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試驗一連就是好幾天,而除了測試魔方動力讓羅蘭感到放松外,另一個減壓途徑便是夢境世界了——帶著一群對任何事物都充滿好奇,有著永遠發不完驚嘆聲的女巫,無論干什么都能讓人心身愉悅。
  籌備開店也不例外。
  前前后后經過一個半月的忙活,薔薇咖啡館總算是迎來了開張營業之日。
  為了低調行事,他特意選在了十點之后剪彩和燃放鞭炮——這個時間段早餐店鋪基本收攤,學生和上班族都已離開住處,而大爺大媽正在菜市場殺價,可以說是筒子小區最安靜的時刻。
  咖啡館就坐落在倉庫旁,一共兩層,租金三千五一個月,雖然聽起來不貴,但考慮到筒子區居民的人均消費能力,這已經算是偏高的價格。
  只是羅蘭并不在乎是否能盈利,因此也沒有跟房東計較太多,唯一的要求是打通倉庫與租房的隔墻,方便材料進出,當然退租時會原封不動的填補回去。
  看在他一次性繳清了一年租金的份上,房東爽快地應了下來。
  不過這些說辭都是為了掩人耳目。
  羅蘭并不打算改行從商,塔其拉女巫肯定也沒有為他人服務的興趣,因此咖啡館的裝飾純粹是一個擺設,與其說是店鋪,倒不如說是一個給大家自娛自樂的小場所。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最好是一位客人都沒有。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門口懸掛的招牌上,每一種飲品都是“天價”:比如二百六一杯的拿鐵,三百一杯的焦糖瑪奇朵。他并不知道這些咖啡品類有啥區別,完全是按照某名店的價格乘十而已。
  要知道隔壁的一瓶豆奶才一塊五毛錢。
  他就不信真會有人光顧這家“黑店”。
  同樣的道理,如果有人明擺著挨宰也要進來消費,那十有八九便是紙條上的“約定之人”了。
  但這個「薔薇」的名號到底算不算數,羅蘭心里一點底也沒有。
  “陛下,這樣就行了嗎?”菲麗絲放下手中的緞帶。
  “嗯,只要剪過彩,薔薇咖啡館就算正式營業了。”他點點頭,“去和大家好好慶祝一下吧。”
  推門走進屋子,映入眼中的是一條吧臺和幾張小圓桌,每張桌上都擺著燭燈和玫瑰花瓶,音響播放著柔和的曲樂,看上去還挺像那么回事。不過當兩人登上二樓時,氣氛變得截然不同起來——與其說這是一間咖啡館,倒不如說是小型飯店更為合適。
  羅蘭為進入夢境的古女巫購置了全套廚具和燒烤架,比起一開始只能帶她們去吃開封菜和藍藍路,現在不出門也能嘗到各種新鮮的美食。大概是為了彌補數百年的遺憾,以及上回從酒店帶回的高級料理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大家動手做菜的熱情超乎想象,除了一開始學習使用燃氣灶、微波爐等現代烹飪器具花了些時間,之后幾乎不用他指導,已能自己根據菜譜琢磨各式新菜了。
  而且好幾位還格外有天賦,做出來的成品頗有幾分星級大廚的風采,雖然在擺盤和拼花上略顯不足,但對刀工和火候的控制絕對稱得上無可挑剔,菲麗絲便是其中的一個。
  “陛下,我剛學會了紅燒鰻魚,您要嘗嘗嗎?”
  “新烤好的里脊來啦!”
  “陛下,能幫我找幾個涼菜的做法嗎?”
  女巫的招呼聲絡繹不絕,顯然對于她們而言,烹制食物的樂趣一點兒也不比看電影或外出游玩少上多少。
  只可惜夢境世界無法讓她們常駐于此——望著二樓熱鬧的景象,羅蘭心里不免也有些遺憾,得知愛蓮娜犧牲的消息后,他曾多次進入夢境,希望能在這里再次看到對方,但無論是倉庫還是筒子樓,都沒有因此而發生變化。
  這意味著她們遲早有一天要告別這里。
  不管是因為戰爭,還是作為常人的他的逝去,都會導致這一切體驗變成不可觸及的回憶。
  大概正因為如此,她們才會格外珍惜每一次進入夢境世界的時光。
  或許……他也應該多增加些睡覺次數才是,哪怕不為了減壓,只要能讓她們在此多待一會,也是一件值得的事。
  “叮叮當當——”
  就在這時,一樓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風鈴聲。
  屋子里陡然安靜下來。
  “陛下,有客人來了。”菲麗絲提醒道。
  不會吧,難道約定者的反應這么快,咖啡館才剛開張就找上門來了?他朝眾人使了個眼色,“按計劃行事。”接著同菲麗絲一道向樓下走去——這些古女巫之中,也只有曾在「黑錢」潛伏過一段時間的76號有服務他人的經驗了。
  “吧臺里一個人都沒有,你開這店的目的,真是為了給村里的鄉親提供一份工作?”
  來者雙手抱胸,眉頭微蹙,一臉懷疑地盯著羅蘭。有那么一瞬間,他感到對方的目光在自己臉頰和衣領處重點審視了兩遍。
  “客人”正是嘉西亞。
  羅蘭松了口氣,開辦咖啡館一事對方早就知道,并且能和上一任租客順利交接,其中也有這位明星武道家的協助。他朝菲麗絲點點頭,“兩杯咖啡。”隨后向嘉西亞做了個請的動作,“當然,讓她們能走出村子,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標。”
  “等等,我可沒打算喝——”
  “我請你的,不收錢。”
  嘉西亞這才坐了下來,“不管怎么說,你掛在外面的價格也太夸張了點,實在讓人很難相信你開店的真實目的。”
  “你錯了,”羅蘭裝出一副誠懇的模樣,“從鄉下到大城市,最重要的是適應。如果客人蜂擁而至,你覺得她們還能安心工作嗎?不被嚇壞就不錯了。我不賺錢沒有關系,關鍵是給她們一個適應大城市生活的空間,這才是薔薇咖啡館的意義所在。”
  “是……這樣嗎?”她半信半疑道。
  “當然。另外我還要感謝你上次給的邀請函,真是幫了大忙。”羅蘭趁機換了個話題。
  “身份問題解決了?”
  “不止如此,學校都安排好了,跟潔蘿是同一所,不過她們在高中部。”他笑道,“那三人一直想親自向你道謝來著。”
  “有幫到就好……”嘉西亞的表情變得柔和了許多,“道謝什么的就不必了,畢竟這都是你的努力所致——為了不給父親和媒體留下借口,我終究沒有選擇站出來。”
  羅蘭搖搖頭,“能做到這一步已經足夠了。”
  兩人間一時陷入了沉默。
  “咖啡來了,請慢用。”菲麗絲的聲音打破了僵局。
  嘉西亞回過神來,似乎想要掩飾什么似的,低頭端起了杯子。“對了,我有正事要跟你說。”
  “和武道家協會有關?”羅蘭倒不覺得意外,畢竟對方不是那種沒事就會來串門的閑人。
  她點點頭,“沒錯,上面有任務交代下來,指定要你參與。”
  “應該不是表演賽之類的活動吧?我聽說新一屆武道大會的預選賽好像快開幕了。”
  “不……是一次聯合剿滅任務。”嘉西亞正色道。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