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
  永冬王都圣殿的花崗石臺階已被鮮血染紅,空氣中的甜腥味濃郁得有些刺鼻。
  地上躺著許多尸體有神罰軍的、有教徒的、有自己人,也有莫金族沙民。他們死狀各異,大多數身上都有被燒焦的痕跡,碎裂的肢體和內臟落得到處都是。法瑞恩知道,那是死于烈性雪粉的沖擊和*燒。
  每踏上一級臺階,他都會覺得腳下有種黏糊糊的感覺。教會審判軍和信徒的作戰意志簡直可以用瘋狂來形容,面對被藥物強化的眾多奴隸,依然毫不退卻,用肉身作為盾牌死死纏住敵人,為的只是給同伴爭取刺出致命一擊的機會藥丸雖然能讓人充滿力氣,不畏傷痛,可心臟、頸脖和頭顱依然是要害之處,女王陛下也沒有多余的盔甲來武裝這些廉價的奴隸。
  倘若不是有雪粉的話,戰局可能還真不好說。
  但我們贏了……法瑞恩心中如同火燒一般滾燙,我們終究是贏了!碧水女王的旗幟已經飄揚在城頭,教會防守最強硬的據點也沒能抗下這波攻擊。如此一來,黑帆艦隊就擺脫了被圍困在灰堡一角的死局,不必在和提費科無止境的消耗戰中一點點被耗盡生氣。
  圣殿大廳里同樣一片狼藉,地上到處是被震碎的玻璃碎片和橫流的血跡,可他毫不在意這些,徑直走到那名站在大廳中央,神采飛揚的女子身前,單膝跪了下去,“陛下,四道城門已全部落入黑帆手中,永冬王都是您的了。”
  “辛苦了,起來吧。”嘉西亞將手遞到他面前。
  法瑞恩輕輕握住女王的手,在指背上象征性地一吻,接著起身站到對方身側。
  “奇怪的禮儀,”一旁的卡芭菈冷不丁開口道,“你根本沒有碰到她的手,為何要擺出這副模樣?”
  這問題是如此突兀,讓他不禁皺起了眉頭,不過對方是砂巖氏族的族長,他也不好當眾斥責她無禮,只好冷聲道:“這是貴族間常用的禮節,代表禮貌和尊重,碰到了才是失禮,身為沙民的你無法理解也十分正常。”
  “是嗎?”她挑了挑眉頭,指向自己的頸脖處,“明明是共同作戰的盟友,剛剛結束完戰斗,就要給我套上這種東西,大陸民的禮貌和尊重還真是讓人費解啊。”
  卡芭菈的脖子間圍著一圈鐵條,中間隆起,乍看起來像件裝飾品,但法瑞恩知道里面包裹著一塊神罰之石。除了特制的鑰匙外,其他手段很難解開鐵條,而鑰匙就掌握在嘉西亞手中。對方是女巫,自然要謹慎對待,不過她的確在戰斗中出力甚多,如果沒有她的指令之術,那些身懷烈性雪粉的奴隸只怕根本不敢沖向信徒結成的嚴密防線。他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好了,不要為這種小事爭執,”嘉西亞打斷道,“別忘了我們來此的目的比起廣袤的生存之地,你連一顆石頭都無法忍受嗎?”
  “我只是隨口一說,”卡芭菈聳聳肩,“希望您能兌現您的承諾。”
  “當然,這是我們合作的基礎,”女王微微一笑。
  “接下來黑帆該怎么辦?”法瑞恩問。
  “下一步計劃待會兒再說,現在先讓我們看場好戲。”嘉西亞拍拍手,吩咐親衛道,“把她帶上來吧。”
  不一會兒,兩名披甲衛士壓著一名雙手反綁的女人走進圣殿。
  她年紀大約在三十歲左右,容貌普通,一頭褐發雜亂的散落在臉頰兩側,身上穿著金色的教會長袍。這種做工精致、用料講究的制式衣物一般只有赫爾梅斯的主教才能穿著,此刻,華麗的衣袍上已有幾處破損,周邊還沾著斑斑血跡。
  “這人是……主教?”
  “沒錯,”碧水女王翹起嘴角,“我已經找當地貴族確認過,她就是教會的三大主教之一,希瑟大人。”她把目光投向對方,“怎么樣,我說得沒錯吧?”
  “……”希瑟沒有回答,但法瑞恩能從她眼中看到濃濃的嘲諷和不屑。
  顯然,嘉西亞也感受到了這一點,她輕笑兩聲,“我也覺得你不會投降,所以本著仁慈的想法,我把你帶到圣殿里來,在此處送你回歸神國。你可以慢慢乞求神明的救贖,也可以向我乞求寬恕。我會一點點切下你的手指、四肢和五官,讓你充分體驗碧水港領民的痛苦和無助。”
  “然后呢?”女主教意外出聲道,“被教會的大軍碾成齏粉?還是說打算一輩子漂流在海上,永遠不靠岸?”
  “你無需操心這點,”嘉西亞示意親衛動手,“相比之下,教會的軍隊如今正在進攻狼心城,赫爾梅斯就像是座不設防的城市,這比我的命運要來得重要多了。我或許沒法踏上新圣城的土地,不過將高原下的舊圣城夷為廢墟還是能辦到的。你應該聽說過灰堡極南之角的冥河水,極易點燃,而且很難被撲滅。我這次可是帶了整整一船。”
  親衛拔出匕首,走近被按在地上的主教,干凈利落地切下她兩根手指。
  希瑟咬住牙關,沒有發出一聲痛呼。
  碧水女王踏上大廳主階梯,坐在寬大的王座上,用右手撐住下巴,露出饒有興致的表情。
  ……又是三根手指,此時對方的左手已變成了光禿禿的肉掌,希瑟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您非得這樣做嗎?”卡芭菈搖搖頭,“如果不是為了震懾敵人或者拷問情報,這樣純粹的折磨毫無必要。”
  “毫無必要?”嘉西亞笑出聲來,“這話你應該跟她說才對,知道那些落在教會手里的女巫會遭到他們怎樣的對待么?我猜你不會有興趣知道的。”
  “哈哈哈……”就在這時,失去十指的希瑟忽然大笑起來,“你根本不明白教會的偉大,也不會明白圣城所做的一切有多么重要。你們總是和愚昧相伴,卻對即將到來的毀滅茫然不知!赫爾梅斯會讓你見到,什么才叫真正的力量和教會作對的人,除了毀滅外,沒有第二種結局!”
  “是么……”嘉西亞翹起腿,微笑道,“那我拭目以待。”
  直到大主教死去,也沒有喊出一句求饒的話。但令法瑞恩感到意外的是,她亦沒有呼喊神名,寄希于神祗的救贖。最后希瑟由于失血過多、即將失去意識時,表情冷漠得可怕,不像是在遭受刑罰,反倒像是在觀望一場與她無關的鬧劇透過那雙眼睛,法瑞恩仿佛看到了自己已經注定的未來。
  這種感受讓他覺得莫名壓抑,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把她首級砍下來,掛在教堂門口,”確認主教死亡后,嘉西亞吩咐道。隨后她望向法瑞恩,“接下來我們可以談談下一步計劃了。”
  “是,陛下,”他強壓下心中翻涌的不適,“您打算進攻赫爾梅斯嗎?”
  “沒錯,不過不是全軍出動。”她攤開一張隨身攜帶的牛皮地圖,“黑帆艦隊上只留下最少量的水手和部分東境奴隸,操縱艦隊順著河流西進,前往舊圣城。而我們直接南下,越過永冬邊境,目的地是狼心城。”
  “狼……心?”法瑞恩怔了怔。
  “我和狼王沃爾夫達成了協議,”嘉西亞直言道,“如果能幫助他挫敗教會的進攻,他則會協助我占據永冬全境。如此一來,教會若不撤回軍隊,船上裝載的烈性雪粉和冥河水足以讓舊圣城陷入火海和新圣城不同,那是一座沒有城墻的城市,不召集足夠的人手,根本無法阻止奴隸們四面八方的襲擊。”
  “如果他們撤退的話,狼心城就能獲得喘息之機,并且兩國接壤,今后還可以攜手對抗教會!”
  “的確如此,”碧水女王點頭道,“而我們也能在永冬站住腳跟。”(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