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羅蘭隨手挑出一個鉛盒,打開蓋子,將里面的銀白色金屬塊拿在手中,感受著它沉甸甸的重量——在未被激發前,它和一塊純鐵沒有多大區別,只要不放到嘴里舔上兩口,就可以視作基本無害。如果不是對它有著足夠深的認識,光看外表恐怕很難想象得到,它小小的軀體內蘊藏著多么驚人的力量。
  正是憑借它,人類才第一次碰觸到了質能轉化的門檻。
  相較于之前的所有化學火藥,這一步可謂是跨上了一個新臺階。
  羅蘭粗略數了下鉛盒的數量,大概在五十個左右,拋開容器的自重,每盒按一公斤存儲物來計算,則是整整五十公斤的鈾25,其純度接近百分之百。
  而像這樣的鉛柜,房間里不止一個。
  如果把它們都倒在一起的話……
  大概研究所就真“高能”了吧?
  “這些玩意要怎么用才能變成你之前所說的「太陽之輝」?”夜鶯好奇道,“做成特殊的機器,還是點火引爆?總覺得它們燒不起來呢。”
  “想知道?”羅蘭忍不住笑道,“比你想的更簡單,只需把盒子里的金屬塊堆在一起,它們就會自動發出光和熱了。單就這一個柜子里的鈾,便足以將無冬城夷為平地,所以露西亞的責任才重大啊,萬一手一抖的話——”
  現場忽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露西亞捂住嘴,眼睛里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不會吧,”過了好一會阿琪瑪才難以置信道,“您的意思是,隨便一個不小心,我們就有可能毀掉全城?”
  夜鶯更是縱身一閃,將羅蘭手中的鉛盒搶去放回到柜子中,接著抓起他的手向外拖去。
  “喂……等等,你要做什么?”
  “還用問嗎!”夜鶯急道,“當然是把你帶出城,再讓人運走這些東西!露西亞,去通知溫蒂,叫她聯系行政廳!”
  “我……我也去找提莉殿下,”阿琪瑪咬咬牙,“只有她能叫得動沉睡魔咒。”
  “停下——我是開玩笑的——”
  房間里頓時一陣雞飛狗跳,羅蘭花了好一陣功夫才令大家冷靜下來。
  “您確定自己只是在開玩笑?”夜鶯沒好氣道。
  “咳咳,當然……我說的僅僅是原理,”他連忙補充道,“但實際上要實現激發,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使是我傾盡全力,也不一定能保證成功。”
  露西亞松了口氣,“陛下……您把我腳都嚇軟了。”
  “這可不怎么好笑,”夜鶯瞪了他一眼,“如果溫蒂和書卷聽到這番話,不管是不是玩笑——”
  “恐怕都會要求把新研究所搬到遠離無冬城的地方去吧?”羅蘭無奈道。
  “您知道就好,或者把您搬到安全的地方去也行。”
  “好吧,當我沒說過之前的那些話……”他清了清喉嚨,“只要你們不說,溫蒂和書卷就不會知道。”
  “或許某只鳥兒已經聽到了。”夜鶯撇向窗外。
  “把消息截下來,一瓶混沌飲料。”羅蘭毫不猶豫道。
  “成交。”她眨眼消失在三人面前。
  望著一臉目瞪口呆的露西亞和阿琪瑪,羅蘭聳聳肩,“呃……不要在意,這也是玩笑的一部分。”
  片刻之后,夜鶯又回到了屋內,“沒有發現可疑目標,但報酬——”
  “依然有效。”
  她的表情總算緩和下來,哼著小調到一邊嚼魚干去了。
  “那個……陛下,”阿琪瑪猶豫了下,才面帶凝重道,“您之前所說的,并不全是玩笑吧?因為在制定規矩時,您反復強調過要注意重量,而且為了混淆或誤量,您甚至將每一個鉛盒都精確控制在四公斤,稱重時需連同容器一起,這樣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證裝入盒內的金屬塊相等。”她頓了頓,“還有,您說倘若研究所發生意外,或是有他人闖入過的跡象,首先要做的是通知守衛封鎖現場,然后立刻回城堡報告,而不是進入院內查看情況。這就證明……它們確實有一定的危險性,對吧?”
  羅蘭有些意外地望向她,“不錯的觀察力。你說得基本正確——除了毒性外,重量也是關鍵要素之一,分開放置的目的便是如此。”能從規章制度判斷出提取物的性質,倒也算得上是謹慎細致,正是這份細心,才讓她覺醒出了追溯本源的能力么……“不過光有重量只能危及到研究所,想要讓它變成對付魔鬼的武器,還需要另一樣東西。”
  “那些單獨放置的顆粒?”阿琪瑪很快反應過來。
  “不完全是,但至少猜對了一半。”
  天然鈾礦的成分十分復雜,除了鈾的化合物外,還通常伴生有眾多放射物質,它們大多是衰變后的次級產物,有的已完全失去放射性,成為了穩定體,而有的仍處于漫長衰變的路上。盡管放射族在修建詛咒神廟時對礦石進行過初步的提煉,但基本成分仍大致相同——這一點可以從露西亞的提煉結果看出來。
  其中含量最多的是鈾28,雖然做不成武器,不過卻能被祭典魔方識別,效能幾乎和鈾25沒區別,因此統統送到了北坡山后院。
  其次是鈾25,純度達到九成以上就可以視作武器級,自然界含量極低,只占到天然鈾元素中的1%,所以想走“璀璨的放射”路線首先遇到的第一個難關便是提煉,而這也是大多數人跨不過去的一道坎。
  但它并不是最稀少的——后續的衰變產物如釷、鐳、氡、釙,理論上來說一個賽一個稀有,而羅蘭所需要的,正是天然存在的釙210,后者也是釙家族中最為普遍的一種同位素。
  作為九年義務教育培養出來的祖國花朵,羅蘭對鐳和釙這兩種元素可謂耳熟能詳,課本里反復提到的居里夫人,便是因為發現了它們而留名史冊。盡管由于釙210的半衰期只有百余天,加上其含量低得令人發指,以至于居里夫人的多次提取都已失敗而告終,但她依然從礦石溶解液所展現出來的強大放射性上,指出了它的存在。
  而無論是鐳還是釙,都能用于制造中子源——這也關系到璀璨放射的第二個難關:引爆。
  初代核武器的原理十分簡單,甚至簡單到一句話就能概括:核素裂變釋放能量。具體到鈾身上,便是鈾25在接受一個中子后,會被激發成不穩定的鈾26,接著分裂成兩個更輕的核素和更多自由中子,這之間的質量差,便轉化成了能量。
  顯然,被釋放出來的中子又會撞擊到其他核素,如此循環下去,即是鏈式反應,同時迸發的巨大能量則和爆炸無異。
  不過放到微觀世界里,原子核之間的間隙猶如天淵——正如課本上寫的那樣,把原子視作足球場的話,那么原子核只是上面的一只螞蟻。如果運氣不好,中子很快就會飛出界外,反應亦會停止。想要確保每一只螞蟻都被撞中,顯然就得在其外圍堆砌上足夠多的球場,以確保中子無論飛向哪個方向,都有一只螞蟻橫在它的路徑上。
  反映到宏觀世界,顯而易見的便是「質量」和「形狀」。
  事實上,臨界質量并不是一個固定的數值,就好比排成一條直線的球場顯然在被撞幾率上不如堆疊起來的球場。具體結果需要根據其形狀進行大量計算,羅蘭還聽過一段因某人算錯數據而導致戰爭失敗的逸聞。當然身為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后來者,他自然不必從頭做起,無數試驗證明,物體為球型時,臨界質量最小,而鈾25是五十二公斤。
  他將每個鉛盒中的鈾元素存量限定在一公斤內,已算是足夠謹慎的做法。
  但正所謂臨界質量并不固定,如果能極大縮小球場的面積,或是為核素提供足夠多的額外中子,那么其臨界值將會大幅下降。前者便是內爆彈的原理——引爆炸藥布置在彈體外圍,爆炸時瞬間將反應物擠壓到一處,令其密度陡增,從而超過臨界。對于無冬城現有技術而言,無論是計算不規則單體的臨界質量,還是精確控制炸藥向心引爆,都具有太多的難點,因此羅蘭將目光放到了后者上——
  利用中子源,來確保裂變反應的持續進行。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