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同一時間,漩渦海東域。
  一支規模龐大的船隊排成五路縱隊,漂浮在幽影群島之外。
  其中最為醒目的一艘船只便是雪風號,無論是黑色的鋼鐵船身,還是頭頂冒出的滾滾黑煙,都將它和其他海船鮮明的區分開來。
  而此刻,雪風號的甲板上正一片忙碌。
  水手們來回奔波著,為進入群島做最后的準備。
  雷霆則在艦橋中向眾人交代著注意事項,“你們都是峽灣最優秀的探險家,很多人已不是第一次來幽影海域,所以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這片群島的位置飄忽不定,加上落潮時會揚起大霧,所以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明白了嗎?”
  “頭兒,您就放心吧,”一名副官拍著胸脯道,“我們跟您這么多年了,什么時候出過差錯?倒是四大商會非要派出一艘大船跟著來,要出問題也是出在他們身上。”
  “沒錯,來幾艘小船也就罷了,想在暗礁遍地的海域內穿行,三桅海船可不是一個好選擇。”
  “他們大概以為自己的船都和雪風號一樣靈活吧,到時候觸礁了可別指望我們回頭!”
  這話引起了大家的一陣哄笑
  “擔心我們隱瞞發現的話,直接讓艦長搭乘我們的順風船不就行了?”
  “那些商會分明是想要在這次探險行動中占據更大的話語權而已。”
  “我就說他們的資助不好拿。”
  “不過想要去更遠的東方,沒有一支大規模的船隊可不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望著嘈雜不休的眾人,一旁的卡密拉.戴瑞微微嘆了口氣。在長達近一個月的航行中,她也算對幽影海域有了一個基本的了解。這兒仿佛是漩渦海的中心,每次潮漲潮落皆是從此處開始,也是起落幅度最明顯的一處海域。前后落差甚至能讓水下的數千塊暗礁變成一座群島,沉睡島與之相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而更不可思議的是,幽影群島被發現至今已有十來個年頭,但始終沒有一張精確的海圖,原因就在于這里的暗礁并不是固定的所有隱藏于水下的物體似乎都在不斷移動位置,連那座巨大的遺跡也不例外,想要橫穿海域,就必須等到所有礁石都露出水面為止。正因為如此,在其中航行的難度可想而知。
  可眼前這伙人完全不像是訓練有素的職業者,倒更像是一幫……好勇斗狠的土匪。探險家的身份在峽灣民眾面前確實擁有不俗的聲望,然而在同行之間,她完全看不到這一點,除了極少數像雷霆這樣可以服眾的人,大部分都是我行我素的主。
  對曾是貴族的卡密拉來說,如此混亂的場景天性令她覺得反感,如果不是提莉殿下的要求,她真不想讓瓊和這伙人一起行動。
  嘆氣之余,她發現自己居然有些懷念起無冬城的第一軍來至少他們不會在執行任務時像猴子一般鬧騰不止,無論何時都站得筆挺、精神抖擻的列隊總是那么賞心悅目。
  忍住心底的不適感,卡密拉離開艦橋指揮室,來到了鋼鐵大船的后甲板上。
  她一眼便看到了在船尾玩耍的瓊,以及陪在其身邊的瑪格麗女士。
  見到她出現,瓊頓時縮到女商人身后,只露出半個頭向她望來。
  明明聽說在無冬城時,瓊已能和不少女巫正常相處,甚至和麥茜、閃電交上了朋友來著。卡密拉不由得有些泄氣的想,難道自己就這么難以被認可?若是比認識時間的話,她可以算是除了瑪格麗之外,接觸對方第二多的人了。
  女商人微笑道,“怎么了?心情不好?”她指了指自己嘴角,“都掛在臉上了哦。”
  “不,”卡密拉愣了愣,“我只是……”
  “不喜歡指揮室里的氣氛吧?”瑪格麗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我早就說過了嘛,探險什么的讓那幫男人去操心,你專心欣賞海上的風景,把它當作一場旅行就好。”
  “那怎么行,”卡密拉皺起眉頭,“如果什么事都置身事外,豈不是等于把性命都交到他們手中了嗎?”
  “你不信任雷霆么?”
  “我……”
  瑪格麗拉起她的手,走到圍欄邊,“你的責任感值得敬佩,我想若非如此,提莉大人也不會將沉睡島交予你管理。但有時候,偶爾多信任下別人也不壞不光是雷霆,還有提莉大人也一樣……”
  我怎么可能不信任提莉殿下卡密拉心里這么想著,卻發現無法輕易的將反駁說出口。對于女巫搬遷至無冬城一事,她一直是不大認同的。
  “何況在大海上待得長了,時刻繃jin 精神很容易把自己*瘋,”瑪格麗接著說道,“別看他們平時跟一幫毫無教養的土匪一樣,航海技術上還是很有一手的。”
  卡密拉總算找到了能開口的地方,“我得聲明,我并沒有那么說……”
  “但你是這么想的,對吧?”女商人的話很快讓她啞口無言,“哈哈哈,這沒什么稀奇的,四大王國的貴族看我們像野蠻人,就跟我們看莫金沙民像野蠻人一樣。老實說,完全不帶歧視、或者說歧視理由跟出身無關的貴族,我只見過一個。”
  羅蘭.溫布頓。
  盡管不想承認,但她確實只能想到這個名字。
  畢竟那人早在四年前,就公開向女巫伸出了援手。
  如果說之前還認為他有可能暗藏不軌之心的話,如今這個借口也已不復存在,因為那名被救的女巫已經成為了灰堡的王后。
  多一點……信任么?
  就在卡密拉緘默之際,大海遠處忽然傳來了隱隱的悶響,宛如一道巨浪正朝她們席卷而來,又像是無數魚群在海面翻滾躁動不過她知道那只是自己的錯覺,此刻目力所及的范圍內,大海依舊一片平靜。
  “開始退潮了。”瑪格麗低聲道。
  “吖……吖……”瓊jin 張地抓住了女商人的衣角。
  一刻鐘后,卡密拉看到了變化。
  一塊尖尖的石頭露出了海面……接著是第二塊,第三塊……與其說是群島,倒不如說是一座石林來得更加貼切,它們正從水中徐徐升起,不一會兒便占據了大片海域。當水面跌落超過五米后,石柱***更粗壯的島礁才逐漸露出真身。
  卡密拉不禁屏住了呼吸。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不可思議的場景由于整個海域都在跌落,以至于視野盡頭的海天線“飄”了起來,仿佛升到了群島之上。但那只是視覺帶來的誤差,準確的說法應該是坡才對:原來的海天線成為了坡頂,而幽影海域則變成了一個微微傾斜的緩坡。
  然而即使如此,海面依舊看不到浪花,堵住耳朵回頭望去的話,仍可以用風平浪靜來形容。
  這樣的奇景持續了一個時辰左右后,島礁之間泛起了水霧,幽影海域終于呈現出了它名副其實的模樣。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