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信里還提到,提莉正在嘗試翻譯這些文字,并且想看看共助會這邊有沒有頭緒。
  羅蘭決定在回信中告之對方魔鬼和塔其拉圣城的消息,并將索羅婭還原出來的現場照片一并寄過去,說不定能對她的翻譯起到幫助。這種情報不適宜藏著掖著,能早點*清楚四百多年前的那場變故,就能早些做出應對準備,說不定還可以發現教會的弱點——如果他們無所顧忌,根本用不著將曾經的歷史全部埋進土里。
  顯然有些事情是他們極力想要避免被人知曉的。
  另外,迷藏森林中的石塔最好也派人去查看一番。東境海風郡的遺跡被教會封鎖,峽灣的石島則常年泡在海水中,除了密室里的一堆書籍外幾乎什么也沒剩下。迷藏森林深處人跡罕至,就連教會也無法輕易到達,或許能找到些有用的線索。
  不過閃電匯報中的魔鬼也讓他十分忌憚,這種行動不派女巫不行,但派出女巫一旦出現損失的話,任何一人羅蘭都難以接受。他考慮再三,決定等到軍隊裝備新一代火器后,直接同一道女巫開赴森林,以應對可能出現的魔鬼。
  羅蘭將心底的不安強壓下去,露出勉強的笑容道,“提莉的事情我明白了,我會回信和她好好說明的,接下來還是先完成能力測試吧。”
  畢竟趁著和平時期盡快發展壯大自己的實力才是正理,當無法避免的戰爭來臨時,他至少還能擁有一戰之力。
  ……
  測試地點選在小鎮城墻之外,為了不讓逃民誤入試驗場所,羅蘭還調動第一軍將周圍隔離開來。
  第一個接受測試的是蓮。
  她的年齡和夜鶯相仿,有著一頭烏黑的短卷發,五官屬于小家碧玉型,顯得楚楚動人。個頭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體形削瘦,比起身材高挑的夜鶯來說,簡直像是一個尚未發育完全的小姑娘,給人一種柔弱之感。不過她的能力一點也稱不上柔弱,在五米范圍內,她能輕易改變腳下的地形地勢。
  信上的描述遠沒有親眼看到時來的那么震撼,測試中,蓮讓身旁的土地垂直升起,仿佛一根通天“土柱”,直到快要接近七八米時,這根高聳的“土柱”才因為結構失穩而垮塌下來。
  按她的說法,地面越是疏松,改造起來耗費的魔力就越少。但是同樣的,地質太差的話,構建出來的房屋和圍墻強度也十分低下。假若地面的主要成分是砂礫,則很難造出什么像樣的東西——顯然她只能改變地勢,而不能改變大地的材質。當然,這個問題能通過擴大增長范圍和厚度來解決。
  羅蘭還讓她演示了一遍房屋建造,不過西境的土壤顯然不如沉睡島那般jin 實,從地面升起的泥土房子在留窗洞和門洞時發生了好幾次崩塌,最后只好將墻厚增加到半米左右。建成后的房子簡陋得如同窯洞一般,只能起到最基本的居住功能,比起布局規整、結構jin 湊的磚房要差上許多。
  但是話說回來,再差的窯洞也比四處漏風的木棚房來得好,至少在冬天,一個火盆外加一條土炕就能讓房屋里暖烘烘的。如果趕不及在邪魔之月到來前搭建出足夠多的磚房,倒可以先用這種房子湊合下。
  最后一步是綜合檢驗——蓮的能力屬于典型的召喚類,無分支能力,塑造地形可以在自身五米范圍內生效,施展時很容易受到神罰之石影響,不過已經成型的土地不會再退縮回去。
  “她的魔力水平如何?”羅蘭問道。
  “一團褐色的氣旋,中心處十分濃郁,在女巫中算是非常不錯的水平了,”夜鶯想了想,“和葉子比較接近。”
  “消耗速度呢?”
  “提升泥土地面還好,”她望向北坡山腳下一道隆起的石墻,“改造巖石時魔力下降得非常快,恐怕只能撐上一兩個時辰。”
  羅蘭點點頭,葉子的魔力在女巫聯盟里排第三,僅次于安娜和索羅婭,而足夠多的魔力是持續施展能力的前提——當然,也有像夜鶯和閃電這種低消耗型的能力,維持上一整天都沒什么難度。
  將這些信息記錄在本子上后,他開始進行第二位女巫的測試。
  “有誰想來嗎?”
  “我我我!”蜜糖舉手道。
  羅蘭翹起嘴角,“那么先展示下你的能力吧。”
  這名被稱為蜜糖的女孩同樣個頭不高,比蓮還要矮上幾分,上一年冬天剛剛度過成年,性子看起來十分活潑。一頭蓬松的褐色短發像*麻花般卷起,皮膚顏色略深,脖子、手腕和腳踝上都佩戴著獸牙串成的飾鏈。
  她的主要能力是「獸語」,可以對作用范圍內的動物生效。被魔力馴服的各類動物將執行她所下達的指令,指令范圍不得超過動物的能力,任務完成后馴服解除,或者由她主動解除。
  除此之外,蜜糖還有一個十分有趣的分支能力:動物信使。她可以將馴服指令通過信使動物傳遞給目標動物——例如召來一只鳥兒,讓它尋找更強大的動物前來效命。或許是一只年邁的老貓,或許是一只兇猛的蒼鷹,這個過程完全無法把控,最后的結果也充滿了不確定性。
  然而無論是主能力還是分支能力,都會受到神罰之石的影響,特別是動物信使,可以直接被神罰之石抹去指令,讓動物重獲自由。另外,馴服的動物體形越大,耗費的魔力就越多,用她自己的說法便是,鳥兒可以同時招上幾十只,但對象換成奶牛的話,就只能控制兩三頭了。
  第三位接受測試的是伊芙琳,她約莫二十五六歲,口音帶著標準的王都腔,聽起來格外親切。
  提莉寄來的列表上寫著她能將劣質麥酒轉變成風格和口味都截然不同的其他酒水,只要是她嘗過的都行——對于這名女巫,羅蘭一開始的目的就很明顯,那便是提純酒精。既然能把摻水麥酒變成美味的葡萄酒或果酒,白酒想必也沒什么問題吧?
  為此羅蘭精心準備了幾瓶包裝好的酒水,濃度從50%一直到95%,辣是辣了點,但只喝一兩口的話問題不大。關鍵就在于,要讓她認同這些燒喉嚨的透明液體確實是一種酒。
  不過烈日炎炎的野外并非品酒的好地方,沒有美味的配菜、冰塊和水晶玻璃酒杯,直接把氣味沖鼻的白酒拿出來,別人誤會成是毒藥都有可能。他打算在晚餐時再進行潛移默化,因此只是簡單了詢問了伊芙琳幾個問題后,便直接跳到了下一名女巫。
  .(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