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
  五天后。 .
  雷克斯再一次見到了辛巴迪。
  在第一軍營區的醫療院中。
  同他一起來探望的,還有那位活潑的莫金姑娘。
  “感覺怎么樣?”穆麗將一束海草放到窗臺上,“這里找不到好看的花兒,只能用它來代替了不過好歹是綠色的,總比黃沙要好看,不是么?”
  “啊……謝謝,”雷克斯連忙坐起身子,“我覺得……比之前要好多了。”
  “那就好,你剛從水里被撈出來的模樣可嚇人了,臉色發青,渾身抽搐,還不停地吐著海水。”她笑道,“之后被送到營地又發起了高燒,我和辛巴迪來過兩次,但你那時候似乎尚未完全恢復意識。”
  雷克斯苦笑了下,“我的身體確實太弱了。”
  “但你終究撐到了最后,也超越了自己的極限。”辛巴迪咧嘴道,“探險家先生。事實上,你的求生**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快接近水面的時候,我幾乎耗盡了所有力氣,如果不是你死死抱著我的身體,我恐怕很難將你一起帶出去。”他掀起衣服一角,“喏,這里現在還留有幾道瘀痕呢。”
  “抱歉,”雷克斯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已經記不清出水洞后的事了。”
  “當時你心里一定想著什么,才能在喪失意識的情況下依然不放手吧?”穆麗感慨道。
  “也許……”他點點頭,“昏迷前腦海里確實浮現出了許多東西,我的寶貝發明、奇物會,還有兩位等待我回去的妻子……”
  現場氣氛突然安靜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辛巴迪才試探道,“你剛才說啥?”
  “兩位妻子啊……”雷克斯像是恍然明白過來,“啊,我忘記說了,峽灣諸島的風俗各不相同,我所生活的島嶼并沒有夫妻數量的限制,全憑自愿,這一點你們不知道也正常。”
  “我突然覺得……把你丟在水洞里或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辛巴迪抽著嘴角道。
  “同感。”穆麗一臉認真地附和道。
  “喂,你們不用這么無情吧……”雷克斯見勢不妙,連忙換了個話題,“那座遺跡現在怎么樣了?”
  談到正事,辛巴迪頓時嚴肅起來,“如今第一軍已將那塊區域設置為禁區,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進入,挑崖邊還安排了哨點,大概是為了提防鐵甲巨蝎。我受他們的委托,在退潮期又潛入了水洞一次,把腰包找了回來。”他聲音越來越低,“不過這些東西也都交給了第一軍……對不起。”
  “不,你沒有做錯,”聽完對方的講述后,雷克斯輕輕搖了搖頭,“既然第一軍接手了治療,你就不可能瞞過他們,何況我也沒覺得自己能獨占那么大一座遺跡。唯一可惜的是,兩件潛水裝束都被毀掉了,就算把試驗成功的消息放出去,可信程度也會大幅降低吧。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畢竟你是為了救我。”
  辛巴迪默然無語,他自然清楚雷克斯在這上面投入了多少心血,一件防水服需要花上半年的時間來制備,那指的只是最后兩件完成品。而在此之前失敗了多少次,浪費了多少材料和金龍,從對方手頭的拮據就可看出一二。
  這樣的打擊確實很沉重。
  沉默良久,他低聲問道,“你……今后打算怎么辦?”
  “先回峽灣,然后卷土重來。”雷克斯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辛巴迪和穆麗不由得愣了愣。
  “怎么,你們擔心我從此一蹶不振嗎?”望著兩人略帶訝異的神情,雷克斯笑了,“如果沒有此次逃生經歷,我大概真的就會放棄這項事業了。”他伸出手掌,握jin 又張開,像是在感受什么一般,“但我現在明白了,這絕不是我的極限半年一件防水服又如何,比起之前*索時已不知好了多少倍!至少我知道,它一定能成功!”
  “雷克斯……”
  “放心吧,最多兩年,我一定會帶著新的潛水裝束回來。”峽灣人一字一句說道,“到時候請你繼續和我一起”
  看來是自己的擔心已無必要了,辛巴迪心想。就在他準備應下來時,房門忽然被推開,一名軍官打扮的男子走了進來。
  “雷克斯?辛巴迪?”他望向兩人。
  “是,請問……有什么事嗎?”辛巴迪連忙行禮道。
  “有關你們的發現,無冬城給出了最新指示。”軍官點點頭,“陛下想要見你們。”
  “您是說,灰堡之王?”
  “大、大酋長?”
  兩人幾乎同時驚訝道。他們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議,先不論短短五天時間,消息就能往返于大慶港與灰堡新王都之間,君王的召見實在有些超出他們的想象一般來說,上位者想詢問消息,派個人來就行了,如此鄭重的處理此事,莫非被發現的遺跡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沒錯,而且羅蘭陛下還專門派出了一艘船只負責接送,大約兩天后就能抵達大慶港。”軍官笑道,“在那之前,你們就待在軍營里好好休息吧。”
  *******************
  灰堡,無冬城。
  羅蘭坐在辦公桌前,翻閱著從前線發回的報告。
  無論從哪方面看,火炬計劃都可以說是進展順利,進入五月后,魔鬼幾乎沒有出現過任何像樣的抵抗,鐵路線正穩步朝著塔其拉方向推進。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最多六月中旬,圣城遺跡就能進入第一軍的打擊范圍,可以說比最初預定的日程還要快上十來天。
  攻勢明明如此順利,羅蘭心里卻沒有太多放松的感覺。
  對方是魔鬼,人類文明的死敵,并且在過去兩次神意之戰中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將人類*迫到了曙光境的一角。如今沃土平原已是最后一道屏障,只要豎立起方尖碑,紅霧便可覆蓋整個大陸,敵人應該志在必得才是。
  他的目光不斷在報告和地圖之間掃視,希望能找出一點蛛絲馬跡來,但始終沒有什么收獲。
  經歷過夜襲之戰后,鐵路站點的防備愈發完善,想要摧毀營地只能硬啃。雖然這是最有可能爆發大戰的地方,卻也是第一軍最具優勢的戰場。如果敵人選擇正面作戰,反倒是件好事。
  數百公里的鐵路線是第二個打擊點事實上,這也是報告與魔鬼交火的多發地,目前總計有四十六起。如果不是這些報告,他甚至會產生敵人已經撤出了沃土平原,只剩下建設部在埋頭修著鐵路的錯覺。不過想要在裝甲列車的機*口與女巫的搶修下斷絕后勤并不是一件容易辦到的事,或者說火炬計劃一開始就是針對這點而做出的。在第三輛黑河號列車入役后,連恐獸騷擾的報告都不多見了。
  而最后一個可能受到攻擊的地方,森林站點,理論上也最不重要。只要葉子不主動與魔鬼交手,魔鬼能做的事情就十分有限。畢竟那里離塔其拉補給線太遠,小隊規模的敵人沒法對站點工事造成足夠威脅。何況終點站周圍已經被燒過了一次,想要故技重施都難。
  由于前線的不斷推進,閃電已能直接偵查到塔其拉廢墟的情況,到目前為止,魔鬼并沒有增兵的跡象,從天空中望去,就連背后用于補給的紅線都暗淡了不少。
  每項證據都表明,人類即將獲得北伐戰爭的勝利,并有機會在紅月降臨前,把魔鬼徹底趕出沃土平原。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