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這是雷恩.梅德見過最奇怪的隊伍。
  在城堡首層大廳的方桌上,擺放著一張長歌要塞詳圖。
  而圍在方桌邊的共有六人,他們分別是第一軍指揮鐵斧,來自邊陲鎮的警察隊長維德,烈火幫的現任頭目裂骨,安全局負責人夜鶯,黑發女巫灰燼,以及身為麋鹿伯爵的自己。
  雷恩從沒想自己有一天也會需要老鼠的幫助,更沒想過會和女巫合作。
  “各位大人,目前在要塞的大小幫派差不多有七八個,”裂骨露出討好的笑容,彎著身子道,“成員最多的是位于外城北區的鐮刀幫,差不多有五六百人,但最強的卻是內城區的喪鐘,他們大多數是由逃犯和傭兵組成,幾乎不接受普通平民的加入,無論兵刃和盔甲都有不少,當然,不是這樣的話也占不住這塊最肥的位置。”
  “城東是食腐蟲和禿鷲幫的地盤,借著碼頭區的便利,他們主要干的就是販賣奴隸和夢境水,行事手段也特別殘忍。聽說這兩個老鼠組織背后站著奔狼家和楓葉家,不過好幾年前被我們烈火幫打得落花流水的時候,也沒見哪個大貴族出來幫他們一把。”他略有些得意道。
  “至于城西這塊,幫派則復雜得多……因為都是些小幫,我最多也只和他們的頭目打過交道。他們分別是——”
  “幫派的消息并不重要,就無需在此細說了,”那名高大的莫金族人打斷道,“我只想問,你能否帶著我們前往這些地下老鼠的巢*?”
  “咳咳,這位大人……”裂骨朝他點了點頭,“俗話說,老鼠筑巢,十*九洞。我知道各幫派的主要聚集地點,但不可能連他們的每個避難處都清楚,特別是那些利用枯井和地下室構筑的藏身之地,只有頭目和親信才知曉具體地點。”
  “這一點他倒是沒說錯,”雷恩嘆了口氣,“要正面硬碰硬,老鼠根本不堪一擊,但若想將他們一個個清剿干凈,恐怕很難辦到。”
  “如果突然發起襲擊的話還有那么點機會,可現在告示已經發出,等到行動時,那幾個頭目應該早就躲起來了。”
  “躲起來?”黑發女巫嗤笑道,“除非他躲到赤水城去,否則只要還待在要塞里,就沒有我們找不到的人。”
  “是,您說得是。”裂骨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不再多作爭執。
  這名叫灰燼的女巫給人的壓力實在驚人,雷恩上過戰場,也在赫爾梅斯與邪獸戰斗過,他知道真正的戰士該是什么模樣……但即使是那些身經百戰的審判軍,在她面前也會黯然失色。對方并不需要擺出什么嚇人的模樣,光是站在那里,就能讓人不敢輕易直視。
  毫無疑問,她不僅見過鮮血,奪取過敵人的性命,而且還在生死邊緣徘徊過,才能擁有如此凌人的氣勢。
  “按照殿下的意思,我們還有三天準備時間,等第一批口糧發放后,軍隊就從北城門開始,依次清剿各區域的老鼠幫派。”鐵斧沉聲道,“這次打擊行動只針對組織者,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內瓦解黑街。”
  “不過……這真的會起作用嗎?”眼看著對方走向大廳門口,雷恩忍不住問道,“從來沒有一座城市可以消滅老鼠,只要有人民存在,他們就不會絕斷。”
  鐵斧回過頭看了他一眼,“是么,邊陲鎮就沒有老鼠。”
  ……
  眾人離去后,只有維德留了下來。
  “伯爵大人,目前有人向市政廳申報警察職位了嗎?”
  “暫時還沒有……不過我從培羅那兒聽說,第二軍已有好幾十人報名了。”雷恩扶著方桌緩緩坐下,腦中仍然回響著鐵斧的話。過了一會兒,他才低聲道,“小鎮真的沒有老鼠嗎?”
  “若說通常意義上的黑街組織,確實沒有,”維德聳聳肩,“那里不缺糧食,不愁住所,無論男女,都能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哪怕是雜工,薪酬也夠填飽肚子。說實話,我沒到邊陲鎮之前,也不會相信灰堡王國還有這樣的地方。”
  “為什么?”雷恩不由得問。
  “我不知道,大人……”維德攤手道,“羅蘭殿下所行之事和我見過的任何貴族都相差甚遠。”
  “不必叫我大人,”他擺擺手,“殿下讓我們協力處理此事,私底下可以先把爵位放到一邊。”
  對方點點頭,沒有拒絕。這樣干脆的性格讓雷恩頗為欣賞,“你覺得王子殿下真能鏟除要塞里的所有老鼠,讓整個西境變為一片無垢之地嗎?”
  “我也不確定。”維德的回答讓他稍感意外,“畢竟我以前曾是名巡邏隊長,也算跟老鼠打過好幾年的交道。他們的存在就像是太陽下的影子一般,單靠強硬手段很難起到什么作用。倒是殿下說過,如果是一座百萬人的大城市,他或許無法管理得面面俱到,但只有十萬人的話,清除這些底層渣子并非不能實現。簡單來說,使人民覺得成為老鼠代價太高,同時有許多更合適的替代選擇即可。”
  “代價……太高么,”雷恩自動略過了百萬人大城的說法,光是十萬人就已經是座不可思議的宏偉城市了,“這可不是短時間內能做到的。”
  “沒錯,打擊老鼠、或者說打擊犯罪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維德點頭道,“警察正是羅蘭殿下為此事設立的機構,它和巡邏隊完全不同,這點我已經和你說過。”
  的確完全不同,他們領著市政廳的薪酬,而非聽命于某位貴族,他們維持一個區域的治安和秩序,而不是和犯罪者同流合污。
  “而且,最重要的是,殿下還跟我說過一句話。”
  “什么話?”
  “事實上,你的疑惑我也曾向他提到過,”維德笑了笑,“結果殿下對我說,做不到你就不去做嗎?”
  雷恩.梅德頓時感到心中轟然一動,像是有什么東西忽然清晰了一般。做不到就不去做么,如果真是這樣,他也不會一直在騎士之路上奔行不止了。雖然現在已接過伯爵之位,看似離自己所喜歡的生活越來越遠,但只要能在庇護人民的戰場上繼續爭斗下去,他就并未遠離心中的道路。相反,它只會變得越來越寬。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他深深吸了口氣。
  “我當時也頗感震動,”維德感慨道,“只是殿下最后所說的那句話,我至今不大明白什么意思。”
  “還有嗎?”雷恩期待道。
  “嗯,”維德*索著下巴回憶道,“喝完這碗雞湯,你就會感到無比充實。不過……這和雞湯有什么關系?”(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