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不過蛇牙沒有料到,更難以置信的事還在后面——演講者的下一個消息讓他再也無法挪動雙腳。
  “五天后,也就是春季首月的第二周,市政廳將在廣場發放救濟口糧!所有人都能在此地領到兩份熱騰騰的麥粥,中午傍晚各一份,城民們,感謝王子殿下的仁慈吧!”
  此話一出,人群中頓時騷動起來。
  “天哪,高爾居然沒說謊,宣告里真有這么一條!”
  “是啊,我就想來確認下。”
  “我沒聽錯吧?每天都有麥粥喝?”
  “你也來?你家的麥子和肉干不是還有很多么?”
  “那也是兩份免費的啊,守護大人又沒有不準我來領,你沒聽人家是怎么說的嗎,所有人!”
  “大人!”忽然有人高聲問道,“麥粥真的是免費的嗎?它會發到什么時候?”
  這也是大多數人關心的問題,眾人頓時停止了議論,齊刷刷地望向貴族侍從。
  后者一直等到圍觀人群的期待感達到頂點,才不慌不忙地朗聲道,“沒錯!麥粥確實是免費發放,而且將一直持續到邪魔之月結束!去把這個消息告訴給更多鄰居和朋友們吧,王子殿下做出的承諾就一定會實現!”
  幾百號人瞬間沸騰起來,而蛇牙卻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免費供應吃的,這意味著什么?他們可以暫時擺脫喀納什的威脅,再也不用擔心餓死在冰冷的雪地里——不對,不只是他們,所有老鼠都能輕松獲得食物,這樣一來,王和肚皮就要控制不住***的尾巴了!
  喀納什絕對不會坐視這樣的情況發生,他會怎么做?派人驅散人群,攪亂發粥現場……還是收買市政廳官員,將麥粥都倒進赤水河?
  不過蛇牙也注意到,演講者口中三番五次提到的「王子殿下」,也就是說,這次要求發放救濟口糧是那位傳說中的四王子,而非以往的公爵或五大家族。他會放任這些鼠王肆意妄為,還是真和其他貴族老爺有所不同?
  他不想信任任何貴族,白紙被騙走的那一幕仍然歷歷在目。
  但心中又有一個聲音不停在問自己,萬一是真的呢,萬一……是真的呢?
  好在這個疑惑沒有持續太久,因為臺上的麋鹿侍從已經開始宣講下一條消息——他原本以為這些政令不過是老爺們想出來折騰城民的新花招,跟自己這種居無定所的流浪兒毫不相關,結果前兩個消息讓他萬分意外不說,第三個消息更是直指老鼠群體。
  “城民們,聽好了,你們的好日子就要來了!”演講者先用一句話穩住了嘈雜的人群,接著一字一句說道,“五天后,也就是從發粥日起,王子殿下將在長歌要塞展開嚴厲打擊犯罪的行動,包括清除黑街組織,打擊偷竊搶劫,以及一切威脅到城民生命與財產安全的不法行為!屆時,大家不要在黑街逗留,也不要前往酒館、賭場等混雜之地,以避免不必要的傷害!”
  “要塞的秩序需要所有城民來維護,現在市政廳正在招募人手,包括治安人員和警務人員,***我就詳細為大家講解下招募要求!”
  蛇牙已經沒有心思再聽下去了,他鉆出人群,飛快跑向篝火邊,“快,我們快回去!”
  “聽完了?”葵搓著雙手,依依不舍道,“你也烤熱了身子再走吧。”
  “不,現在就動身!”他焦急地說道。
  “發生了什么事?”喬聽出了不對勁之處。
  “我在路上跟你們解釋,”蛇牙跺了跺腳,“我們得趕jin 回去,不然等喀納什先從別人那里聽到消息,我們就死定了!”
  ……
  西區老鼠的聚集地位于無尾巷深處,一棟兩層的民房里。
  喀納什是個面相兇殘的獨眼壯漢,而他的脾氣與手段也和面相一樣殘暴,蛇牙親眼見過他將一名搞砸了事情的手下釘在墻上,再用鞭子活活抽死。加上他管控著街區幾個老鼠團體的食物供給,沒有人敢在他面前有任何不敬。
  蛇牙也是如此,他小心翼翼地跪在對方面前,將自己打聽到的消息重復了一遍。
  “城主大人要對我們下手?”喀納什皺眉道,“這吹的是什么風?”
  “……不是城主,”蛇牙謹慎地提醒道,“那人說的一直是王子殿下。”
  “你懂個屁!”他呸了一口,“再大的貴族,到了別人的地盤也不好使。這里是長歌要塞,不是邊陲鎮也不是王都,沒有麋鹿家的首肯,他什么也做不到。名義上的西境守護又如何?只要看看城堡里坐著的是誰就行了,那個什么國王還名義上統領灰堡呢,誰在乎他的命令?”
  “您說得是,”喀納什身邊的一名女子嬌聲說道,“再說了,就算上面變了天,跟我們也沒多大關系。貴族是貴族,老鼠是老鼠,別看兩者都待在一個城里,事實上根本不能算是一種人。”
  “老鼠就是老鼠?這話我愛聽,”喀納什捏了把女子的屁股,“不過第二個消息倒有些奇怪,按照以往的情況,貴族想放糧賺個好名聲,都會提前通知我們。而且要放也是有限發放,怎么這次聽起來他們要把全城人都喂飽似的?”
  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但蛇牙知道,此時大家的心頭都惦記著那兩碗免費的麥粥。
  “會不會是……上面的老爺想要從血手大人那兒刮層好處?”女子輕笑道。
  “誰知道呢,”喀納什聳聳肩,“我待會就去找老大問問,這種跟貴族有關的事,只有他才清楚。”
  所謂的血手,就是西區的王,聽說他和一些小貴族交往甚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已不能算是存粹的老鼠,而是沒有爵位的“地下貴族”——事實上,每個王都有類似的門路。
  想到此處,蛇牙不由得泄了口氣,他知道喀納什的小說得沒錯,貴族存在了幾百年,老鼠也同樣如此,不管上面如何變化,地下世界總有一套自己的規矩……王子殿下也是貴族,他又能改變些什么?
  “對了,我知道你們都在想什么,”喀納什冷笑兩聲,“想去嘗嘗市政廳發放的麥粥?等到那天,所有人都必須待在這座屋子里,誰也不許去,聽到了嗎?如果有人敢背著我偷吃,我保證讓他一輩子也吃不了東西!”(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