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提莉大人!”
  在夜鶯的帶領下走進領主城堡,五王女沒想到第一個出來迎接的會是希爾維。她歡快地跑向自己,顧不上行禮,彎腰一把將自己抱住,“您怎么來了,現在還是秋天呢!”
  “和冬天也沒什么區別了,”提莉笑道,“其他人呢?”
  “蓮在為逃民建住宅,伊芙琳和燭火此時應該都還在工業區,蜜糖正在后花園里訓練信使,”希爾維掰著手指頭數道,“殿下已經派人去通知她們了。”
  “放心,我想你很快就能見到她們,”一個聽起來有些熟悉,卻又感到十分陌生的聲音從希爾維身后響起。
  提莉抬起頭,一位灰發的男子正對著自己微笑,他的容貌與記憶中的樣子沒有太多變化,笑容和神態卻完全不復從前的感覺。
  “歡迎來到邊陲鎮,我親愛的妹妹。”
  ……
  提莉的心中思緒翻涌,她有太多的疑惑想要脫口而出,不過臉上依然保持著平靜,跟著羅蘭.溫布頓走進一間看起來像是書房的屋子。
  “請坐,”對方倒了杯溫熱的紅茶,遞到自己跟前,“整整一年不見,我知道你有好多話想和我談談,我也同樣如此……不過不用著急,”他望了眼窗外的雪景,“今年的冬天還很漫長。”
  她握住杯子,沒有接話,而是坐到紅木桌旁,靜靜打量著四王子。
  光這個開場白,提莉就覺得不是那個印象中的哥哥能說得出的——他懦弱膽怯,外強中干,最重要的是習慣于逃避,從來不會想著要正面應對。眼前這位羅蘭.溫布頓則完全不同,他正在嘗試掌控對話的主動權,盡管語氣柔和平緩,卻完全是上位者的做派。
  “夜鶯,”羅蘭偏偏頭。
  “可是殿下……”房間里傳來引路女巫的聲音。
  “沒有關系,她是我的妹妹。”
  “好吧,”夜鶯沉默了會兒,隨后現出身形,怏怏離開了屋子。
  “現在只剩下我和你了,”他笑了笑,回到方桌前,
  提莉沉默了片刻,“你……到底是誰?”
  她原以為對方會遲疑,或故作玄虛,沒想到他回答得十分迅速,“我是你哥哥,羅蘭.溫布頓,灰堡四王子。”隨后他笑了起來,“我知道自己變化很大,但我愿意慢慢解釋給你聽。”
  提莉忽然想起了他在信里寫到的話——「至于是什么讓我做出了這個決定,又是什么讓我不再像過去那樣對一切都漠不關心,這些瑣事有機會時可以慢慢細說。」大概正是這句話促使她下定決心來到這座偏僻小鎮。
  她不由得翹起嘴角,“我會好好聽著的。”
  整個故事并不復雜,卻十分扣人心弦,聽羅蘭講完被分封到邊陲鎮后的全部經歷,提莉發現自己的茶杯已經空了。她長長出了口氣,將這段敘述又重新回顧了一遍。簡單說,一名叫安娜的女巫觸動了羅蘭,通過被救下的女巫,他看到了教會的邪惡與對人民的蠱惑。隨后嘉西亞的暗殺更讓他感受到了王族權勢下的黑暗,即使躲在角落也依然逃不過如影隨形的惡意,他終于決定改變這一切。
  這一段聽起來雖然有些戲劇化,但勉強算是種解釋,不過問題就在于那些稀奇古怪的知識,無論是蒸汽機還是火*,都不可能因為一時的感悟而知曉。
  “所以,造成這一切的最終因素,還是你說的腦袋里突然多出的記憶?”提莉問。
  “的確,”羅蘭認真說道,“我知道這難以令人置信,但事實就是如此……我僥幸躲過三姐手下的刺殺后,從昏迷中醒來來就明白了這些。如果說和安娜相遇是誘因,那么記憶里的內容就是我想要改變現狀的助力。”
  是女巫?提莉暗想,替換和控制的可能性都不大,希爾維已經證實了這點——共助會女巫的能力并不神秘,她們每天都要進行專項練習,沒有誰的能力屬于這兩個范疇,連稍微接近的都沒有。
  唯一的可能是占據,她不排除有這樣一種能力,能通過侵占軀體而獲得對方的思想。但這個猜測同樣渺茫,羅蘭.溫布頓再怎么不被父親看好,也是無可置疑的灰堡王子。神罰之石對他來說并不稀罕,身邊也總有騎士和親衛保護,不可能讓一名沒有隱藏能力的女巫輕易接近他身邊。
  而且,即使有這樣的女巫,又怎么可能懂得如此多超乎尋常的東西?她小時候翻遍了王宮的藏書館,亦接受過好幾位白發斑斑、博學多才的宮廷導師教導,但就算是他們,也從未談及過利用蒸汽和雪粉來代替畜力與刀劍的知識。
  如此看來,離奇的學識跟離奇的遭遇,倒有那么一些相配。
  “你怎么證明,你是羅蘭.溫布頓,而不是那部分多出來的記憶?”
  提莉知道這個問題問得頗為無禮,換做以前的四王子,必然會暴跳如雷,氣沖沖地掀桌離開。
  “因為我仍然記得宮廷里發生的那些事情,”對方的語氣依然平和,“我覺得區分一個人的本質,就在于獨一無二的記憶。如果有名女巫變得跟你一模一樣,記憶不同的話,她本質上仍是另外一個人。我多出了許多奇怪的記憶,卻不記得這些記憶來自何方。而你被我丟在玻璃碎渣上哭泣的神情,直到現在仍歷歷在目,所以,這就是證明。”他頓了頓,“當然……我一直沒來得及向你道歉,希望現在還不算晚。”
  提莉沉默不語,眼前的羅蘭裝束干凈,神態誠懇,就像是在訴說一件無需置疑的事實。很明顯,無論從哪點來看,他都要比以前的那位紈绔王子要好上許多,不過自己心中仍存有疑慮。
  “真是……難以置信。”
  “這很正常,”羅蘭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很多事在沒有親身經歷過前,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我也沒料到,我的妹妹居然覺醒為一名女巫,并瞞過了王宮里的所有人。不過……正如我一開始時所說的,今年冬天還很漫長,我們可以慢慢了解。”
  這大概是目前最合適的解決方法了,提莉點點頭,“那么接下來的幾個月……就麻煩你了。”
  “交給我吧,你會喜歡上這里的。”
  .(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