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莉莉用毛巾裹著濕漉漉的頭發,回到房間。
  雖然之前曾指責王子過于追求享樂,但不得不說,浴室這種東西真是……棒極了。在花灑下享受冰涼的井水沖在身上,將炎炎烈日帶來的悶熱和黏糊感一掃而空,身體在忙碌了一天后仿佛重獲新生。
  不過暢快地淋浴完后,她感到了一絲心虛。那天一時沒忍住就逞了口舌之快,是不是該給殿下道個歉?
  “叛徒!”
  “啥?”莉莉撩起粘在額前的發絲。
  “你明明說根本不相信小球理論,現在卻率先進化出了新能力,”謎月跪坐在床上,上身直立,伸手指著她,“你是個大騙子!”
  莉莉翻了個白眼,“我現在也沒信啊,萬物都是由小球構成……怎么可能嘛。”
  “可夜鶯姐說你的魔力凝聚了。”
  “跟小球無關,”她聳聳肩,爬上床將謎月的手按下,“殿下說,進化并不是非得接受小球理論才行,只要能夠深度了解自己的能力,一樣可以讓魔力發生質變。”
  “真的?”謎月噘嘴道。
  “反正他是這么說的。”
  謎月在共助會時就不受重視,導致她一向缺乏自信,莉莉想。和自己不同,食物保鮮對于糧食jin 缺的共助會來說是十分重要的能力。而她也能理解對方的感覺,因為來到邊陲鎮后,自己的能力就成了雞肋,完全派不上用場。她也曾害怕會不會被踢出小鎮,然而結果卻與她的擔心截然相反,王子殿下雖然沒有派給她額外的任務,對她的態度卻和其他女巫并無多大區別。
  可能這也是謎月一改之前拘謹自卑,變得越來越膽大的原因,她的畏畏縮縮大半是因為哈卡拉從未對她正眼相看過,甚至禁止她在營地里使用能力。
  “那……”謎月皺眉道,“我要怎么才可以了解自己的能力啊?殿下說磁場看不見、*不著,顯微鏡也沒有用啊。”
  “別問我,我也不懂,”莉莉打了個哈欠,“事實上我只知道自己的能力長啥樣,殿下說的那些細胞啦、細菌啦、真菌啦……我根本聽不明白。他還說要寫一本教材給我,”她無奈道,“饒了我吧,我連字都沒識全呢。”
  “我也想要變得更厲害,”謎月在床上翻滾道,“我也想為殿下做更多的事啊!”
  莉莉嘆了口氣,明明年紀比自己大,表現得卻比自己還低齡,真是的……“你去問安娜姐吧。”
  “問她?”翻滾頓時停止。
  “對啊,你不是怕耽誤殿下的時間么,那就向安娜姐請教好了。”莉莉說道,“整個小鎮除了羅蘭殿下外,也只有她懂得最多了。”
  “可是安娜也很忙啊,聽說現在小鎮的機器全是她制造的,”謎月猶豫道。
  “所以你可以找空閑的時間請教她,比如晚餐后,比如請她幫忙加熱洗澡水,又或者干脆邀請她一起泡澡,不就有大把時間能問了嗎?”小姑娘出謀劃策道。
  “你說的……好像挺有道理,”她眼睛亮了起來。
  “那就睡覺,明天還得早起呢。”莉莉解開頭上的毛巾,最后擦了兩把,一頭倒在枕頭上。“你去吹蠟燭。”
  “唔,好吧。”她爬到床尾,吹滅燭火,“晚安。”
  ……
  隔天莉莉沒有像往常那樣,前往廚房或小麥倉庫練習能力,而是坐到桌前,開始學著使用顯微鏡。
  這是殿下布置的新任務在教材到來之前,充分認識各種細胞、真菌的種類和形狀,并記錄下它們的不同之處。不會寫字沒關系,用畫的就好。
  而且聽殿下說,安娜還在試制放大倍率更高的顯微鏡,如果能達到四百倍的放大效果,她就能看到更細小的微生物細菌。
  今后的練習內容自然也不再是保鮮,而是嘗試將母體和復制體用途多樣化。對于這一點莉莉覺得有些難以理解,還好殿下提出了幾個練習方向,比如命令它們模擬成單一菌體的模樣,或者用意識指使它們破壞或改良細胞。當然這些必須建立在對各類細微生命體充分的認知上,莉莉雖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那一步,但總得去試試。
  更何況,探索未知世界本身就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待到晚上時,謎月一臉沮喪的回來了。
  “怎么?”她好奇地問,“安娜姐有說什么嗎?”
  “她說了很多,”謎月撲倒在床上,“可我一句都聽不懂。她說磁場無處不在,指北針能指明方向就是因為我們處在一個巨大的磁場中,這是不是說明我的能力根本沒啥用處啊。更別提磁場的原理了,什么運動帶電小球與磁力相互依存,磁場還能產生**……果然不理解小球理論就無法進步嗎?”她低聲嘟囔道,“你說,我是不是太笨了?”
  “有點。”莉莉扶額道。
  “叛徒!”
  ……
  女巫聯盟中又一名姐妹獲得了新能力,這讓溫蒂感到十分開心。
  而且莉莉的進化讓其他女巫學習熱情高漲,今天晚上的課程結束后,還有人不斷纏著書卷提問,就連麥茜聽到學習能增長自身能力后,都老老實實地蹲在吊燈上聽講了。
  只有一個人除外。
  她捧著《自然科學理論基礎》回到房間時,夜鶯正趴在桌前,專心整理著什么。
  溫蒂知道,那肯定跟學習無關。
  “你在干嗎?”她問。
  “分魚干片,要吃嗎?”夜鶯叼著一塊魚干,含糊不清地道,“剛從廚房里拿來的。”
  “這么多?”溫蒂驚訝地看著桌上堆起來的金黃色烤魚干,濃郁的蜜香味撲鼻而來。
  “嗯,廚師見我天天都來,干脆把剩下的全部烤了,反正這東西能放很久。”她取出一個小布袋,將一把吃食裝入其中。而桌邊還擺著五六個同樣的布袋,每個都塞得鼓鼓的。
  溫蒂頓時明白了她正在做的事這是在預備干糧。每當共助會準備離開城鎮時,就必須將干糧按量分好,裝入隨身攜帶的布袋中。一路上無論多么饑餓,都只能吃下規定的分量,以免食物不夠用。自從來到邊陲鎮后,有了穩定的三餐供應加上經常舉辦的下午茶,便再也沒有姐妹們這么干過。
  當然,對夜鶯而言,與其說是預備干糧,倒不如說在預備零食要更為恰當一些。
  “你不看書嗎?”
  “反正看不明白,光是聽到那些理論和定理就頭昏腦漲了,”夜鶯咽下魚干,笑道,“而且我的能力也夠用了,進不進化沒什么關系。”
  原來如此。
  比起之前的她來說,此刻夜鶯的眼睛閃閃發光,沒有勉強和躊躇,只有無比的自然。迷茫的人不可能露出這樣的神情,溫蒂想,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目標。
  當夜鶯一旦明白了自己要走的路,堅定的一面便會展現出來,脫離貴族家庭時是這樣,直面哈卡拉時是這樣,現在也同樣如此。
  但溫蒂沒有詢問,因為她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親眼看到答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