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壁爐里的火燒得正旺,驅散著從門窗縫隙處滲入的寒意。壁爐頂端掛著長有碩大犄角的鹿頭,在火光的映照下,犄角在背后墻面上的投影猶如巨大的爪牙。
  對面是一張暗紅色的長木桌,上面擺滿了羊皮紙卷和書籍,大多是等待簽署名字的行政令。平時,羅蘭就在這里處理公務——自打把城堡三層的屋子改造成辦公室后,他便漸漸喜歡上了這里。
  透過背后的落地窗戶,他能看到小鎮在視野前方延伸,盡頭處則是連綿不絕的群山。那是幾乎縱穿大陸的絕境山脈,將灰堡王國和蠻荒之地隔在東西兩邊。而北坡山不過是絕境山脈的一處分支。
  而腳下,則能看到木柵欄圍起來的花園。給安娜訓練用的木棚已經拆除,磚池變成了長條桌,以供下午茶時方便擺放餐具。天氣好的話他也會到***去曬曬太陽,或躺在專門定制的搖椅上打個盹。
  雖然城堡不大,但好歹也算得上一座擁有獨立花園的中型別墅了。放在上輩子,想要坐擁一座真正的石砌城堡,那幾乎是天方夜譚,光是參觀下都得先掏錢買門票。但現在,他不僅擁有這座城堡,更掌握著一個城鎮。
  “殿下,最近招募匠人和雜工的花費頗大,這筆錢都是從您的口袋里掏出來的,這樣下去恐怕撐不到明年春天了。”巴羅夫捏著一疊羊皮紙,向羅蘭匯報近期的財務情況。
  邊陲鎮原本的收入支出十分簡單,一條線是礦石、寶石貿易。這條線被長歌要塞壟斷,將北坡礦山的產出換成小麥或面包,中間沒有稅收,由要塞方面派人主持資源交換。用通俗點的話來講就是,北坡礦山是長歌要塞大貴族們的股份制項目。那些駐扎在邊陲鎮的貴族可以看做是股東派來的監管人,他們的封地大多在要塞以東,來此地只是暫住,且每年來的人都不盡相同。
  事實上,邊陲鎮的歷史還不到三十年,比起已有近兩百年的長歌要塞,簡直是個新生的嬰兒。原本萊恩公爵只是打算在此地建立一個前哨站,對邪獸侵襲做一個早期預警。但沒料開荒者們到在北坡山脈發現了豐富的礦產資源,于是干脆就在此地設下鎮子,并命名為邊陲鎮。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正是北坡礦洞造就了小鎮。
  為了防止偷采瞞報,公爵并沒有采納各貴族自己派出人手開采的建議,而是統一雇傭當地居民和附近的流民、甚至罪犯來充作礦工,產出的礦石按各家投入資源的比例分配。要塞這邊只需提供雇傭者全年的糧食和些許傭金,這些報酬都是固定數額,不會因為礦區產出多少而變化。邊陲鎮的兩千余名居民,有大半都是為礦區服務的。
  另一條線,則是鎮里的其他產業——比如鐵匠鋪、酒館、紡織等等。邊陲鎮的微薄稅收主要來自于這里,一年到頭很難余下多少。上任領主也沒把這貧瘠之地當回事,自羅蘭被灰堡之王派來此地后,他干脆待在要塞不過來了。
  因此,羅蘭想要雇人修城墻就只能從自己口袋里掏錢。若是之前的四王子,那肯定說什么都不會愿意,但對羅蘭來說,只要能在邊陲鎮站穩腳跟,把全部財產花光都是值得的。反正以后的礦石貿易不會再以糧食結算,用貨幣結算的話這點投入簡直是毛毛雨。
  唯一的問題是長歌要塞愿不愿意放棄壟斷,和邊陲鎮進行正常貿易——這點頗有些像虎口奪食,但巴羅夫提供的清單數據表明,限于人力開采效率低下和運輸不便,事實上礦區每年產出的礦石價值也不過千余枚金龍,對于要塞的整個營收而言不過九牛一毛。唯一利益受損的也就是那些合伙投資的貴族了。
  為邊陲鎮的長遠發展作考慮,這一條線必須收回。羅蘭心里清楚,哪怕那幫人的投資早在十幾年前就全數收回,他們也不會輕易放手。蚊子再小也是肉,何況是這種躺著就能撈錢的好事。他愿意給予先前投資人一定的優惠和補償,比如半價購買之類。但拖一船礦石回去只換來半船糧食這樣的事情,是不允許再發生了。
  羅蘭盯著清單思考的時候,巴羅夫也在注視著他。
  這三個月以來,確切的說,是最近的一個月里,四王子身上發生了一些難以言喻的變化。外人或許尚不清楚,但他天天跟在王子身邊,這種變化瞞不過他。
  早在灰堡的時候,他就聽說過四王子羅蘭.溫布頓的惡名。我行我素、肆意妄為、毫無貴族風范……諸如此類。總之,大錯不犯,小錯不斷,比起他的兩位兄弟都差得甚遠。
  當被陛下派到這兒來時,他曾滿心失望,如果不是陛下承諾爭王結束后,將委任他為正式的財務大臣,他真想甩手不干了。
  初到邊陲鎮的前兩個月,四王子一如既往地表現出了極端幼稚的行徑,把能得罪的當地貴族全部得罪了個遍。好在這個鎮子本身規模極小,就算行政職務全部空缺出來,他和帶來的那十幾位文職人員也能填補得上。
  再往后,一些事就變得不同了。
  變化具體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他想,大概……就是從救下那名女巫起。
  巴羅夫不是沒有懷疑過魔鬼附身這一可能,或王子本人被另一名暗藏的女巫操控了。但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假如魔鬼和女巫有這樣的能力,找四王子干嗎?直接控制陛下或教皇不更好嗎?還有一點打消他懷疑的便是,他親眼見到王子握住了神罰之鎖。
  這東西是教會對付女巫的殺手锏,任何邪魔之力都會在神罰之鎖面前潰散,可羅蘭直接握住了它。換句話說,如果他不是四王子,而是連神力都無需畏懼的魔王,那還有揭發的必要嗎。保住自己的命才是第一位的。
  王子的作風依然我行我素、肆意妄為,但兩者給他的感受并不相同。不,巴羅夫想了想,應該是截然相反。
  最大的差別應該是目的性。他察覺到羅蘭在計劃著什么,為了達成目的,必須采用一些常人難以理解的手段。就像對方嘗試說服自己為何要救下一名女巫一樣,或許計劃并不成熟,漏洞百出,但王子的確在向計劃前進,并且對結果深信不疑。
  這才是最令人覺得迷惑的地方,王位可能在羅蘭兄妹任何一個人中誕生,但絕對不會是四王子本人。這種事他自己應該也十分清楚,在邊陲鎮這種小地方談發展?就算諸神也辦不到吧!羅蘭到底是構想了一個怎樣瘋狂的計劃,瘋狂到能讓一個建立在邊境防線之外的小鎮發展得比金穗城還好,還得讓自己徹底相信這計劃一定會成功?
  如果只是瘋子的妄想也就罷了,但羅蘭大力修建的城墻卻表明似乎不是這么回事。他真的打算要在這里駐守下來,靠著「水泥」這種煉金產品,來修建一道常識里幾乎不可能完成的城墻。
  巴羅夫的家族中就有煉金師,可他從來沒聽說過煉金工坊做出了這么個玩意兒。把筑墻方案建立在誰也沒見過的東西上,這到底是自信還是胡亂而為?擴展到羅蘭謀劃的整個計劃,四王子到底還藏著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他發現自己對未來的日子隱隱有了興趣。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