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魔鬼越來越多,而我們越來越少。塔其拉圣城已經淪陷,我們四散奔逃。翻過大山,跨過河流,能離地獄之門多遠就逃多遠。但下一次,我們還能逃去哪里?」
  “你怎么看?”辦公室里,羅蘭合上幻化之書,向書卷問道。
  “如果那位騎士沒有記錯的話,這可真是不得了的巧合。”書卷沉吟片刻,“藏寶圖里的內容與古籍中記載的隨筆相吻合,可以說從側面證明了教會曾經在蠻荒之地深處修建過用于抵擋魔鬼的城市。而圖紙標示的地點,或許是他們修建的防衛塔、哨所、倉庫或別的什么設施。”
  “你的意思……它并不是真正的藏寶圖?”
  “當然,教會可不是山賊或者海盜,他們沒有必要把財寶藏起來,還留下一張圖紙方便后人。”
  羅蘭點點頭,“說得也是。那么……這其實是一張地圖?”
  “十有八九。雖然不清楚為什么教會沒有將這一段時期的歷史記載下來,但我想埋在東境森林里的遺跡肯定不止一處。”書卷分析道,“倘若這個地點標注的設施僅僅是座地上建筑,幾百年過去后很難再剩下什么。可如果它附帶有地下室一類的儲藏倉庫,很可能就是另一個地下遺跡。通過它,我們或許可以找到一些線索。”
  “什么線索?”
  “為什么教會要將魔鬼的存在隱瞞下來?為什么他們曾抵抗魔鬼,卻諱莫如深?”她頓了頓,聲音低沉了幾分,“還有……為什么他們要把女巫當作魔鬼來獵殺?”
  羅蘭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好,只好沉默片刻,才緩緩開口道,“可惜也不知道他畫得準不準確,聽他的說法,原圖工整得不像是手畫出來的一般。”
  “要不讓夜鶯去騎士的住宅轉一趟?”
  “不太妥當,”羅蘭否決道,“能把一張藏寶圖傳上幾百年的家族,儲藏室里可能布滿了神罰之石和陷阱。這件事以后再說吧,”他用手指比了比**形邊長,“反正這地方咱們現在也夠不著。若把北坡山腳的這點看作是礦區的話,六角星所在的位置至少離我們有五十公里,差不多是邊陲鎮到長歌要塞的距離了。除了閃電能一天之內抵達外,其他人都要步行兩到三天,途中遇上魔鬼怎么辦……我不希望你們有任何閃失。”
  “您可以先讓閃電從空中探查這塊林地,說不定能發現什么。”書卷提議道。
  “這倒是個可行的方案。”羅蘭站起身,“等她回來了,我會跟她說的。現在我要去一趟北坡礦山,你先準備下授課要用的教材吧,需要復制多份的話就找索羅婭,今天晚上還得繼續給她們上課呢。”
  羅蘭把自己讀小學時接受的啟蒙教學和四王子的宮廷教育方式相接合,一并灌輸給了書卷,包括分類記憶、音標讀寫和背誦詞組。有了這些,他相信對方會成為一個好老師。
  “是,殿下。”書卷行禮道。
  北坡礦區的燒制間后院如今比之前擴大了兩倍有余,地上還留有兩個挖出來未填上的孔洞,十二磅炮的炮胚就是在這里澆鑄完成。當羅蘭抵達后院時,安娜正在練習自己的新能力,桌上還擺著兩根看起來像是鋼管的制成品。
  他隨手拿起一根打量了下,鋼管通體渾圓,表面沒有氣孔的部位平整光滑,中間的圓洞和外壁一樣,對準陽光能看到呈直線狀的高光區。羅蘭用指甲卡了卡兩端的壁厚,發現基本一致。
  羅蘭贊嘆不已,“你是怎么做出這個的?”
  “您看,”安娜拿起一根剛削切出來的鋼棒,平放在手中,一道黑色的細線從端頭插入,直到完全貫穿棒身,接著圍繞中心旋轉一圈,開孔就完成了。
  驚人的能力,他想,用高熱的魔力線切割物體,同時精度可控,安娜足以憑一人之力,將小鎮的工業產品推至一個新高度。他按捺住興奮的心情,說道:“我們先來做一些基礎測試。”
  基礎測試包括能力范圍、能力強度和持續時間。
  夜鶯也從迷霧中現身,她負責對安娜體內的魔力變化情況進行觀察。
  結果表明,除了能力強度和持續時間有大幅提高外,黑焰作用范圍依然在五米之間,而且只有在三米內才能進行精確操控。
  同時,它依然屬于召喚型能力,神罰之石可以解除黑焰效果,或者當安娜命令黑焰進入神罰之石作用范圍內時,它也會驟然消失。
  看來除非進化到能直接使用魔力,不然是繞不過這道坎了。羅蘭想。
  不過安娜的新能力仍具有翻天覆地的意義,用黑焰來制作工業母機,再生產出各式機床,機械加工水平算是有了快速攀升的捷徑。
  然而工業化大生產始終不是一個人能完成的事。例如讓卡爾在北坡山邊修建的爐窯,目前已完成一座。投入使用后發現燒制黏土磚還行,燒水泥的話溫度始終不達標,以至于現在邊陲鎮所需的水泥仍然要靠安娜來生產——好在成年后,她即使不待在粉塵漫天的室內也能完成煅燒。
  羅蘭并不是沒有辦法解決爐溫上不去的難題,例如可以搭配蒸汽機進行鼓風來提高爐溫,再設置廢氣循環通道來提高對散失熱能的利用。可蒸汽機的生產同樣離不開安娜,從關鍵部件熔鑄到焊接,都得由她一手完成的。
  可以說目前邊陲鎮的工業產品都是建立在安娜的能力上,一旦她不在了,所謂的工業發展不過是鏡花水月。
  在邪魔之月時,羅蘭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應急,現在邪獸的威脅已不復存在,長歌要塞又提供了大量人口和資金,他自然要著手改變這樣的局面。
  ——「先從最基礎的做起。」
  他讓安娜切出一根兩指寬、厚度約一毫米的鋼片,再挑出之前制定的標準厘米長鐵尺,取一小段距離作為黑線的固定長度,反復排列,直至十段黑線大致和標準厘米長相等。接著讓黑線爬上鋼片,燒蝕出一道一道的豎痕。在黑線的把控下,每道豎痕之間的距離幾乎完全相等。
  羅蘭打算先從直尺開始,把各種測量工具都做出一批原始樣品來,同時統一度量衡。而這些標準單位也會被寫成規范和手冊,加入到即將展開的普及教育當中。(未完待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