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船來了,伙計們!都動起來!”辛巴迪振臂高呼道。
  “噢噢噢!”魚骨氏族的族人一窩蜂沖上碼頭,忙碌起各自的活來——有的負責固定纜繩,有的負責搭設跳板,雖然看上去亂成一團,卻沒有絲毫耽擱,只要不登船的話,其架勢比起老水手也差不了多少。很難想象在一年半以前,這些人連海都沒有見過幾次,更別提干這種事了。
  很快,船上的物資便被搬運一空。
  “辛巴迪,他們說可以上貨了!”
  “紅貨還是黑貨,各上多少桶,你問清楚了沒?”
  “放心,我都記在手背上啦!”
  “行,那就開始吧!”
  「貨」是大家常用的簡稱,整個無盡海角只出產一種貨物,那便是冥河黑水。不過隨著開采范圍的擴大,沙民發現它并非只有一種顏色。在另外兩條地下河谷中,出現了深紅色與墨綠色的冥河水——它們同樣能燃燒,就是性質和氣味差異較大。因此為了方便,大家開始用「貨」來代替黑水,而這一叫法很快也在北方人之中流傳開來。
  辛巴迪已是第四次來大慶港工作。
  他記得最初踏上這片荒蕪的沙地時,第一個想法是如果能活下來,撐完這三個月后一定要離此地越遠越好。但超出他想象的是,一座城市真的在沙漠最南端漸漸扎下了根——若是把綠洲復蘇成為奇跡的話,那么大慶港簡直可以用神跡來形容。
  無盡海角之所以成為流放之地,正是因為它除了危險外一無所有,哪怕是再老練的獵人,也沒可能獨自存活。而想要在此建立一座數百人、乃至數千人生活的城鎮,對沙民來說也只有三神才能辦到了。
  他本以為低估了沙漠之威的大酋長在嘗試失敗后,會徹底打消這個荒謬的想法,但沒料到對沙漠一無所知的,反倒是數百年都居住于此的沙民自己。
  無盡海角并不是什么都沒有。
  只是他們從來沒有意識到過。
  首先被攻克的問題是水源。
  那名叫康科瑞特的北國官員帶領他們建造了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蓄水池——那是一個個覆蓋有黑色薄膜的矮棚,一開始并未看出有什么蹊蹺之處,但當邪月結束后,沙民發現太陽竟真能把白花花的鹽從海水中分離出來。水汽在薄膜上結成露珠,再順著傾斜面匯入管槽中,最終合流至儲存罐。陽光越猛烈,蓄水速度就越快,一個池子雖然產出的淡水不多,可幾百個池子加起來,水量便十分可觀了。
  如今這樣的蓄水池仍在不斷的擴充中,它們不僅能滿足沙民所需,還能為無冬城的船只提供補給,算是顛覆了莫金沙民百年來形成的固有觀念。
  其次是住房問題。
  單靠帳篷沒可能抵擋住正午太陽的直射,越是接近夏天便越是如此,若沒有可靠的避暑之處,有水也撐不了多久。
  相傳鐵砂城的石料來自于極南境沙化之前,這也是銀川上有眾多綠洲,卻只有一座城市的原因。
  而北國人的做法仍然是就地取材。
  他們砌起一座座爐窯,以黑水為燃料,填入從海底撈出的淤泥,再混入篩選過的細膩黃沙,燒制成一塊塊磚頭。由于原料取之不竭,大慶港很快擁有了一批磚砌平房,并且外墻和天花板都采用了雙層砌筑法,即使比不上樹蔭遮蓋下的綠洲,也算是有了穩定的容身之所。
  最后是食物。
  傲沙氏族的長老圖拉姆指揮大家在海灘邊拉起了好幾十道漁網,每逢漲潮時,海水便會將這些網子全部吞沒,而等到退潮之際,漁網圍成的“方格”里則會出現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獵物,比如海蟹、海蛇、海膽什么的。一開始辛巴迪根本不敢去吃這些畸形怪狀的食物,但在圖拉姆皮鞭的威脅下,他只能咬牙選擇遵從。
  而結果是意外地發現這些東西的味道竟都還不錯。
  盡管主糧仍要從無冬城運送,不過他們的伙食比起一年半前已豐富了許多。
  吃住都得到解決后,辛巴迪的心態便逐漸發生了變化,等到為期三個月的派遣期結束后,他選擇了自己都覺得驚訝的一步——繼續留在大慶港工作。
  畢竟這里的酬勞比碧水港要豐厚不少。
  當然除此之外,他還有另一個理由。
  ……
  將最后一艘海船裝滿后,今天的忙碌便算告一段落。
  “辛巴迪,今天辛苦你了。”
  “大哥,明早見!”
  “我待會想去集市看看,你要和我一起嗎?”
  由于多次參與派遣,辛巴迪成為了名義上的魚骨氏族負責人,但凡有什么任務,圖拉姆第一個找的便是他。面對這樣的變化,他實在有些受寵若驚——還在銀川綠洲時,他就是族里毫不起眼的一員,別說負責什么事務了,連愿意和他搭話的都沒幾個。可現在,不光有后輩將他當成了領隊,甚至還有一些姑娘向他伸出了邀約之手。這令他在感激大酋長之余,也多了幾分得意。
  不過辛巴迪并沒有接受那些邀請。
  因為他心中已有了一個人的身影。
  “嘿,等等我,辛巴迪!”
  正當他準備離開碼頭去找穆麗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
  辛巴迪忍不住揚起嘴角,他笑著回過頭,表情卻突然僵在臉上。
  來人的確是穆麗,那個總是扎著一頭烏黑大辮子,在族里唯一沒有對他表現出嫌棄的姑娘。
  天之驕子卡洛恩離開派遣隊后,穆麗卻沒有選擇退出,這也是他堅持下來的一大原因。辛巴迪本以為自己或許有了機會,但現在他卻看到對方拉著一名男子的手向自己跑了過來。
  而且那名男子還不是莫金沙民!
  “穆麗,你……和他……”辛巴迪結結巴巴道。
  “啊!”穆麗這時才注意到兩人的手正握在一起,連忙松開了手掌,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是急著想帶他來見你,才一路抓著他過來的。”
  “是……是這樣么?”
  “呼,這位小姐體力可真好,”那人喘了兩口氣,“我想停都停不下來,簡直像被一頭蠻牛拉扯著一般……莫金沙民果然名不虛傳。”他打量了辛巴迪幾眼,“先自我介紹下吧……我叫雷克斯,來自海對岸的峽灣。”
  “一看就知道你是峽灣人,”辛巴迪警惕地將穆麗擋在身后,“我這沒有什么可以回收的遺物,你走吧!”
  如果說大慶港一直以來都是穩步發展的態勢,一點點擴大地盤與人口的話,那么近三個月來可以說完全打破了平靜。無盡海角仿佛一夜之間成為了一條熱門航線,大量峽灣船只出現在這座新生的海港城市,并帶來了一系列的麻煩。
  這些自稱是探險者的島民或是四處挖坑,或是向派遣隊收購各種奇怪的玩意,一時間攪得大慶港混亂不堪。沒錯,他們的蜂擁而至的確讓這里變得熱鬧無比,逐漸形成的集市也頗受莫金人歡迎——這樣大家便可用薪酬去購買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而不是必須等到返回碧水港才能花出去。但更讓人印象深刻的,卻是一連串的負面消息。
  例如某位探險者想要深入地底冥河一探究竟,結果墜落河谷生死不明,最后收拾爛攤子、將人救回的還是派遣隊的沙民。
  又例如一些探險者從沙民手中大肆收購可疑的石頭與金屬器皿,結果用的卻是偽幣,以至于兩邊差點發生暴力沖突。
  最過分的是,他們甚至把手伸到了大慶港的生命之源上——由于覬覦蓄水池所用的奇特薄膜,好幾座水池的棚頂不翼而飛。這事最后驚動了第一軍,抓到犯人后直接押送去了無冬城,聽說等待他們的將是一輩子的礦山勞役。
  正是這些層出不窮的麻煩,令辛巴迪對峽灣人充滿了提防。
  “我并不打算回收什么,因為比起投機取巧、不勞而獲,我更傾向于靠自己的能力去獲得。”雷克斯搓著手道,“這也是為奇物會正名的最好機會。”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