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書卷站在羅蘭殿**后,靜靜注視著他撰寫文稿的樣子。秋季的陽光從窗外照在背后,讓她覺得渾身都沐浴在一片溫暖之中。
  “啊,除了電子得失外,還有哪些內容啊……在線等,挺急的。”王子時不時在紙上寫下兩筆,然后就開始扶著額頭沉思,還會說出一些難以理解的胡話。最初書卷還有些擔心對方的身體狀況,后來才發現,這不過是殿下回憶“知識”時的常態。
  只是今天的癥狀比以往都要嚴重。
  可惜自己幫不了他……書卷輕嘆口氣,女巫之中在這方面能幫助他的,恐怕也只有安娜了。殿下先前寫出的幾頁內容她已全部記入了腦中——不過也只是記入而已,這些知識比過去那些數學和自然原理都要高深得多,光是閱讀一遍就能讓人頭腦發昏,也難怪殿下會如此為難了。
  “要不,今天就到這兒吧?”書卷忍不住開口道。
  羅蘭放棄似地丟下筆,靠在椅背上長出了口氣,“我真羨慕你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如果我能像你這樣,何必懼怕考試。早就考上名牌學校,走上人生巔峰了。”
  她自動忽略了對方后半句胡話,“殿下在王宮也需要考試嗎?”
  “是啊,不然怎么分出哪個王子更加優秀,”他嘟囔道。
  “其實有時候也不是什么事都記得才好,”書卷微笑道,“比如不好的遭遇,傷心和難過之事,還是忘掉更開心。”
  在海風郡時,由于自己的貧民身份,受到過的欺辱和毆打數不勝數。直到現在,她還清楚的記得被打中的部位,施暴者宣泄憤怒的扭曲嘴臉,以及每拳每腳所帶來的疼痛。直到被斷腿老船長庇護后,她的日子才稍微有些好轉。事實上,像貧民窟這樣的地方,每天都有因為內部搶奪、毆斗而死的人,一點兒也不比凍死餓死的少。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她曾無比厭惡自己,為何所有的苦難都歷歷在目。由于記憶里的場景太過清晰,半夜每逢噩夢時幾乎都在重復難以忍受的過去。后來等到成年的那天,她覺醒了分支能力「魔力之書」,才明白原來遠超常人的記憶力是女巫身份帶來的。
  大概羅蘭也猜到了自己所想的內容,露出抱歉的笑容,“你說得沒錯。”
  書卷頓時感到一股暖流淌過心頭。
  很少有人會在乎女巫的想法,更別提對方還是一名身份顯赫的王室貴族。
  “沒有關系,那些已經過去了,殿下。”
  羅蘭.溫布頓同她所見過的貴族……不,應該是和她所見過的人都截然不同。他擁有博學的知識,卻整天想著傳授給別人;他身份高貴,卻沒有拒人之外的態度;他享受著眾人的追捧,行事完全可以肆意妄為,但他不僅沒有這么做,反而會去照顧對方的心情。
  一座荒僻貧困的小鎮,在一年時間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女巫們也得到了渴望已久的安寧和自由,這些都是拜羅蘭殿下所賜。如果不是親身體驗,她根本不會相信世間會有這樣的統治者。
  如今,書卷發現自己的想法也在一點點改變,以前她并不贊同殿下迎娶女巫,可此刻她卻覺得,殿下無論迎娶何人,都會登上灰堡的王座——他依靠的不是那些墨守常規,貪權奪利的貴族,而是支持他為自己帶來更好生活的人民。
  她隱約感受到,這股力量將比以往任何勢力都要更強大。
  “啊啊,算了,”羅蘭忽然揉了揉腦袋,“這就是最后一頁內容了。”
  “明天再記錄嗎?”
  “不,就這樣交給他吧,另外附帶上一本物理教材,足夠他鉆研好一陣子了。”殿下抽出一張新紙,飛快寫下幾個大字,“畢竟是「遠古時代」的書籍,缺個大半也很正常對吧?”
  書卷接過紙張,只見上面寫著書籍的名字——《中等化學(殘卷)》。
  ……
  完成記憶工作,她離開辦公室,準備前往市政廳時,后花園絢麗的景色吸引了她的注意。
  隨著城堡圍墻擴建完成,此時的后院差不多已有小鎮廣場大小。不到一周時間,里面就種滿了各式各樣的植物。毫無疑問,這一定是葉子的杰作。
  書卷順著橄欖樹構成的通道,一步步走向庭園深處,經過一排茂密的甘蔗地后,她看到了坐在小水塘邊休憩的葉子。
  對方沒有束著平日里的麻花辮,而是將一頭碧綠色長發隨意披在肩頭,她的潔白雙腳輕輕拍打著水花,手中捧著掰碎的麥粒,時不時扔給那些游來游去的魚群。每當有魚兒上來磨蹭她的腳趾時,葉子便會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的腳好了?”書卷在她身邊坐下。
  “啊,書卷老師,”她眨了眨眼睛,隨后點頭笑道,“是,娜娜瓦小姐將它恢復了原樣,這樣冬天時終于可以不用忍受腳趾的疼痛了。”
  “花園里種的都是你改良的植物嗎?”
  “嗯,”葉子開心地指道,“那邊是葡萄棚,這邊是果樹和農作物。我還托殿下運來了一批堆肥,正好可以測試下新作物的吸收效果。另外果樹區還搭有數十個鳥窩,蜜糖飼養的飛行信使全部睡在樹上面了。”
  書卷愛憐地**她的長發,“我原以為你會是共助會里第一個進化的女巫,畢竟身處絕境群山之中時,你展現出的能力便已不在哈卡拉之下。”
  “殿下說進化源自于對自身能力的了解,植物細胞的確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可我很早之前就覺得,它們本應該是一個整體。您看,一捆小草凝聚成一團,就能變化為柔韌的藤蔓,如果它們各不相同,又如何能融合在一起?”
  書卷張了張嘴,不知道是該安慰她好,還是該認同她的話,最終只好說道:“你的能力即使不進化,也能為殿下做到很多事了。”
  “我感到它離我并不遙遠,”葉子搖搖頭,眼神里閃爍著明亮的光芒,“動物是生命,植物也是生命,甚至連組成它們的部分也是生命……飛鳥需要樹木筑巢,它們的糞便亦能養育樹木,一個森林可以提供萬物所需,同時也會在萬物的滋潤下擴張開來。”她頓了頓,“看著這片花園,我覺得,我已經找到了前進的方向。”(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