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
  “衣服、鞋子、口杯、勺子、叉子,”梅伊掰著手指道,“還有什么東西需要帶過去的嗎?”
  地上擺放著七零八落的生活用品,大到水壺,小到木碗,應有盡有。
  “床上用品才是最重要的東西,”艾琳思索道,“枕頭、被褥和墊單最好都帶一套。”
  聽到這句話,蘿夏和蓋特不約而同露出怪笑,而梅伊的一個冷眼便讓兩人立刻變得面無表情,“那些東西都不需要,卡特說,他會在市場里買一套新的。據說是來自四大家族的珍藏,從府邸地下室里搜出來的。”
  “哇,那一定都是由上好的絲綢織成,”艾琳羨慕道,“我聽說王都有家裁縫店出售純絲編制的衣物和布料,只有大貴族和富商才買得起。如果是四大家族的藏品,肯定也不相上下。”
  “嗯,差不多吧,”梅伊裝出滿不在意的神態,“他似乎說過一套需要五枚金龍來著。”
  “嘶……”三人齊齊吸了口涼氣。
  “五、五枚金龍,天哪,”蘿夏咋舌道,“這差不多相當于我兩年的薪酬了。”
  “你和西境之星能比么,”蓋特敲了下她的腦門,“梅伊小姐可是去王都演出過的名人!至于卡特大人,那更是王子殿下的首席騎士,無論從哪點來說,都不是我們能企及的好嗎!”
  “好棒,梅伊姐,”艾琳的眼睛中閃著光芒,“我真是羨慕死你了。”
  梅伊知道,只有她的羨慕是不含雜質的,從一開始,就是這份透明的感覺吸引了拂曉晨光的目光。她也很奇怪,為什么一個從小在劇院長大的女子,能培養出這樣的性格來。盡管已經將這段感情放下,但看到艾琳由衷的羨慕,她還是感到了一絲愉悅,“等你出名后,可以自己買給自己……在王都演出一場的話,薪酬都在好幾枚金龍上下,更別提那些貴族的事后打賞了。”
  “可我的演技想要到你的程度,還不知道要多久呢,”艾琳撇嘴道。
  “看來屋里很熱鬧啊,你們在排練么?”房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名外貌英俊的男子出現在門口,“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卡、卡特大人!”蓋特和蘿夏立刻躬身行禮道。
  “騎士大人,您好,”艾琳偏頭笑道,“我們正在討論梅伊姐該帶些什么用品去您的住所,剛才還談到您了呢。”
  “是嗎,說我什么?”卡特*著后腦勺好奇地問。
  “什么都沒有!”梅伊瞪了他一眼,這家伙總是如此,不說話還好,一開口就將他完美的上位者氣質打消于無形,“你怎么突然過來了,今天不是放假日吧?”
  “呃,放心,我得到了王子殿下的特別許可,而且……我還帶來了一件禮物。”
  “禮物?”
  梅伊掃視了眾人一圈,蓋特立刻心領神會,“啊,梅伊小姐,我剛想起來還有些事情要忙,等你決定好了行裝,隨時叫我都行。”
  “我也是,一些衣服放在桶里好幾天沒洗了。”蘿夏跟著行禮告退,離開時還順帶拉走了艾琳。
  “誒?我什么事都沒有啊,等等……我想看看梅伊姐的禮物啊……”聲音漸漸遠去,梅伊吐出口氣,將門插上,轉身望向首席騎士,“什么禮物?不會又是殿下研制出來的新玩意吧。”
  卡特先是張望了兩下,“你的父親……”
  “正在工作呢,你以為誰都向你這么閑,”梅伊沒好氣道。從要塞把父親接過來后,原以為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讓他熟悉新的居住環境,沒想到僅過了一周時間他就在市政廳找了份整理文書的工作,自己攔都攔不住。而現在,他已經是一名正式的建設部辦事員了。
  “我也很忙啊,”卡特攤手道,“司法部里的一位得力干將被殿下調去了長歌要塞,現在小鎮這邊所有事情都落在了我頭上,不光要審問探子,核查人口,還得抓捕那些潛在的罪犯,忙得一日三餐都快顧不上了。你不知道,有些犯人特別兇殘,他們不是西境本地人,而是外地混入難民隊伍中的匪徒,現在日子稍有好轉,立刻就忍不住對其他難民下手了。不過你放心,這些人基本只在西邊的暫住區活動,不會輕易進入內城,而且一旦犯事,根本逃不脫我的追捕。”
  梅伊看到對方手舞足蹈的陳述,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我知道啦,那么維護小鎮秩序和安寧的騎士大人,要不要在我這里吃個午餐,喝杯小酒再走呢?”
  “雖然我是很想,不過時間恐怕來不及,”卡特放下手中的包裹,“來試試這件衣服,看看合不合身,這可是我特意求殿下設計的。”
  “王子殿下?”梅伊微微一愣。
  “是啊,我向殿下匯報我們的婚期時,他提到有一款禮服特別適合在婚禮上使用,只是做起來十分麻煩。我求了殿下好久,還用冰激凌面包賄賂了索羅婭小姐才制成的。”
  隨著布料一層層揭開,一抹純白映入了梅伊眼中。
  騎士將衣服展開在身前,她頓時感到心頭一顫,那是一件即樸素又華麗的衣物——說樸素,它上面沒有鑲嵌任何珠寶和金邊,完全是一層層白紗疊加而成;說華麗,它的線條極為夸張,jin 束的腰身和***綻放開的裙擺形成了強烈對比,而裙擺上一層又一層的波浪條紋將手工部分體現到了極致。它的上半身仍能看出宴會晚禮服的輪廓,但加上絢麗的裙擺后,使其
  她能想象出,任何一名女子,無論是不是貴族,看到這件禮服時都會立刻為之著迷。
  梅伊輕輕接過如雪般潔白、又如細紗般輕薄的衣物,轉身回到臥室中,把它穿在身上。
  再次返回到客廳時,卡特瞪大了眼睛,“天啊,你……真美。”
  “是嗎?”她臉上難得浮起了一陣紅暈,即使沒有鏡子,她也能猜到自己此刻的模樣——目瞪口呆的首席騎士就是最好的證明。
  梅伊走到卡特身邊,在對方臉頰上輕輕一吻,“謝謝你的禮物,我很喜歡。”
  回過神來的騎士沒有回答,而是伸出雙臂將她擁入懷中。
  望著對方漸漸靠近的臉龐,梅伊閉上了眼睛。
  如果以后被稱為梅伊.蘭尼斯的話,似乎也不壞,她想。(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