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這一個星期來,邊陲鎮還算平靜。
  按鐵斧和布萊恩的說法,邪獸的強度和數量會隨著邪魔之月的持續而逐步提升。趁著目前防守壓力不大,羅蘭再次往柳葉鎮派出了一艘裝滿礦石的單桅帆船。
  北坡礦山隨著蒸汽初號機投入使用,工人數量下降了一半,而產量卻在穩步提升,如今已恢復至塌方前的水平。在機器代勞下,人力得到了極大節省。
  同時,羅蘭對礦區生產制度進行了初步改革,由原來的固定薪酬改為按量浮動薪酬。他讓巴羅夫統計出前幾年的每日平均產量,設為標準,每增產一定份額便能多獲得一筆報酬,發現寶石礦脈的還有格外獎勵。這一舉措有效促進了工人的生產積極性,整個礦區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手里有了余礦,羅蘭自然想做點什么。
  除了將蒸汽二號機納入生產計劃外,他還打算制造一批手工機床。
  機床這東西可謂歷史悠久,通俗來講,它本質是個用來加工器具的工具臺。所以鐵砧可以看作最原始的機床——手工固定,手工打造。
  手工打造還好說,但手工固定實在太不方便,于是人們在臺子上加上卡扣或凹槽,用于固定被加工的部件。比如說早期火繩*和燧發*的*管,都是在帶凹槽的鐵砧上手工敲出來的。
  再后來,單憑人力敲擊刨銑無法再滿足加工的需要,機床便分化開來,根據不同的用途,采用不同的固定方式和加工工具,手工與機械聯動,有效改善了純手工出力每次力度大小不一的缺點。
  羅蘭考慮的便是手工銑床。
  盡管銑床功能多種多樣,但他主要是為了加工出漸開線齒輪,因此其構架也可以相應簡化,只需一對用來固定齒盤的卡槽,和一塊可以旋轉的鋼磨盤即可。專門用于切割齒輪的特定造型磨盤在安娜的幫助下可以輕松制造出來——磨具頂端打磨成梯型后加熱到紅熾狀態,用鐵條在上面拉出印痕,再浸入水中做淬火處理,就能得到剛度較高的定制磨盤。
  關鍵問題解決后,羅蘭立刻招來卡特,讓他去雇兩名木匠為自己打造銑床底座,安娜則繼續在城堡后院制造其他金屬部件。
  不得不說,有了安娜,金屬加工變得像捏泥巴一樣容易,特別是在她熟練掌握火焰的收放后。現在小件的初加工,都是她用雙手捏出大致的形狀。看到對方將鐵錠熔成粘稠的鐵液,再揉來揉去的模樣,羅蘭就感嘆不止。
  如果沒有女巫,他腦中這些方案可能要延后十幾年才能實現。
  兩天后,第一臺簡易銑床就出現在后院里。
  這段時間羅蘭也沒閑著,畫齒輪可以算得上是他的老本行,他設計了一套齒輪組,以用于調速和穩定蒸汽機的輸出。相應的齒盤已經出模,只待銑床拼裝完畢就能開展銑齒工序。
  齒輪并非新鮮玩意,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礦井都是靠牲畜拉動木質齒輪和絞盤機構來排水的,這次首席騎士終于感到心滿意足——為王子殿下奔波了那么多回,好歹這回能看懂對方打算做什么了。
  羅蘭還讓他帶來了三名鐵匠和各自的學徒,一同在院子里學習銑床的用法。他不可能每天親自操作這些機床,因此必須要培養一批專業工人。
  待眾人畢恭畢敬地行完禮后,羅蘭開始演示如何使用銑床來加工齒輪。
  他倒不介意在所有人面前充當一回高級鉗工。事實上這個年代什么類型的王子都有,愛好也是多種多樣,加上之前自己就有行事不著調的風評,操作起機床來毫無壓力。
  首席騎士則在一旁負責幫他傾倒溫熱的豬油——在沒有機油潤滑的年代,用豬油替代雖然有些浪費,但總比什么都沒要好。這些豬油淋過磨盤后落入下方的瓷盆里,可以反復使用。
  羅蘭先按設計好的角度在齒盤上刻出分齒痕跡,再將齒盤豎立,固定在工作臺上。接著把磨盤拉至齒盤上方,對準刻線,踩下踏板。踏板帶動起木輪,通過皮帶將動力傳至磨盤轉軸。
  隨后他用手穩住磨盤把手,輕輕下拉,旋轉的磨盤便以90度角的方向緩慢切入齒盤中。
  由于齒盤的材料是生鐵,而磨盤是淬火后的鋼材,切出齒痕并不是很費力。現場彌漫起豬油的香味,讓許久沒有嘗過肉味的鐵匠和學徒們都齊齊吞了口口水。
  演示完后,便是簽訂契約。邊陲鎮的商業還處于起步狀態,工業更是無從談起,無論是蒸汽機也好還是機床也罷,不會出現剛一被制造出來便立刻遭到各家店鋪爭先恐后搶購的現象。在這個時代,大多數人都不會意識到這些東西所代表的巨大意義,以及潛在的商業價值。所以羅蘭只能主動去推廣機械的使用。
  他在契約中規定,使用銑床的鐵匠鋪需要每周至少加工出一套齒輪,所需材料都由城堡提供,加工費為10枚銀龍。同時,每周必須付出2枚銀龍的機械使用費。因為這組機床并不是送給鐵匠鋪免費使用,而是更類似于租借。
  進入邪魔之月后,鐵匠鋪的生意也下降了不少,此時能有個賺錢的機會,還是王子殿下親自交代的訂單,眾人自然沒有什么異議。同時羅蘭告訴他們,這只是第一臺銑床,以后還會陸陸續續生產數臺,有興趣的可以向市政廳提出申請。
  “殿下,為何不直接在契約書上寫加工費為8枚銀龍?”待鐵匠們離開后,卡特不解地問道。
  “這兩者數字雖然一樣,所含意義卻并不等同,”羅蘭解釋說,“這大概是邊陲鎮第一份商業租借合同,我需要立下一個行業規范。”
  首席騎士抹了抹額頭,四王子殿下似乎又開始胡言亂語了,不過對此他已經有了經驗,只要裝出一副認真傾聽的樣子,殿下便會繼續講解下去。
  “有了好的開頭,才能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目前只有我需要購買齒輪,因此我提供機床,他們付出人力,獲得的報酬也是雇傭酬金。日后當其他人也出現這類**時,他們便會意識到,買下機床自己進行生產,所賺取的會比雇傭酬金多得多,”羅蘭頓了頓,“如此一來,在面對新事物時,他們可以先用代替生產的方式回避風險,我也能通過租借來獲得回報,而新事物后續的發展,則借由市場**來決定。這便是一種良性循環。”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