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推開密談室厚重的木門,一股安息草的淡香味迎面撲來,梅恩大主教很喜歡這種參雜了草藥和香料的蠟燭,特別是在沒有窗戶的密閉空間中,它散發出來的味道能讓他感到心神寧靜。
  密室不大,只能擺放下一張圓桌和四把椅子,其他兩位大主教已經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而正對著木門的首座依然空無一人。教皇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差不多快半年沒有出現在眾人面前了。自己只有在遇上難以解決的棘手問題時,才會前往赫爾梅斯機關的樞秘區,親自向教皇尋求答案。
  “都到齊了的話,我們就開始吧。”梅恩插上門栓,坐在兩人中間,“泰弗倫大人,永冬王國的秩序維持得如何?”
  “除了王都的貴族外,其他地方反抗者甚微,平民甚至歡迎我們接管王國。”泰弗倫*著胡子道,“當然,那些抱著過去輝煌不放,執迷不悟到底的貴族,都會被一一鏟除。”
  “真好,”希瑟舔了舔**,“如果交給我來審判的話,人民會更深刻地認識到他們丑陋骯臟的一面,可惜我在這里還有許多事要忙,去不了永冬王城了。”
  梅恩直接忽略她的話,對泰弗倫說道:“那些空出來的位置,我們的人要盡快填上。教會為此培養了大批人才,現在正是使用的時刻。永冬本是受教會影響力最大的王國,引起的波瀾越小,我們就能越早空出手來對付狼心和晨曦。”
  “這個是自然。”
  “那些投靠教會的墻頭草——我是說貴族,該怎么辦?”希瑟問,“教會之所以能吸引到如此多優秀的信徒,在于我們不問血統,只看能力。貿然接受那幫蠢貨的話,可是會動搖教會根基的。我的建議是……”她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先放著不管,等王國局勢穩定后,再跟他們挑明,這樣可以減少變革的阻力。”關于這一點,梅恩特意請教過教皇,“教會可以提供與他們爵位相等的職權,但不得繼承給后代。別忘了我們終究是要消滅王權的,不必急于一時,希瑟大人。”
  希瑟出生貧寒,在被教會收留前,飽受饑餓和流浪之苦。但憑著天生的敏銳心思和過人的判斷力,她硬是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梅恩很能理解她對貴族的厭惡,不過這種時候還是要以大局為重。
  “灰堡那邊的情況如何?”他問。
  “情報上說,新王提費科在遭受失敗后沒有返回王都,而是直接去了東境。”泰弗倫回答道。
  “聰明的選擇,”希瑟打了個響指,“拉著弗蘭公爵去挑戰碧水女王,公爵死掉后立刻去東境瓜分他的領地來穩定軍心,順便拉攏其他貴族,嘖嘖……王室里也不全都是傻瓜嘛。”
  “如此一來我們也能省不少心,讓灰堡王都教堂的大祭司聯系他吧,想必在這種困境之下,他不會拒絕教會拋出的魚餌,碧水港的藥物供給量再減少三成,平衡下兩者之間的實力。這點交給你了,泰弗倫大人。”梅恩安排道,“只要再過兩年,整個灰堡將無可用之兵。”
  “放心吧,”泰弗倫點點頭,“不過……灰堡西邊的長歌要塞出了點問題。”
  “什么問題?”
  “四王子羅蘭在擊敗萊恩公爵后,又返回了邊陲鎮。泰羅親自發出的邀請也沒有得到回應,難道他真無意于爭奪王位?”
  “嗯……你怎么看?”梅恩望向希瑟。
  后者聳肩道:“還能怎么看……起初有關他的傳言是什么來著?不學無術、性格惡劣、無能、貪婪。我想這樣的人怎么都不可能攻下長歌要塞吧?所以答案很簡單,他欺騙了所有人,無論是貴族,還是我們。”
  “你的意思是……”梅恩皺起了眉頭。
  “我們的爭王令選錯了角色,梅恩大人,”她冷笑一聲,“他才是應該站上舞臺的那位,而不是三王女嘉西亞。”
  “擊敗一位公爵確實證明他能力卓絕,可是一個人的天賦就算再高,沒有足夠的資源供他施展也是毫無意義。”泰弗倫搖頭道,“既然他選擇回到那塊荒僻之地,就意味著放棄了插手灰堡局勢的可能,自然也不會對我們的計劃造成任何威脅。”
  “沒錯,理論上是如此。不過結合這一條情報看就很有意思了,”希瑟丟出一張小紙條,“我私人的情報。”
  梅恩攤開紙條,快速掃過內容,“女巫?”
  “嗯哼,一個稱自己為共助會的女巫組織,宣稱在邊陲鎮站穩了腳跟,并號召其他姐妹們前往。雖然都是些捕風捉影的小道消息,本不應該放在這里來談,但我們都知道,共助會這個名字并非虛構,自從在東境森林遭到審判軍圍獵后,她們便一路向西逃串,最終消失于長歌要塞以西。而邊陲鎮恰好在灰堡西境之外,絕境群山腳下。兩位大人,這會不會有點太過巧合了?”
  共助會……梅恩對這個名字還有點印象,一路被審判軍圍追堵截,損失了不少人員后仍堅持朝絕境山脈方向移動。拷問被抓獲的女巫得知,她們似乎想要在蠻荒地中尋找圣山。這是自尋死路之舉,因此他并沒有在此事上投入更多精力。類似的女巫組織在狼心和晨曦王國里還有幾個,潛伏于城市之中遠比趕去蠻荒地送死更具威脅。
  “你是說,這位王子和女巫組織勾搭上了?”看完消息的泰弗倫臉色陰沉下來。
  “或許有,又或許沒有。”希瑟翹起嘴角,“我只是做一個簡單的推測罷了。女巫最害怕什么?「暴露自己」。顯然,用共助會這個名號更容易引起教會的關注,但她們仍然在地下消息中使用了這個名號,為什么?”
  “因為對于我們而言,這是個熟悉的名字,”梅恩平靜地說道,“對于其他女巫來說,同樣如此。”
  “滿分!”希瑟拍了兩下手掌,“這樣做可以有效降低野女巫的戒心,說不定真會有人被這條消息吸引,動身前往邊陲鎮一探虛實。很難想象,沒有領主的庇護,她們敢玩這么一手。我們常說,兩害相權取其輕。顯然對方已經認為,招不到女巫的后果比被暴露的后果更嚴重……”說到這兒她語氣變得陰森起來,“我怎么覺得,我們被小看了啊。”
  “這根本不是小不小看的問題,”泰弗倫惱火道,“女巫一旦有了定居之所,可以毫無顧慮地施展能力,很可能就會發現所謂的邪魔噬體是可以避免的。我們必須對任何定居的女巫進行圍剿也是這個原因,只有*迫她們不停地躲藏、奔波和流亡,這個秘密才能維持下去。”
  梅恩知道對方說得沒錯,女巫本身對教會構不成什么威脅,可作為一個群體,一旦擺脫自己是「邪惡者」的身份,便會對教會的宣傳口徑造成極大影響,甚至動搖教會統治的根基。
  他發現自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遇到這種事情理應出動大批審判軍進行圍剿,可邊陲鎮離赫爾梅斯實在太遠,教會大軍又即將發動對狼心王國的攻擊,很難抽出人手去剿滅這個偏僻小鎮。加上這個關鍵節點,派出大批人馬進入灰堡,勢必會引起灰堡和其它兩國的警惕,可能會對后續的吞并計劃造成影響。
  再三思考后,他做出了決定。
  “我會派出一支由十名審判軍和一名神官組成的使者團前往邊陲鎮,在泰羅大祭司的協助下調查此事。若共助會的行為和領主無關,這支使者團便能自行消滅女巫。”
  “若有關呢?”希瑟問。
  神罰軍不能由除自己和少數幾位親信以外的人帶領,這是教皇親口定下的規矩。想到這里,梅恩一字一句說道:“將消息傳回圣城,我會親自帶領神罰軍前往。”(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