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擊退提費科的部隊后,小鎮又恢復了平靜。
  羅蘭從市政廳教育部挑選出三人,再加兩名教師組成團隊,帶著索羅婭復印的書籍前往長歌要塞。不管能取得多大效果,他總算在同化要塞上走出了第一步。
  培羅雖然不善于指揮戰斗,但在行政上確實表現優異,短短一周內,兩千名應招的修路雜工就在騎士的護送下陸陸續續來到小鎮。如果不是第二批十組爐窯投入生產,羅蘭還不敢下定決心在兩地之間建立起一條硬質道路,現在,他終于有機會揮霍一把了。
  這條道路被羅蘭命名為王國大道,由建設部長卡爾全權負責,其構造和小鎮街道完全一樣,都是水泥穩定碎石層,在沒有重車的年代,這樣的路面已足夠承擔運輸任務。而且排水性能良好,以后還可以視情況增鋪瀝青或混凝土。
  建設材料上,四座蒸汽機驅動的碾磨機取代了人力,進行石料的破碎工作,每天都能生產出幾十噸碎石料。運輸能力的薄弱限制了產量進一步升高,這么多石塊需要百余人用馬車搬上一天才能送到工地,若是后世的馬路霸主渣土車,只需一車就能運完。
  爐窯區除了四座維持黏土磚燒制外,其余鼓風爐都已投入了水泥粉的生產中,經過多次成分試驗以及礦山供應的鐵粉,如今小鎮生產的水泥無論是質量還是安定性,都遠超過最初的那批制品。
  但是大隊人馬運送碎石和水泥粉也給小鎮帶來了不少負面影響,最嚴重的便是揚塵問題。待到下午時,只有稍微刮起點風,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灰塵漫天飄揚,街道也變成了淺黃色。盡管大多數鎮民都不介意這樣的情況,可對羅蘭來說,沒有什么比在炎熱的夏天還得jin 閉門窗更糟糕的事了。
  于是運載水泥和碎石的馬車上很快加裝了蓋板,減少運送過程中的散落。同時在葉子的能力促進下,小鎮短短幾天內便被樹蔭覆蓋,一顆顆枝繁葉茂的梧桐樹沿著街道對稱排開,放眼望去顯得綠意盎然。加上羅蘭號召全體領民主動灑水降塵,這一問題很快得到了改善。
  兩地之間的直線距離不到七十公里,不過考慮到修路時要避開絕境群山延伸出來的山腳,這條道路總長差不多在一百公里左右,預計工期一年。有了優質道路,一些交通工具也能派上用場了比如自行車和蒸汽車。
  在他的構想里,發展教育也好,修路也罷,都是將兩地連接在一起的措施,就像后世大力推行的城鎮一體化一樣。兩地之間的土地開發完畢后,長歌要塞和邊陲鎮將合并成一個龐大的城市。如果他能把南端那片丘陵也變成城市的一部分,再打通邊緣山脈,就連出海口都有了。
  當然,開拓如此多的土地需要更多的人口,而且為了應對將來可能爆發的戰爭,這座城市必須在農業自給自足的同時,還能為工業化生產提供大批工人。初步計算下,他大約需要引進十萬人,而灰堡最大的城市王都,也不過兩三萬人左右。
  羅蘭把目光瞄準了灰堡北方和南境,這兩塊地方都經歷了戰火,待到寒冬降臨,很可能會出現大批缺衣少食的難民。只需提供充饑的食物和溫暖的住所,就能將他們吸收進邊陲鎮。甚至永冬和狼心的難民,也在他的考慮之中。為此他還寫了一封信寄給商人瑪格麗,讓她幫忙打聽下這兩個國家的情況。
  ……
  將近期的發展方案寫下后,王子將紙張折好放入抽屜,伸了個懶腰,決定去安娜房間看看她的鏡片切得怎樣了。
  自從了解索羅婭的進化原因后,他就打算制作出能觀察到細胞結構的顯微鏡。
  如果能親眼觀察到奇妙的微觀世界,說不定會引發更多女巫進化出新能力,再不濟也能激起她們對學習的興趣。
  對于制作顯微鏡而言,兩塊用于放大目標的凸透鏡并不是難點,難點在于手工打磨的鏡片每一塊焦距各不相同,因此將目鏡和物鏡匹配起來是件精細活,需要反復調整兩塊鏡片的距離。
  他將凸透鏡成像原理簡單講述了一遍后,便交給安娜幾塊質地極佳的水晶,讓她試著切割鏡片并測量出它們的焦距。現在已過去三天,安娜現在做到了什么程度,羅蘭心中充滿好奇。
  走到安娜房間門口,夜鶯沖他笑了笑,背靠墻壁站著,似乎是在表明自己不會跟進去自從她減少隱身時間后,羅蘭也不用再去猜測對方的行蹤,與安娜獨處的時候,夜鶯總是會選擇站在較遠的位置。
  推開門,安娜正坐在桌前擺弄著一根金屬管。
  “怎么樣?”他走上前問道。
  話剛問出口,羅蘭便愣住了,只見桌上擺著幾架看起來像是顯微鏡的儀器,跟自己隨手所畫的示意圖竟十分接近。
  “按你給我的圖紙做了幾個試制品,的確能看到許多平時難以發現的細節,”她仰起頭,細長的劉海向一側滑下,“我用它觀察了紙面、樹葉和積水,發現它們和平日里的模樣大不相同。”自從經歷熱氣球之旅后,安娜在兩人獨處時已不再使用敬語,這也讓他感到十分輕松。
  “你是怎么做出來的,”羅蘭驚訝道,“那張示意圖只是一個大致輪廓而已。”
  “輪廓已經足夠了,”安娜笑道,“你看,只要將目鏡和物鏡固定在合適的距離內,就能起到放大作用,再用鐵管將它們固定住,顯微鏡的主體便完成了。我測試鏡片放大效果的時候發現,物鏡和觀察目標必須保持在一個特定距離內才能看到清晰的圖像,手一抖便會模糊不清。從你的示意圖也能看出來,需要一個架子將鏡筒固定住,下方承載目標的臺子可以上下移動,來獲得最佳物距。”她頓了頓,“示意圖最底下的這塊片狀物比較難理解,你能告訴它是做什么用的嗎?”
  羅蘭掃了圖紙一眼,發現是自己失誤了那是一塊反光鏡,用于增加透過目標的光線,而這個時代還水銀鏡還沒有被發明,一般貴族仍用銅鏡或鐵鏡整理儀容,皇宮里則是在玻璃背后貼上銀片,來獲得更好的反射效果。即使沒有這塊鏡子,只要陽光充足,顯微鏡也能夠使用。
  他詳細解釋了一遍后,不禁感慨安娜驚人的領悟力,光是根據粗略的輪廓圖,就制作出了接近完全體的成品,換作自己絕沒可能做到這一點。
  看著對方低頭檢測新鏡筒時露出的白皙頸脖,羅蘭忍不住湊上前,想要親吻上去,卻被她用手按在臉上,輕輕推開了,“待會,殿下,我正在忙呢。”
  “唔……好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