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喬病倒了。
  他本來就是團伙里倒數第二弱的家伙,自打白紙被拐走后,他就成了最弱的那個。從廣場回來的當晚還沒有什么問題,但到隔天蛇牙就發現喬躺在干草上一動不動,嘴里發出若有若無的**,雙頰鮮紅得可怕。
  “他被寒疫侵蝕了,”葵*了*喬的額頭,“腦袋燙得厲害。”
  “我……會死嗎?”
  他睜開半瞇著的眼睛,輕聲問道。
  沒人回答。
  寒疫是一種極為難纏的病癥,一旦染上,就只能靠身體硬抗過去——可偏偏身體好的人很少會受凍,一般患病的都是體虛氣弱者,所以很少有病人能活下來。對于老鼠來說,感染寒疫基本上就等于宣判了死刑。
  “我去找喀納什,”蛇牙打破沉默道。
  “找他做什么?”
  “求他多發點吃的給喬,”他噌的一下站起身,“我聽人說過,如果受了風寒,能填飽肚子,身體又保持溫暖的話,撐過去的幾率會提高很多。”
  “他不會給你的,”虎爪搖頭道,“我們都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
  “沒錯,說不定你還會被他狠揍一頓,”葵將干草攏了攏,“老鼠從不養廢人。”
  “喬不是廢人,”蛇牙反駁道,“他還識字!”
  “幾個而已,而且對喀納什來講有什么用嗎?他要的是能打能搶、能偷能扒的人。”
  “……”蛇牙咬咬牙,轉身直朝無尾巷管理者的房間走去。就算會被對方用棍棒打出來,他也想要試一試。
  但意外的是,喀納什并沒有回來。
  “算你走運,”當他把消息帶回給同伴,虎爪咧嘴道,“不然我們照顧的可能又要多一個了。”
  葵嘆了口氣,“等下發面包的時候,我們都分點給喬,讓他多吃點吧。”
  不過蛇牙并沒有覺得幸運,他隱隱感到了一絲不對勁之處。
  將消息匯報給血手也就半個時辰不到的事,昨天晚上沒回來還能理解為商議對策,但今天已經到了中午時分,怎么也該討論完了吧?而且自己還趁著那些手下開門時往里面偷瞄了眼,結果發現不止是喀納什,連他的也不見了。
  沒過多久,幫派里開始發放食物,蛇牙注意到,這一回是由喀納什的親信派發的。
  到手的仍舊是半塊黑面包。
  ……
  等到四天后,喬的病情不僅沒有好轉,反而加重了不少。
  昨天他還能嚷嚷說好冷,到今天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鮮紅的臉色開始轉白,呼吸聲也越來越微弱。
  “我們盡力了。”葵*著肚皮,無精打采地說道。
  這幾天他們把一半食物都分給了喬,如果不是如此,他恐怕根本撐不到這個時候。平時一向精神抖擻的虎爪都有了些虛弱之色。
  這些天來,喀納什一直沒有露面過。
  房間里聚集的百余名老鼠開始對此議論紛紛,但也只是議論而已,畢竟每天的食物仍然在照常發放,只不過今天的喧嘩聲格外要大一些。
  今天正是宣講中發放救濟糧的日子。
  “我去一趟廣場,”蛇牙猶豫了許久,最后咬著**道,“面包根本不夠我們吃的,如果能討到一碗滾熱的麥粥,喬或許還可以撐下去。”
  “你瘋了?”葵瞪了他一眼,“別忘記喀納什是怎么警告我們的,你真想被針線縫上嘴巴?”
  “前提是他知道我偷跑了,現在喀納什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說不定城主真要對他們動手了!”
  “但他的手下還在這里,你覺得被發現的話,他們會放過你?”葵望向虎爪,“別傻站在那兒,你也給我說下他。”
  “我跟你一起去,”后者突然道。
  “你們——”
  “說不定這場放糧早就被攪黃了,又或者貴族只是想做做樣子,假若根本沒有吃的,也不算違反喀納什的警告了吧?”虎爪撇了撇嘴,“而且我力氣大,可以背著喬來回跑,一路上用不了多長時間,喀納什如今不在,那些親信也都縮在他的房間里烤火,沒人會注意到我們的。”
  “這……”葵猶豫了。
  “你就留在這里,”蛇牙說道,“萬一有人問起,也好有個說法。就說我們拉肚子,去找避風的地方蹲坑了,放心,從那里趕回來也只需要這么久。”
  “那好吧,”她望了眼四周,“你們快去快回。”
  ……
  蛇牙和虎爪溜出木屋,順著小巷一路奔跑,腳下揚起的雪花浸濕了褲腳,冷風吹在臉上,如同刀削一般,但即使如此,兩人也沒有停下腳步。氣喘吁吁地趕到廣場,他們發現木臺邊上已經圍滿了近千人!
  居然真的在發放麥粥!
  兩人連忙奔跑過去,卻被兩名身穿褐色制服的侍衛攔了下來,“從那面走,不許推搡,不許穿插,否則取消領取資格。”
  蛇牙這才注意到,廣場中央不知何時圍繞著演講臺立起了一條條木柵欄,人們如同一條折疊起來的長龍,依次順著柵欄圍出的通道前進。每隔一段距離,都站著端有奇特鐵棍的衛兵,他們似乎是秩序的維護者,時不時有人被從隊伍里驅趕出來。
  “我的朋友病了……能不能幫幫我們,求求您了!”蛇牙跪倒在雪地里。
  “他餓了好幾天,急需要吃的!”虎爪跟著跪了下去。
  “什么病?”
  “是……寒疫。”
  其中一人伸手提起了昏迷的喬,“把他交給我吧,你們去排隊。”
  “這——”
  “他知道回去的路,對吧?”另一人說道,“就算他不清楚,你們也可以來這里找他。”
  說話間,那名侍衛已經提著喬走遠了。
  “怎么辦?”兩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想到結果會變成這樣,按照他們的想法,對方要么會無動于衷,要么會放他們繞過柵欄,先進去領取麥粥。
  “我們先回去,”蛇牙思索片刻后決定道。
  “啥,回去?”虎爪一愣,“不喝粥啦?”
  “排到我們至少要半個時辰,時間太長容易出意外,”他點頭道,“到傍晚我們再溜出來接喬回去。”
  虎爪依依不舍地看了發粥的木臺一眼,“那……好吧。”
  還有一句話蛇牙沒有說出口,如今宣告中的發放救濟糧一事已經成真,那其他兩條消息呢,難道也會一一實現嗎?
  他隱隱感到,黑街可能要迎來一場大變動了。
  回到無尾巷,兩人輕手輕腳溜進屋內,卻猛得一震。
  只見葵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被吊在門口,雙手反綁,腳下踩著一塊搖搖欲墜的板凳,而喀納什的手下則站在她身邊,一臉譏笑地望著兩人。
  “喲,吃飽喝足回來了?”(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