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
  沒有了搖曳不定的燭光,也沒了噼啪燃燒的爐火,在暖氣的作用下,房間里即使只穿單衣也溫暖宜人,床頭柜上的發光石更是將室內照得燈火通明——穩定且溫和的黃色光芒映襯在床被與地毯上,給眼前的景象添加了一股奇妙的時代感。
  羅蘭坐在床邊,聽著暖氣管道里偶兒發出的輕微嗤嗤聲,總有種恍如隔夢的感覺,仿佛這里既不是落后的王權時代,也不是電子產品遍地都是的現代社會,而是夾在在兩者之間的……童年。
  對那個時代的印象就如同此時的場景一般,到處都被昏黃所覆蓋,無論是白熾燈、電影,還是沖洗出來的照片,全部充斥著同樣的顏色。
  不過這部分記憶里并沒有安娜。
  想到這兒,他不由得望向坐在床頭的女孩。
  她正翻看著手中的故事書,額前垂落的發梢泛出絲絲金光,長長的睫毛偶爾抖動兩下,顯得靈動無比;最醒目的依然是她那雙藍寶石般的眼睛,即使在魔石的映照下,仍然是清澈的湖藍色,非要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如今的湖面不再像過去那樣毫無波瀾。
  她一個人就讓整個畫面生動起來,羅蘭不禁想,安娜是場景中截然不同的色彩,也是區別記憶與現實的標記,看到她,自己才會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你在看什么?”不知何時,王子發現對方已經放下魔力之書,歪著頭直視自己,“我嗎?”
  “咳……”他下意識地移開視線,但很快又挪了回去,“嗯……沒錯。”
  經過近一年的相處,兩人對彼此已十分熟悉,羅蘭的心態自然不再像最初時那般被動,加上今晚房間里只有他們兩人,他也放松了一直收斂著的情緒。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同時笑出聲來。
  “你說,我這樣的要求會不會有些任性?”安娜笑著搖搖頭,“明明大家都在關心我,我卻把她們拒之門外。”
  “你說得太嚴重了,”羅蘭攤手道,“她們只是當時看起來有些詫異而已。”
  “如果愛葛莎小姐不說出那些「古代方法」的話,我也不會提這個要求了,”她吐了吐舌頭——這樣俏皮的表情在安娜身上很少見到,“不過以后其他姐妹肯定會效仿,到時候你就有得忙了。”
  羅蘭無奈地笑道,“我猜她們的要求大抵是多吃幾塊冰淇淋面包罷了。”
  得知安娜即將度過覺醒日,愛葛莎立刻把自己在塔其拉圣城的經驗貢獻了出來——根據聯合會研究,女巫在覺醒或成年時,除了需要排空體內魔力,減少反噬影響外,個人情緒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點。喜悅和滿足等正面心態能極大地提高自身抵抗力,所以對于一些杰出的女巫,聯合會甚至會在其成年時派遣專人滿足她們的要求。
  而安娜知曉此事后,所提的要求正是讓羅蘭一個人陪伴自己度過覺醒日。
  “托愛葛莎小姐的福,我現在覺得很開心,”她坦然地說道,“成年時沒法看著你度過,這一回遺憾終于能彌補上了。”
  面對對方如此認真的神情,饒是羅蘭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他清了清喉嚨,從身后拿出一本扎有彩色緞帶的薄書遞到安娜面前,“這是覺醒日禮物。”
  將高等數學中的微積分知識復寫出來,便是為了趕上這一天——對女巫來說,覺醒日的重要性比生日更為重要,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第二次新生。羅蘭過去總是對節日時該送什么禮物而感到為難不已,到現在依然沒什么進步,冥思苦想之下,他決定還是把新知識作為禮物送給對方——安娜本身學習天賦極佳不說,同時還對這些充滿興趣,怎么都不算是一個壞選擇。
  不過她接過包裹橙色封皮的書本后,并沒有像以往那樣第一時間打開它,而是連同魔力之書一起放到一邊,“謝謝。”
  “故事書……已經看完了嗎?”
  “還沒有,”安娜輕輕搖了搖頭,“不過我想聽些特別的。”
  “特別的?”羅蘭微微一怔。
  “嗯,”她微笑道,“你的故事——上次沒有聽多久就睡著了,這次我想接著聽下去。”
  是指一起躺在自己床上的那天么,羅蘭抿抿嘴,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沖動,將自己的真實來歷告訴對方,而不是一直隱瞞下去,“你還記得之前我說過自己曾住在一座大城市里嗎?其實那座城市……并不是灰堡王都。”
  “我知道。”
  “誒?”安娜的回答讓他頓時愣住。
  “因為事后想起來,就算是在王都宮殿里也不可能發生你說的那些事情啊,”她咧嘴笑道,“我可是把《灰堡編年史》反復看過好幾遍的人。”
  “呃……是這樣嗎?”羅蘭猶豫了下,“我其實——”
  “不用說出來,”安娜制止道,“你在猶豫,就證明這不是一件容易說出口的事,對吧?那就不要說出來。而且這并不難猜到,我相信不止是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越是接近你,就越容易體會到這點——你和所有人都不相同。”她頓了頓,“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吧。”
  “賭……什么?”
  “賭我能猜到多少,”安娜興致滿滿地說道,“我會把這些猜測都記錄在本子里,等到你無需顧慮,很輕松就能說出來的時候,再看看我猜中了多少,超過一半就算我贏。”
  羅蘭忽然想起了一個小時候常玩的游戲:時間膠囊。把一些對未來想說的話語裝進罐頭里,若干年后再取出來……雖然這些罐頭大多不知所蹤,但當最后幸存的那兩三個被找到,翻看數年前自己留下的字跡時,總能給人莫名的感動。
  他沒有問賭約是什么,贏或輸在兩人之間沒有意義,對方提出這些恐怕也是為了安慰自己,而非真的想要猜出答案。不得不說,眾多女巫中最接近他內心,并能理解他所想的,就是安娜了。
  “嗯,一言為定,”他點頭道。
  “那么上次說到哪里了?”
  “從導師手中完成學業……”羅蘭笑了笑,“就從這里開始吧。”
  當拂曉的光芒從天際線亮起時,安娜安然地度過了自己成年后的第一個覺醒日。
  .(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