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陛下,陛下……陛下?”彌散星的聲音將羅蘭從愣神中拉了回來。
  “呃……”他揉了揉有些刺痛的額頭,“這些事,只有占星家知道嗎?”
  “所有觀測都是由具備星名之人完成的,學徒和算術院的那群弟子……并不知情。”老學士再次跪了下來。
  原來如此,羅蘭暗想,難怪進門的那一刻,外面的占星家都是一副交代遺言的神情。如果能聯想到心生罅隙,自然也能想到領主為了維持現狀,將不小心知曉真相的人悉數滅口的可能。畢竟在過去,關于占星結社組建的真實目的、以及滅世之星的傳聞,都是只有王室繼承者才有資格知曉的秘密。
  不愧是長居王都,對宮廷政治諳熟無比的一批人,羅蘭也不知道是該怪他們被迫害妄想癥太深,還是贊賞他們即使知道可能引發的后果、依然如實匯報的忠誠。他無奈地搖搖頭,“你們做得很好。這個結論暫時不要透露出去,繼續忙你們的工作吧——我不是說觀星,而是算術院。比起研究不存在的東西,解決無冬城現有的麻煩更重要。”
  說完他不再停留,轉身推開門走出了閣樓,只留下還未反應過來的老學士愣在原地。
  “回城堡。”羅蘭沉聲吩咐道。
  比起來時的急切,他回去時甚至更快了幾分,幾乎接近于小跑。
  “你覺得占星家說的是真的嗎?”一直跟在身邊的夜鶯忍不住現出身形問道。
  “我不知道……只是突然冒出些想法而已,”羅蘭低聲道,“它不是紅月但不代表它不存在,或許它是一種別的東西……”
  “別的……東西?”
  “比方說,一個洞。”
  因為先入為主的緣故,他一直沒有對紅月深入思考過,巨大的體型也只是因為隔得近而已,例如從木衛一上看木星,后者幾乎能占據三分之二個天空。可現在想來,古人將其稱為月亮不過是因為它恰好是圓的,而且光芒并不刺眼罷了。
  若真是侵蝕的話,它也完全可以是方的,或是多邊形的。
  夜鶯的語氣里充滿了迷惑,“你是說,我們的天空開裂了嗎?”
  “有可能比那個更糟,不過我得先確認下才行。”
  “怎么確認?”
  羅蘭看了她一眼,“做夢。”
  ……
  盡管天色還早,不過并不妨礙他進入夢境世界,而且這一次他沒有通知任何神罰女巫,僅僅只讓夜鶯守在身旁。
  「神意現世之日,會面約定之時。」
  羅蘭一直在尋找神意到底代指的是什么,直到這一刻他才驚覺,或許對方指的并不是夢境里發生的事,而是現實世界中的時間。
  假如真是如此,意味著留下便條之人不但清楚夢境的實質,甚至知道在此之外還存在一個真實的世界,并能確切感知到它的變化——這聽起來似乎很不可思議,但當彌散星學士說出“紅月并不存在”的那一刻,之前始終徘徊在腦海里的迷惑與猜疑宛如被一道電光剎那間穿在了一起。無論是棱鏡城中聽到的“神意之戰”,還是那本沒有署名的夢境之書,恐怕都在引導他走向這個方向。
  “叔叔,早餐吃什……”推開臥室門,潔蘿正站在洗手臺前,叼著牙刷含糊不清地問道。
  “不吃了,你準備好自己的就行!”羅蘭頭也不回地喊道。他隨手將一件沙發上的外套披在身上,連鞋子都來不及穿,踩著兩條拖板就出了門。
  此時街巷里已是人來人往,油條攤和包子鋪前圍滿了學生和上班族,滋滋的油炸聲與吆喝交織在一起,構成了筒子區喧囂而短暫的繁華。
  唯一的例外則是薔薇咖啡館。
  它從招牌到門面都和周圍的攤鋪顯得格格不入,就好像花枝招展的非主流一般。羅蘭掏出鑰匙打開店門時,還捕捉到了對面攤主看傻子一樣的眼神。
  他深吸口氣,推門入內,直奔向302號包間——至于為什么整個店里只有一個包間,而且包間在一樓卻要被稱作302,都被他當做無關jin 要的細枝末節刻意忽略了過去。
  由于這一周來無冬城突發事件層出不窮,以至于羅蘭根本無暇顧及夢境世界,現在伸手放在門把上,他竟感到了一絲少有的jin 張。
  至于店門沒開之前對方究竟要怎樣才能進來這樣的問題,根本沒在他的考慮范圍內。能在香檳杯里映出字來,必然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別說悄無聲息地潛入,就算刷的一下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也沒有什么好驚訝的才對。
  羅蘭深吸一口氣,轉動門把。
  隔間里空空如也。
  不大的“豆腐塊”中除了一張矮桌和四條椅子外,再無任何多余擺設,開門的剎那即可看到每一個角落,不存在躲藏之處。
  他不禁感到一陣悵然,緩緩走到桌邊坐下。
  難道……自己猜錯了嗎?
  也是,人又不是幽靈,怎么可能瞬間移動到這里,要么再等等好了。
  可更多的懷疑隨之而來。
  寫下便條之人,真能知道這家新開不到一個月的咖啡館并找上門來么?如果對方也在約定的地方傻等怎么辦?
  又或者紙條不過是惡作劇,認為現實世界中的神意降臨跟夢境毫無關系,其實也能說得過去。
  說到底,他并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證據。
  果然,這事不會那么容易知道答案。
  就在羅蘭起身準備離開包間之際,一陣悅耳的風鈴聲搖響起來。
  “叮叮當當……”
  “歡迎光——”他下意識地說到一半忽然怔住,神罰女巫都沒有跟他進入夢境,嘉西亞也不會有事沒事就來關顧他的咖啡店,現在愿意來喝天價咖啡的,應該一個都不會有才對!回過神來的羅蘭打開門向店內望去,只見一個略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店門口。
  他見過對方兩次。
  一次在棱鏡城的新人接待會上。
  一次在赫爾梅斯舊圣城的倒影教堂中。
  僅僅只有兩面,卻讓羅蘭深深地記住了那張臉。
  “沒想到你竟會自己開設一家薔薇咖啡館,還是在這么個角落里。我差點以為,你根本沒有發現那張紙條。”
  嵐說道。
  。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