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這半個月來碧水港就跟過節一樣,即使站在領主高塔頂端的露臺上,法瑞恩也能感受到城中高漲的氣氛。
  從雄鷹城搬來的物資和人口大大擴充了這座海港城市的實力,劫掠者各個收獲頗豐,奴隸市場也跟著熱鬧起來。黑帆艦隊經歷這一連串戰斗后,不僅沒有多少損失,反而補進了大量奴隸充作水手,目前正在港邊火熱朝天的訓練中。幾天后,他們將前往峽灣航線,開始今年的第一次劫掠。
  女王陛下也適時頒布了奴隸開拓法令,只要這些從雄鷹城擄來的奴隸能在掠奪中抓獲新的人丁作為替代,他們就能從奴隸一舉躍升為碧水港領民。想必有了這樣激勵人心的法令,那些淪為奴隸的雄鷹城居民亦會竭盡全力而戰。
  如今提費科大敗而歸,灰堡王國中再無可以阻擋碧水女王之人。只要假以時日,嘉西亞.溫布頓必然會成為灰堡的主人。法瑞恩這樣想著,可為什么女王臉上并沒有多少高興的神色,反倒眉宇間有一絲久久不散的陰霾?
  “陛下,砂巖氏族和黑骨氏族的族長求見。”門外傳來侍衛的聲音。
  法瑞恩望了陛下一眼,見后者沒有任何表示,便喊道:“帶他們進來。”
  陛下無論是休息、召開會議還是接見拜會她的人,都喜歡在這座高塔頂端進行。只要天氣合適,露臺是嘉西亞待得時間最長的地方。大多數人不適應站在半空中,迎著略帶腥味的海風論事。沙民也不例外。
  砂巖氏族的族長是一名身材嬌小的女性,也是族里的神女。法瑞恩初次聽到這個介紹時在心底嗤之以鼻,什么神女,不過就是位墮落的女巫罷了。黑骨氏族的族長則長得高頭大馬,臉上布滿傷疤,手臂足有一般人大腿粗。每次會見時,都會有三到四名侍衛圍在他身邊,以防他對女王陛下圖謀不軌。
  踏上露臺的那一刻,兩位族長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毛,但他們很快收斂神情,畢恭畢敬地向碧水女王下跪道,“愿您的前方遍布綠洲,愿天上的群星照耀您的道路。”
  “起來吧,”嘉西亞背對護欄坐下,“怎么樣,新的住所還滿意嗎?”
  “一切都好,”神女卡芭菈搶先說道,“領地里有樹林有水源,比風沙遍地的鐵砂城要舒適多了。”
  “那樣就好。你們來這兒是為了何事?”
  “陛下,您上次給——”
  黑骨族長剛開口便被卡芭菈打斷了,“是這樣的,陛下。上次戰斗之后,很多勇士都出現了衰弱和萎靡的現象,只有定期服下新的藥丸才能獲得好轉,可我們手中的藥丸已經不多了。我來此是請您發放更多的藥丸給我們。”
  “我也是這個意思,”黑骨瞪了神女一眼,悶聲道。
  “這東西制作材料十分復雜,我現在也沒多少存余。放心,等到新一批藥丸制作出來后,我會盡快發給你們的。不過別忘了準備好金龍,如果不夠的話,用冥河水抵賬也行。”
  “陛下,恕我冒昧地問一句,”卡芭菈猶豫片刻,“不知下一批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制作出來呢?”
  “這一點我可不能告訴你,”嘉西亞捋了捋被海風吹亂的頭發,“有關藥丸的一切消息都是秘密,回去耐心等待吧。那些戰士也只不過是萎靡而已,多休息的話并無大礙。”
  親衛得到法瑞恩的暗示,走上前來圍住沙民,將還想多問兩句的卡芭菈和黑骨“帶”了下去。
  露臺房門關上后,嘉西亞輕輕嘆了口氣。
  法瑞恩很少聽到女王陛下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他主動問道:“陛下,您是覺得將南境邊線一帶的土地讓給沙民定居不妥嗎?假如他們有一日強大了……”
  “不,法瑞恩,”嘉西亞搖搖頭,“我從來沒有擔心過沙民,他們對碧水港造不成任何威脅。那塊土地中的湖泊正好在兩個氏族地盤的中央,而且上游從碧水港經過。只要我堵住一半河道,縮減的湖水便會讓他們先自相爭斗起來。我之所以挑選砂巖和黑骨的原因就在這里——他們的關系一向不怎么和睦。”
  “那您是在擔心藥丸問題?”
  嘉西亞沒有回答,就在這時,侍衛又敲門道:“陛下,教堂祭司迪卡爾求見。”
  “帶他進來,”女王立刻站了起來,臉色變得更為陰沉。
  “嘉西亞.溫布頓陛下,我代表圣城向您問安,”祭司登上露臺躬身道。
  “藥丸呢?為什么前面幾批都能正常送達,這幾批卻遲遲不到?”嘉西亞冷聲問道。
  “陛下息怒,我正是為此事而來,”迪卡爾抹了抹額頭的汗,“您要求購買五千顆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即使是赫爾梅斯全力制作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滿足您的**,這次我新帶回來一批——”
  “多少?”嘉西亞打斷道。
  “一千顆。”迪卡撫胸道,“后面的也會陸陸續續送來。”
  “而之前你們是如何承諾的?”她臉色稍微好看了點,“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藥丸在哪,我派人去取。”
  “就在教堂內,不知金龍……”
  “金龍我不會少你一枚,”嘉西亞走到迪卡面前,在他耳邊說道,“但若是后面的藥丸遲遲不到的話,你的頭顱將被掛在黑帆旗艦的撞角上,我想大主教不會為你掉一滴眼淚的。”
  祭司面色蒼白地告退后,她回到欄桿邊,瞭望遠方的海天線。海風托起她的灰色長發,如同艦隊桅桿上迎風飄揚的旗幟。
  “你說的沒錯,我是在擔心藥丸的問題。”嘉西亞的聲音仿佛很遙遠,“如果提費科再晚上兩個月,我的準備將更充分,屆時不依靠藥丸也能擊敗他的王都騎士團。可惜他來得太快了些。”
  “您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法瑞恩心想,還能有誰做得更好?從占據雄鷹城起她制定好了應對方案,命人帶走物資和居民,同時在城市里開挖(gou)渠,倒灌黑水。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用南境的荒僻之地換取沙民的支援,并讓服下藥丸的氏族武士從兩側夾擊騎士團,她的忠實擁護者為了抵擋最后那一波排山倒海地沖鋒,也毫不猶豫地吞下了秘藥。
  “教會提供的秘藥并不像我說的那樣,對生命無礙。如果遲遲得不到補充,服藥者會變得狂躁不安,接著在虛弱,痛苦和肢體萎縮中死去。沙民的死活我根本不在乎,但為我效力的領民應得到最好的回報。”她頓了頓,“法瑞恩,你帶人去取回藥丸,然后分發給那些英勇的戰士們。讓他們分開兩半吃,這樣可以維持得更久一點。”
  “謹遵您的意愿,陛下。”
  就在法瑞恩準備告退時,門外第三次響起了侍衛的喊聲,“殿下,有一封來自王都的密信。”
  “讀完再走吧。”她說。
  “是,”法瑞恩拿回密信,熟練地切開封印,取出信紙。這類密信大多都是潛伏于各地的眼線所發回的情報,沒有署名,也不會有收信人,內容通常盡可能簡潔明了。但當他看到第一句話時,整個人頓時呆立原地。
  ——「春二十二日,教會以永冬女王捷琳娜是暗藏多年的女巫為由,攻占了王國之都,并宣判接管永冬全境。」(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