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你……你在胡說些什么?”斯佩爾不敢置信地說道,“魔鬼的爪牙?這是赤*裸裸的誣陷!”
  “是不是誣陷,祭司大人自有定論,”被稱作為雷德溫的男子高聲道,“父親會被你蒙蔽,不代表你能蒙蔽所有人!很快人民都將知道你的真面目,地獄才是你的歸處!”
  “這都是你編造出來的?”斯佩爾的語氣忽然冰冷下來,“還是另有他人?我覺得答案應該是后者——畢竟父親選擇我的理由不是因為別的,而是你和三弟兩個實在太不中用了。”
  “閉嘴!”
  隨后夜鶯聽到了一記脆響,以及女侯爵的痛哼聲。
  “夠了,把她帶回教堂受審,”另一人開口道,“審判未進行前,她依然是一名貴族,不要失了禮節。”
  斯佩爾.帕西被拖走后,審判武士也跟著魚貫而出,房間里很快只剩下兩人。由于神罰之石的影響,夜鶯無法看到他們的模樣,只能從聲音分辨出其中一人正是之前與領主對話的雷德溫。如果自己沒聽錯的話,此人似乎還是斯佩爾的弟弟。
  “你表現得不錯,雷德溫先生……或許下一次見面時,我就該稱呼你為伯爵大人了。”
  “這、這樣就行了嗎,羅薩德大人,”雷德溫的語氣里夾雜著抑制不住的興奮,“我真的能繼承爵位,成為墜龍嶺的領主?”
  “當然,只要你遵照我們的約定,就算是更進一步都有可能,”后者笑道。
  “那接下來該怎么辦?”他急切道,“我可以搬到老姐的房間里來嗎?她不可能再從牢里出來了吧?”
  “斯佩爾.帕西很快就會以女巫的身份被絞死在廣場上,這也是我們合作的保證,”對方沉吟了片刻,“至于接下來該怎么做,我建議你召集起她的大臣、騎士和部下,將這件事告訴他們,并把一部分屬于侯爵的權益劃分出去。”
  “一……一定要這么做嗎?”
  “如果所有人都能從該事件里獲益的話,你的位子將穩固許多,這也方便我們之后的協議能順利進行,”羅薩德說道,“如果你覺得無所適從的話,我可以調遣一名神官給你,他對處理政務十分在行,你有不懂之處,他隨時都能給予答復。”
  “那就拜托你了,”雷德溫很快應道。
  “你能坐穩領主之位,對我們也有很大的幫助,所以這種事情教會自然責無旁貸。”對方大笑出聲。
  等到兩人離開,夜鶯才從迷霧中現出身形,閃電和麥茜也跟著落了下來。
  “這下麻煩了,”她望向兩人,“教會怎會如此湊巧找上門來?”
  “不是說她弟弟發現了她的真實身份,然后透露給了教會么。”閃電眼睛放光道,“我們有事情可做了。”
  “早不發現晚不發現,偏偏是現在?我總覺得這里面有些不對勁,”夜鶯皺眉道。
  “不管如何,我們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處死斯佩爾,”閃電昂首說,“必須把她救下來,再將教會殺個落花流水!”
  “落花流水咕!”
  自從擊敗魔鬼后,金發小丫頭的自信心就有些膨脹了,這可不是個好信號。夜鶯搖頭道,“暫時不能擊潰教會,這場陰謀必然有他們的參與,如果鏟除掉這幫人,斯佩爾自然可以重回領主之位。這對我們來說或許是個機會,只要將她悄無聲息地救出來,面對無路可去的情況,她大有可能會同意和我們返回邊陲鎮。”
  “誒,不和教會戰斗嗎?”閃電失望道。
  “戰斗是萬不得已的做法,對方的人數眾多,還擁有大量神罰之石,想要快速清除對手風險頗大。”夜鶯思考了一陣后吩咐道,“我先前往教堂打聽下情況,看看能不能弄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還有一點她沒說出來,如果不將前因后果弄明白,斯佩爾.帕西說不定會把這場陷害聯想到殿**上,這種事情必須極力避免。
  “那我們呢?”小姑娘問。
  “在外面接應我就好。”
  ……
  墜龍嶺教堂坐落在外城區,規模不大,擁有一個祈禱廳、一座信徒居所和一棟三層樓的高塔,周邊砌有圍墻,只有一個出入口。不過對夜鶯來說,這些障礙都不是問題。
  待到傍晚時分,前來禱告的信徒散盡后,她已經將整片區域*了個遍——雖然神罰之石的數量比起城堡里多了好幾倍,可也并非寸步難行。廳堂中擺放著足以禁絕整個房間魔力的大型神石,一些過道也是如此,不過她完全可以繞道而行,甚至從樓板上翻越過去。
  夜鶯還找到了斯佩爾.帕西被監禁的位置,就在高塔的地下室里,看上去并沒有遭受什么折磨,只是精神有些萎靡。她打算等到夜深人靜時,再動手將女侯爵帶出來。
  把自己的計劃跟兩人講述了一遍后,夜鶯重新潛入高塔之中,這一次她順著現實中不存在的線條直上頂層,并在一間裝飾華麗的房間中隱藏起來。
  這里應該就是祭司的居室,等到他回來,面對匕首的威脅應該會老實交代事情的真相。
  當夜晚九時的鐘聲回響在墜龍嶺上空時,房間門被推開了。
  她悄悄拔出匕首,卻沒有行動,從腳步判斷,來者有兩人。
  “意外之喜,”首先說話的竟然是名女子,“沒想到斯佩爾侯爵真是一名女巫,看來計劃必須要稍稍作出改動了。”
  “呃……圣使大人,”答話者正是之前的羅薩德,他的語氣顯得十分恭敬,“她是女巫的話,不是更有說服力嗎?”
  “現在不同于以往了,按教皇冕下的意思,如果有新女巫,在不暴露的情況下應盡可能移交給圣城處理。”女子說道,“至于原定的絞刑,就改成火刑吧,換成一個身材差不多的蒙面死囚執行。”
  “是,”羅薩德應道,“不過冕下為何要定下這么麻煩的規矩,運送一個女巫前往赫爾梅斯并不容易啊。”
  “我也不清楚,不過聽上面說,這只是回歸傳統罷了。”
  “回歸……傳統?”
  “你無需知道太多,安心辦好目前的事就行,”圣使沒有繼續說下去,“等到這里處置妥當,我就要前往赤水城了。”
  “遵命!”羅薩德聲音一凜道。
  這人到底是誰?為何祭司在她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出?而且聽兩人的對話,似乎他們在抓捕斯佩爾.帕西之前根本不知道女侯爵是名女巫,難道此事從頭到尾都是針對墜龍嶺領主之位設下的陰謀?
  夜鶯忍不住從藏身的地方走出,借助迷霧向對方張望,出乎她意料的是,對方居然沒有佩戴神罰之石。在黑白世界中,圣使體內的魔力就像熒光一樣醒目。
  這人是一名女巫!
  “誰在那?”而她也很快作出了反應,幾乎是瞬間,一道炫目的銀光直朝夜鶯刺來!
  .(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