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這是……怎么做到的?”雷霆不敢置信地張大了嘴。
  墻壁上多了數十個小孔,每個孔洞中放置著一塊發出純白光芒的石頭,不止如此,連天花板上邊緣也安置了一圈這種奇異的發光石,在柔和的光芒下,大廳每個細節都一覽無遺。
  灰燼還是第一次看到探險家露出這樣的表情,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愉悅,“你不知道嗎?女巫將力量注入魔石后,它就能激發出額外的能力。”
  “那這些呢?也是魔石嗎?”
  雷霆小心翼翼取出一塊發光石捧在手中,離開小孔后,它的光芒并沒有絲毫減弱。
  “我不知道,”提莉搖了搖頭,“這些石頭或許已在此地發光數百年之久了——假若遺跡真有那么長的歷史的話。之前它們都被隱藏在石板后,所以一直沒有被發現,而想要開啟這道特殊的機關,只有女巫才能做到。”
  “不是你讓它們亮起來的?”
  “并不是,它們自己就能發光,”提莉抓起一塊魔石舉到眼前,潔白的光芒映亮了她絕美的臉龐,“如果這是一個需要魔力維持的裝置,那么它就不可能如此輕易被拿下來,就像燭火無法輕易離開蠟燭一樣。目前來看,墻上的孔洞除了提供放置發光石外,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假若真如你所說的,它能自主發光,還可以持續亮上數百年,那么價值簡直無法估量,”雷霆嘖嘖稱奇道,“要知道永冬王國出產的雪晶石,拳頭大小的一塊就能賣上數百枚金龍,亮度還不及它的一半。”
  水手們一聽到如此驚人的價格,望向那些石頭的眼神頓時變了。
  “按我們之前說好的,你可以拿走一半,”提莉不置可否道,或者說她的關注點完全不在這里。有了充足的光線,她可以更仔細地探索這間大廳。灰燼不忍心看她一塊塊手撕海藻,干脆掄起大劍,像割草一般將墻上的依附植物盡數掃下,很快,第二塊隱藏在墻內的魔石也被發現了。
  提莉按照同樣的方法,對其注入魔力。伴隨著清脆的金屬撞擊聲,眾人驚訝地看到,提莉頭頂上方一塊巨大石板傾斜著降下,兩旁拉有數根繃jin 的銅繩,內側竟是開鑿好的階梯。最終石板一端緩緩墜地,另一端通往天花頂部,灰燼抬頭望去,只見一扇橫置的金屬門擋在了通道盡頭。
  “提莉,”見五王女一個人毫不猶豫地走上石梯,灰燼忍不住開口道,“讓我先來吧。”
  “沒關系,這里并不是什么……藏寶之地,”她爬到石梯頂端,握住門旁一塊凸起的魔石,金屬門很快應聲而開。
  見到提莉鉆進門里,消失在天花板內,灰燼也別無他法,只好jin 跟而上,同時將巨劍握在了手中。
  穿過頂板,灰燼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只見天花之上是一間比大廳小上許多的房間,墻壁里同樣嵌有發光石——更令她感到驚訝的是,此處幾乎沒有被水浸泡過的痕跡。
  木桌、椅子、書架、柜子……一切擺設都完好無損,上面鋪滿了厚厚的灰塵,甚至還能看到殘破的蜘蛛網。書架上整整齊齊擺放著一排書籍,全被塵埃染成了灰色。桌子上除了攤開的書本外,還放有杯子、水壺和筆架,鵝毛筆只剩下一孤零零根桿子,而墨水早已干涸。比起***滿是藻類和貝殼的大廳來說簡直像是兩個世界。
  雷霆第三個爬了上來,環顧四周后倒吸了口涼氣,“這里是……”
  “被遺棄的居所,”提莉端起桌上攤開的書本,輕輕拍掉上面的灰塵,一頁頁翻看,“有人曾在這里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
  “上面寫了些什么?”
  “看不明白,”她搖搖頭,將書本攤開展示給兩人,“都是些從未見過的文字。”
  “書架上的似乎也一樣,”灰燼用手指擦拭掉書脊上的灰塵,那些文字就像奇怪的波浪線,完全讀不出意思。
  “我們可以拿回去慢慢研究,”提莉笑道,“按約定,書籍和魔石都歸我所有。”
  “當然,”雷霆**胡子,“不過當你有所發現時,希望能向我分享這個古老的故事。”
  “沒問題。”
  ……
  三個人在二層房間里仔細搜尋了一圈,很快將大致情況*了個遍。
  他們并沒有找到新的魔石,反倒在房間另一頭發現了一個造型奇怪的玩意兒——它乍看上去就像是根粗壯的金屬管,一端沒入石墻內,另一頭逐節縮小,最終只剩下手腕粗細,末端嵌有一塊玻璃鏡片。
  “這是什么?”灰燼敲了敲管身,內部傳來一連串清脆的回音——顯然管子中間是空心的。
  “有點像航海用的瞭望鏡,說不定居住在這里的人常用它來觀察外界的情況,”雷霆將眼睛湊到鏡片旁看了一會兒,“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應該是壞了。”
  “不一定,”提莉指了指金屬管背后的墻壁,“看這兒。”
  灰燼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墻上嵌有一塊帶把手的銅板,把手下方還留有一處小孔,似乎是供鑰匙插入的地方。五王女走過去試著拉動把手,銅板紋絲不動,“它被鎖住了。”
  “我來吧,”灰燼握住把手,用力一拉,整個銅板頓時從墻上脫落下來。
  “哈,看來你猜對了,”雷霆鼓掌道,“又是一個魔石機關。”
  一根巨大的魔石卡在銅板后的凹槽之中,和前兩塊不同,它的體積看上去要大得多,顏色也偏向于紫色。
  “要激活它嗎?”灰燼問。
  “嗯,”提莉毫不猶豫地點點頭,雙手握住石頭,不過這一次久久不見動靜。
  “怎么回事?”
  “它……太大了,”她的額頭上已經浮現了汗珠,“我感到它在源源不斷的吸取魔力,似乎它背后的機關十分龐大。”
  “要不算了,”灰燼皺眉道。她知道一旦魔力耗盡,女巫很可能會直接陷入昏迷,在這樣危險的地方耗費全部魔力顯然不是個好選擇。
  “不,它就快好了,我能感受得到。”提莉話音未落,一陣巨大的聲響從墻內傳來,像是連綿不斷的雷鳴,接著整個房間都震動起來。
  “這是……地震?”雷鳴扶住金屬管,以防自己摔倒,灰燼則第一時間抓住了提莉,將她抱入懷中。灰塵撲簌而下,三人忍不住咳嗽起來。
  這樣的震動持續了近一刻鐘,才逐漸恢復平靜。
  莫麗爾從樓梯口探出頭來,“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一個新機關,”灰燼撇撇嘴,“***還好吧?”
  “大家都嚇壞了,還有幾處頂板發生了墜落,還好我用魔力仆役罩住了他們。”小姑娘走到身邊,“提莉大人,你在看什么?”
  意外的是,提莉沒有回答她,眼睛一直貼著金屬管末端,過了許久才長長吐出口氣,“簡直不可思議……”
  灰燼好奇地將眼睛湊過去,接著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瞭望鏡”另一端浮現出一塊廣袤的土地,土地邊緣如同懸崖,一眼看不到底。而懸崖中央豎立著一座巨大無比的石頭拱門,門內深邃且黑暗,如同一張擇人而噬的巨嘴。(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