回去。如今邪月已結束,我也算完成了此行的目的。”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放心,即使在海對岸,我也會全力支持你對抗教會和魔鬼的。”
  “就不能搬到西境來嗎?”羅蘭為挽留做最后的努力道,“赤水河南岸有著大片空閑的土地,完全可以容納下所有女巫。”
  “我們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了,”提莉輕嘆道,“這不是居住地的問題。”
  看來她還是下定了決心,羅蘭無奈地想,雖說這是政治成熟、富有領袖責任心的表現,但他來說并不算是個好消息,“那等上一周再走吧,我好為峽灣的女巫準備些東西。”
  “哦?”提莉回過身,“是什么?”
  “書本、課件,以及一些習題。”他掰著手指道,“既可以省去你抄錄的麻煩,還能加強學習效果。另外,再帶上幾把轉輪手*,萬一遇到攜帶神罰之石的敵人,亦能起到防身的作用。另外蒸汽機也需要捎帶兩臺,無論是抽水灌溉還是引水曬鹽都十分方便。”
  “原來如此……”提莉偏頭道,“謝謝。”
  “另外,還有建城日。”羅蘭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希望到那一天,你能和我一道見證這座無冬之城的建立。”(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