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商船隊順著赤水河支流北上,經過銀光城后,駛入了通向王都的大運河。
  塔薩記得曾在《灰堡編年史》上看過,兩百年前這里還是一片荒地。為了將附近礦山開采出來的銀礦運回王都,溫布頓一世召集石匠會和近萬雜工,費時二十年開鑿出這條連接王都和銀礦山的運河,而銀礦山周邊也逐漸形成了一座城市,后來被先王命名為銀光城。
  不過此時展現在他眼前的景象很難和兩百年前的荒地聯系在一起,運河兩岸都是茂密的農田,再遠一點,則是連成片的村莊。這讓他不禁想起了邊陲鎮的王國大道,等到那條路修好時,恐怕絕境山腳下也會變得人煙密集吧。
  “聽說你以前就是王都人?”一位女子的聲音從身后響起。
  塔薩轉過頭,發現正是商隊的主人瑪格麗,他點點頭,“在成為王宮侍衛前,我一直住在內城區。”
  “重返故地的感覺如何?”
  “老實說,還好,”他說,“如果不是殿下的安排,我寧愿待在邊陲鎮。王都雖然繁華,卻讓人有種呼吸不暢的感覺。”對于底層貴族來說更是如此,塔薩想。
  “是嗎?”瑪格麗笑了笑,“你對羅蘭.殿下了解多少?”
  “怎么了?”這個問題讓他心里微微一凜。
  “我覺得他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明明在王都時風評極差,你應該也聽過不少關于他的傳聞,可是在邊陲鎮……完全不像是傳言里所說的那樣,無論行為還是想法都讓人捉*不透,”她頓了頓,“如果說蒸汽機只是他博學多才的證明,可為什么連他訓練出來的戰士都如此與眾不同?”
  塔薩瞄了眼那些坐在甲板上的第一軍士兵考慮到在王都附近活動應當盡可能隱蔽,他們沒有配備火*,也沒有穿著統一的軍裝,而是換成了各式各樣的皮甲,身后背著一桿木*,看起來像是商隊的護衛隊。他們絕大部分是第一次遠離西境,盡管頗為好奇的四處張望,議論紛紛,但沒有一個人脫下鞋子,或是放下武器。
  反觀商隊的雇傭兵,他們不少人為了躲避陽光,已經鉆進船艙,留在甲板上的三四人則脫下鞋子,將礙手的武器解下來放到一旁,平躺在陰涼處。
  “我也不大清楚,”塔薩無奈地攤手道。并非他想隱瞞,而是的確不知道自從四王子到了邊陲鎮之后就和以前變得大不相同了,“大概殿下以前一直在偽裝自己吧。”
  “是……這樣嗎?”瑪格麗對這個答案不置可否,她沉默了片刻,忽然伸出手指向前方,“看,那是王都的城墻,我們快到了。”
  視野盡頭處出現了一片朦朧的青灰色,光是站在這里,都能感受到城墻的宏偉這是石匠會被解散前最杰出的作品,無論是高度還是厚度在灰堡都是首屈一指,聽說城墻內部甚至留有房間和通道,可以容納近千名士兵休息,從而實現無間隔巡邏和快速支援。
  當城墻清晰的呈現在塔薩眼前時,逃民的身影也隨之進入了他的視野。
  大批平民聚集在王都郊區外,他們沿著城墻搭起了簡易的棚子,棚子前的火坑里冒著白煙,似乎正在熬煮麥粥。就目前來看,這些人尚未斷糧,氣色也還不錯。不過王都的救濟糧食肯定不會無休止的發放下去,當貴族們挑選完合適的勞動力,就會派兵驅趕這些人離開了。
  “你打算怎么做?”瑪格麗好奇道,“派殿下的士兵前去宣傳拉人嗎?”
  “不,那樣效率低不說,而且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塔薩搖頭道,“想要在王都辦事,要么買通官員,要么雇傭老鼠,你應該對此深有體會。”
  “的確,”她笑了起來,“我本想提醒你兩句,看來是不必要了。那么,如果有金錢上的需要,盡管來找我。”瑪格麗遞給他一塊牌子,“只要亮出這個,商鋪管理者就會立刻聯系我。當然,百枚以下的金龍可以直接憑它支取。”
  “謝謝。”塔薩接過令牌那是一塊深紅色的石頭,渾身剔透,末端刻著一行從未見過的文字。
  “不用客氣,”她輕笑道,“這些錢殿下都會連同利息一起償還給我的。”
  抵達運河碼頭后,塔薩讓第一軍士兵留在郊外等候消息,盡可能避開王城巡邏隊的視線,自己則與商隊一同進城。經過城門時,他注意到守衛的檢查嚴格了許多,顯然不想讓東境的逃民混入城中。
  進入城內,最先映入他眼中的便是一排高聳的絞架。
  上面吊著四名雙手被反綁的女子,在烈日暴曬下發出陣陣惡臭,這場面讓塔薩頓時皺起了眉頭。
  “提費科在城里大肆搜捕女巫,她們都是被抓到的不幸者,”瑪格麗嘆了口氣,“不過這么說也不準確,有的女巫不過是貴族玩膩了,正好趁此機會脫手。很難說到底是繼續被囚禁在不見光的暗室里好,還是像這樣早日擺脫痛苦比較好……不管怎么說,希望她們能獲得安息。”
  在邊陲鎮的半年時間里,塔薩已經認識到女巫并非像教會宣傳的那樣罪不可恕,她們除了擁有稀奇古怪的能力外,和常人沒有什么區別。絞架上的女子從身形判斷,最小的可能才十四五歲,這使他心里感到了一絲憋悶,那種喘不過氣的感覺又回來了。
  王都外城區和半年前變化不大,除了正對著城門的主道是青石路面外,其他岔路和小巷都是泥巴地。盛夏的陽光使地面泛起條條裂紋,只要有馬車經過,便會揚起一陣黃塵。很難想象,王國的都城,竟然在市政建設上輸給了西境之外的一個荒僻小鎮。
  越過兩條街道后,商隊一行人前往市場區,塔薩與瑪格麗揮手告別,孤身拐入一條小巷之中。
  他熟門熟路地來到“地下號手”酒館門口,徑直推門走入。
  “嘿!這里晚上才營業!”有人喊道。
  塔薩不理不睬,直接走到吧臺前,對著埋頭擦拭酒杯的壯漢沉聲道:“還記得我嗎?”
  “你是哪個石頭縫里蹦出來螞蚱,沒聽到酒館晚上才開張嗎?”他不耐煩地放下酒杯,陰沉著臉抬起頭,而整理桌椅的兩名酒侍也圍了過來,“現在我數三聲塔、塔薩大人?”
  “是我,”塔薩往一旁吐了口唾沫,“我有樁好生意要交給你們。”(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