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直到前往北坡山后院的路上,羅蘭耳邊還一直回響著這句話。
  他感到心底有一絲豁口被一點點打開,沒錯,他想,自己已不再是原來那個整日和機械圖紙打交道的制圖師,這里也不是過去所熟悉的世界,他現在已逐漸成為一名統領一方的大領主,甚至以后還可能成為王國的統治者,當處境發生變化時,再拿以前的觀念來束縛自己無疑已不再適用。
  遵循內心深處的想法行事就好了,他告訴自己,如果為了一些子虛烏有的「規定」強求彼此,除了傷害雙方外,沒有任何好處。
  想到這里,羅蘭的心情頓時開闊了不少,他深吸一口冰涼的空氣,緩緩推開了后院大門。
  開啟的鐵門如同心底的縫隙,剎那間掀開了一個新的世界。
  “啊……是殿下,”蜂鳥和露西亞跑上前來行禮道。
  “你來啦?”安娜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看到她白皙的頸脖上有一處淺淺的紅印,羅蘭不由得想起了對方昨晚如火般的熱情,不過既然做出了決定,他已不在意最后這點時間的等待。
  “怎么樣,模型有做出來嗎?”
  “當然,”安娜做了個跟我來的手勢,兩人走出院子后門,之見一處被積雪包圍的水池中央漂浮著一艘鐵船。鐵船大約一米長,二十來公分寬,比起那些粗苯的水泥船顯得修長不少。船頭成明顯的梭形,后端為平尾,最為特別的是船底布滿了縱橫交錯的支撐條,看上去像是無數個方格拼接在一起一般。
  “這就是我想要的東西,”羅蘭感嘆道,與鋼筋水泥澆筑成的石頭船比起來,純鋼船有著獨特的精致感,特別是搭配上密布的交錯梁,簡直像是一件藝術品一般。他知道這艘船模的每個模塊都完全是按照比例縮小后由黑火切割而成的,一個連接點都沒有省略,若放在后世,也是一件價值數萬的精品。
  “它是你要造的新船嗎?”
  “嗯,”他點點頭,“也是小鎮的第一艘正規軍艦。”
  原本羅蘭打算仍用水泥船來作為淺水重炮艦的船體,但他發現,在蒸汽機功率不足的情況下,水泥船的航速成了最顯著的缺點——只搭載燃料和人員的情況下,此次出征長歌要塞整個船隊的均速僅有八到九公里,如果上面還要搭載一門可以旋轉的152毫米要塞炮,加上必備彈藥和其它作戰武器,速度很可能會跌破五公里大關。換算成節的話,連三節的航速都不能保證。原因就在于混凝土的自重太沉了,拿來跑運輸的話不在乎快慢,可作為軍艦的話,自然還是輕快點的好。
  若是兩個月前鋼產能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再慢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不過隨著鋼鐵之星投入生產,如今的鋼鐵儲量已經能夠支持他建造一艘真正的鐵甲軍艦。在結構上,羅蘭選擇了最為簡單的模塊拼裝式——也就是將一塊塊鋼板用橫縱梁焊接起來,形成一個較大的空心箱結構,再把眾多扁箱拼接在一起,組成船體底板。這種搭積木式的造船方法不需要設置龍骨,也跟古典制法毫不相干,加上敵人完全沒有威脅到己方的火炮,所以他無需在意防御問題,舷側幾乎是是由薄鐵皮圍成,將成本和重量減至最低。
  至于動力部分,羅蘭決定在新船上投入螺旋槳技術,而非水泥船的明輪驅動……動力單元仍然是一臺蒸汽機,以轉動齒輪驅動兩根螺旋槳。不過在交給安娜的設計圖里,他預留了三漲式蒸汽機的改裝空間,打算等到以后批量建設時,再統一改裝為更適合船類使用的新型蒸汽機。
  回到院子,安娜開始切割第一塊鋼板。
  黑火在她手中如同最為精確的標尺,上下飛舞間,一段一米見方的厚鋼塊如同削土豆一般瞬間化成了七八塊薄板,每塊鋼板的厚度都是五毫米,不多一分也不少一點。
  接下來是焊接,蜂鳥將減輕重量后的鋼梁與擺放在兩塊鋼板之間,而安娜的黑火化成肉眼卡不見的細絲穿入梁底,像是縫合線一樣將三者綁扎在一起,同時提升溫度——和最初的明火焊接完全不同,這種由內向外的加熱能讓流動的鋼水完全填滿板間的縫隙,當三者完全結合在一起后,縱梁已經微微下沉了一毫米左右,這正是其底部融化后填入兩塊鋼板縫隙中的證明。
  一個交錯的十字形橫縱梁可以連接四塊鋼板,而更多的十字梁組成一個空心箱單元,這些單元將由蜂鳥減重后運往赤水河邊,并在船塢里完成最后的組裝工序。
  而羅蘭的目光則一直停留在忙碌的安娜身影上,女孩的亞麻色長發隨著削切動作來回擺動,在一片純白的雪景中,恍如翩翩起舞的精靈。
  ……
  下午,羅蘭見到了那位新覺醒的女巫,阿夏。
  她能出現在辦公室里,就說明已經通過了夜鶯的審核。關于她的奇特能力,溫蒂已經記錄得十分清楚,羅蘭便沒有再做更多測試,而是直接將契約書擺在了她的面前。
  阿夏拿起筆僵直了一會兒,才面紅耳赤地說道,“我……不會寫字。”
  “沒關系,”羅蘭笑了笑,“按下你的手印也行。”
  她小心翼翼地將沾上墨水的拇指按在羊皮紙末尾,“這樣就行了?”
  “嗯,”羅蘭收好契約,“你的情況我已經從溫蒂那兒了解過,所以即使簽訂下契約,你也可以不必住在城堡里。只要每天過來練習能力和聽課即可,關于魔力的特性,這幾天溫蒂應該已經告訴過你了吧?”
  “是,殿下,”聽到無需待在城堡,阿夏的神情頓時放松了不少,“溫蒂大人說,如果不將每日積攢的魔力釋放出去,等到覺醒日便會有生命危險。”
  “沒錯,所以你得好好練習才行,關于魔力的精確操控與對應能力的關聯,我想她會慢慢傳授給你,”羅蘭沒有糾正對方口中的敬語,保持敬畏對于初學者來說并不是件壞事,“有什么不懂的,你向女巫聯盟中任何一位成員請教都行。”
  “我明白了,殿下,”她低頭道,“不過……這個能力是不是沒什么作用?我曾問過溫蒂大人這個問題,她卻說只有殿下才知道答案。”
  “當然不是,”羅蘭笑道,“你這可是名偵探才擁有的能力,放在打擊犯罪上簡直所向披靡。”
  “名……偵探?”阿夏一臉迷惑。
  “沒關系,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他叫出迷霧中的夜鶯,“從今天起,這位女巫就是你的頂頭上司了。”(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