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土撥鼠”科爾有些焦急地望著窗外。
  雖然這鬼地方一下起雪來就沒完,天空跟蓋著他奶奶幾年不洗的床單一樣,既邋遢又灰暗,他還是有別的辦法判斷時辰。
  那就是民兵隊的訓練。只要天氣允許,他們每天會在早晨雀時(8點)跑過鎮中心的廣場,邪魔之月來臨前這幫蠢貨就這么做了,現在竟仍在這么做。難道這幫人就不知道,冬天最重要的就是節約體力嗎?待到真正要逃命時,你們恐怕就得央求神明多賜予自己兩條腿了。不過多虧了這幫蠢貨,他才好確定大致的離開時間。
  沒錯,他要逃離這座著了魔的小鎮!盡管二王子殿下的命令是讓他一直潛伏在邊陲鎮,觀察四王子羅蘭.溫布頓的動向,并將情報傳回金穗城,但他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只怕再過半個月,自己就會連同此地的居民一起成為魔鬼的祭品。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自從入冬后,這里稀奇古怪的事就層出不窮,其他人或許還未察覺——這不奇怪,鎮民們大多是些沒見識的鄉巴佬,除了吃的東西,他們什么都不關心,甚至連神明都不放在眼里。但他不同,他是“土撥鼠”科爾!探聽消息,偷竊情報都是拿手絕活,所以提費科殿下才會找自己來干這種事。
  一夜之間破土而出的城墻,發出怪響還能擊倒邪獸的鐵棍,當然這些都比不上他最驚人的發現。
  堂堂王國四王子竟然在公開豢養女巫!
  上天仁慈,還有比這更夸張的事嗎?如果不是王子被魔鬼控制了,他根本想不出其他解釋!
  就算王子想拿女巫嘗嘗鮮,關在城堡里想怎么玩都可以,科爾也不是第一次聽說貴族私藏女巫了——這些可以肆意玩弄,死了都沒人理會的妖女很適合一些口味奇特的貴族,但公開出來就是另一碼事了。
  這可不是他的妄想,而是親眼所見!
  本著拿誰的錢就為誰辦事的原則,每天雪不大的話,科爾都會到城墻附近溜達,在那里能經常看到四王子的身影。本來他就奇怪,是什么讓這個無能的紈绔王子有膽量留在邊陲鎮,而不是屁滾尿流地跑回長歌要塞去,現在他完全明白了,羅蘭.溫布頓早已經被魔鬼替換了!
  他親眼看到城墻被巨大的邪獸頂破,魔鬼用雷鳴將其擊殺,隨后蜂擁而至的邪獸被一名女巫召喚出的地獄烈焰吞沒,最終這名女巫還撲倒在王子懷里,整個民兵隊竟沒有人提出質疑!
  之后他陸陸續續地聽到街坊鄰里的其他傳言,說還有一名女巫擁有治療能力。什么自己的兒子受傷被治好啦,什么對面路滑摔斷腳的老太太送過去也治好啦,簡直是褻瀆之言!接受一個女巫的治療?那和接受魔鬼的腐蝕有什么區別?
  讓科爾下定決心的是兩天前的事,他親眼看到王子城堡里飛出一名女巫,圍著城堡轉了兩圈又飛回去了。教堂的神父常說,女巫被魔鬼誘惑后只能獲得一種力量,而他至少看到了火焰和飛行,加上治療女巫的傳言,意味著這座小小的鎮子里,竟然聚集了三名女巫!
  毫無疑問,魔鬼已經將領主城堡變成了邪魔聚會的巢*,而此地的居民也逐漸被其控制,他必須盡快逃離這里。反正自己手里握著快速建造邊境城墻的秘密,只要將這個從城墻上偷來的煉金粉末獻給二王子,想必他不但不會懲罰自己,反而會加以重賞。
  科爾越想越后悔,為何當初沒和撤離的貴族一起返回長歌要塞。
  現在想要離開此地,陸路肯定是行不通的,持續整個冬季的風雪會將道路全部掩蓋。他唯一的機會,是通過柳葉鎮的商船,走水路離開。
  據科爾觀察,每個月的第一天,柳葉鎮的船只都會攜帶食物前來,經過兩到三個時辰的卸貨和裝貨后,它又會升帆離開碼頭。他必須趁這個時候混上船,不然就只能等下一月了。
  而今天,正好是月初第一天。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就在這時,科爾聽到了熟悉的口號聲。窗外,一隊穿著褐色皮甲的小伙子們精神抖擻地跑過,要不是他早就看穿了魔鬼的陰謀,肯定會被這朝氣蓬勃的一幕給騙倒。
  該出發了,他想。
  披上毛皮外套,系jin 衣帶,科爾走出木屋。鄰居正在屋外收魚干,看到他還打招呼道,“這么早就出門去?
  不得不說,雖然邊陲鎮的領主被魔鬼控制了,但這些愚民的生活反倒變好了不少,還敢把魚干掛在屋外——要知道人若餓極了,就算是凍得跟石頭一樣硬的魚干,他們也能生吞下去。
  但科爾沒工夫回應對方,他探頭看了看消失在西頭的民兵隊,徑直朝碼頭方向走去。這里的居民都把他當成鐵槳的弟弟,從墜龍嶺前來探望親人——當然,都是他胡謅的。在干掉鐵槳前,他問清了對方的名字和住址,扮成他的弟弟在此潛伏下來。至于隨口編造的身份,他才不在乎那些蠢貨相不相信。
  石板路上的雪幾天前被人清掃過,現在差不多又沒過鞋面。他保持著等距的步伐,盡可能節約體力——至于留下的腳印他并不擔心,最多一天,積雪便會將其重新覆蓋。說不定等自己到了金穗城,他們都還蒙在鼓里。
  快到碼頭時,科爾看到了期待已久的柳葉鎮帆船。
  一袋袋麥子正從船艙里搬出,周圍有侍衛看守。他*了*口袋,里面還有兩枚金龍和十六枚銀狼,那是他的全部家當。衛兵有六名,銀狼估計看不上,金龍又不夠分,他只好把目光盯在搬運工上。堆積起來的貨物提供了視野死角,打暈一名搬運工取而代之正是他擅長做的活。若能蒙混上船,他相信在金龍誘惑下,船長十有八九會將他窩藏起來,并帶他離開。
  就在科爾準備行動之際,身后響起了呼喝聲。
  他心里暗道不妙,回過頭,只見數名民兵隊成員朝自己的方向趕來,而身側也有人在向自己靠攏,顯然他已經被包圍了。
  眼見逃脫無望,科爾立刻高舉雙手,跪倒在地。干自己這一行,千萬不要頑固抵抗,只要將雇主消息全部吐出,一般都能安然無恙,或者……他們還會以更高的價格反雇自己。
  拿多少錢,辦多少事同樣是“土撥鼠”科爾的原則。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被發現的?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