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傍晚時分,菲林.希爾特正坐在書房中,翻看著新發放的教育課本,屋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親愛的,我在烤面包呢,你去開下門吧,”艾琳喊道,“可能是梅伊小姐來了。”
  “知道了。”
  他合上書本,來到客廳門前,拉開門栓,外面站著的人卻完全出乎他意料。
  “父親!您怎么來了?”菲林驚訝道。
  “隨王子殿下一起過來的,”老爵士拍了拍肩頭的雪花,“昨天我就抵達了邊陲鎮,雖然跟他們提到過我兒子就在這里生活,但他們還是在靠近城堡的小區里給我安排了一間住所。”
  “快進來吧,外面冷。”菲林連忙讓開身子。
  “嗯,”爵士剛踏進屋內,便不由得一愣,“你們這里也有……暖氣?”
  “您知道暖氣?”
  “今天才知道,上次我就覺得城堡里暖和得不像話,還以為殿下說的取暖設備是一種新式壁爐,這次到市政廳參觀發現屋子里沒有明火也是一樣的暖和,才明白這玩意原來是靠水蒸氣生熱的。”他脫下外套,掛在門旁的立架上,“等等……我記得上次去城堡時你也不清楚這是什么啊?”
  “我是通過市政廳的告示宣傳才了解到的,”菲林為父親倒了杯茶,“他們要做什么事情之前,總會提前一段時間向鎮民宣講,現在廣場的告示區甚至比便民市場還要受歡迎。”
  “也就是說,短短兩個月時間內,殿下就把這東西裝到了普通居民的家中?”爵士咂嘴道,“這樣一來恐怕得花費上千枚金龍吧?”
  “我們小區算較早安裝的一批了,西面和北面還在挖(gou)中呢。而且據說供水和供暖都只是三通工程的一部分,到工程全部完工,我們在晚上也可以像白天一樣生活。”
  “晚上過得白天一樣?”爵士挑了挑眉頭,“是指多點些蠟燭,還是油燈?”
  “都不是,市政廳的人說會把雷電送到每個人的家中。”
  “雷……電?”老人愣道。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殿下的宣傳就是這么說的,”菲林點頭道,“有了電,小鎮夜晚也能跟白天一樣明亮。”奇怪的是,明明消息聽起來荒謬無比,可他心底卻覺得如果是羅蘭殿下的話,未必不可能實現。
  畢竟,他總是在創造新的奇跡。
  “希爾特爵、爵士,您、您好……”此時艾琳也從廚房里跑了出來,慌亂中,她的手里還提著烤到一半的面包串,鞠躬行禮的時候差點沒把面包甩落在地板上。
  爵士輕輕笑了兩聲,“你好,艾琳小姐。其實不用這么著急,我現在還不餓。”
  菲林看到妻子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起來。
  “咳咳,”他清了清喉嚨,“今天多加兩個菜好了,慢慢來,晚上的時間還有很多。”
  ……
  一家人吃過晚餐,艾琳總算從最初的jin 張中恢復過來,三人閑聊了一會兒,她便開始收拾餐具和桌子,而父親則把自己帶到了書房,菲林意識到,他有正事要向自己交代。
  果然,爵士在書桌前坐下來后,平靜地問道:“你知道這些天來在長歌要塞發生的事嗎?”
  “知道一些……”菲林組織著措辭說道,“聽說四大家族發生了叛亂,殿下離開小鎮是為了平叛,公告欄上對此做過宣傳。”
  “市政廳居然連這種事都說?”爵士怔了怔,隨后將事情經過大致講述了一遍,“我雖然也有派人向殿下遞出消息,但沒想到他會來的這么快。結果你也應該能猜到,四大家族在殿下的部隊面前根本不堪一擊,楓葉、奔狼和野薔薇三家徹底覆滅,只留下了奄奄一息的麋鹿,而我們家族也險些被牽連進去。”
  “什么?”菲林大感驚訝,“難道父親您……”
  “當然不是我,”老人嘆了口氣,“我已經老了,不想再參與到這種風險之事里面去,但你的弟弟不同,他渴望得到一份能超過你的功績,來證明他作為繼承人的優秀之處。遺憾的是,他站錯了位置。”
  “您是說,米索參與了叛亂?”菲林臉色沉了下來。
  爵士點點頭,“叛亂潰敗后,他被殿下的士兵所生擒。審判那天,我去廣場見了他最后一面。”
  “……”菲林閉上眼睛,盡管在自己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騎士后,米索就處處針對自己,但對方畢竟是自己的弟弟,最后淪落到這種地步仍令他覺得頗為難受。
  “因為他手上沒有沾上鮮血,加上投降積極,因此被判了十年勞役,現在應該已經待在北坡礦山里了。”
  父親的后半句話讓他瞬間回過神來,“十、十年勞役?我還以為他被殿下……”
  “處死?”爵士搖搖頭,“我說的最后一面,是指作為一家之主的最后一面,從那刻起,他已不再是希爾特家的一員。”
  “您……和他斷絕了關系。”
  “沒錯,”爵士深吸了口氣,“我很早以前就警告過他,可他從未放在過心上,這種將家族前途視為兒戲,把所有家人的命運作為賭注的人,絕不是繼承者的合適人選。”他雖然說得斬釘截鐵,可神色卻明顯透露出哀傷,額頭上的皺紋也更深了一些,“現在我只有你一個孩子了。”
  “父親……”菲林感到眼眶有些發酸,他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老人的手。
  “我從來沒有乞求過什么,但這一次,我希望你能夠繼承希爾特家族,我有預感,它會在你手中振興起來,”爵士緩緩說道,“我這一次答應同王子殿下前來,也是為了在將來的變革中,優先占據一個好位子。”
  “可職位不能繼承,父親……爵位也將變成一個榮譽稱號。”
  “我知道,但你忽略了人脈和經驗的作用,殿下說過職位選擇能力出眾者擔任,而有了前人的經驗和拓展下來的關系,你獲得同樣職位的幾率要遠遠超過普通人。”他拍了拍兒子的手背,“就算你依然想當一名教師,我也不會強迫你,只要你能將家族名號傳承下去。”
  菲林沉默許久之后,最終點頭道,“我知道了,父親。我答應您。”
  “這樣一來,我也可以安心了,”希爾特爵士微笑道,“對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希望能參與到哪個部分的工作中去?”
  “這……”
  “第二軍怎么樣?聽總指揮鐵斧說,軍隊除了上戰場戰斗的士兵之外,似乎還要組建一個出謀劃策的部門,而這個計劃會先在第二軍試水,”爵士饒有興致的望著菲林,“其實我知道,現在這份工作并不是你最喜愛的內容,如果你真心樂于和書本打交道,當初也不會選擇成為騎士了。”父親的眼光灼灼,像是看透了他心底的想法,“你仍然是之前的那個拂曉晨光,我的孩子。”(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