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兩天后。
  灰堡,無冬城。
  “當時的情況差不多就是這樣……”灰燼將戰斗過程詳細講述了一遍,“等到大火熄滅,閃電向北搜尋了百公里左右,發現了敵人留下的一些痕跡。根據現場分析,應該是蜘蛛魔穿過森林時造成的,數量不多,大概在三四只左右。”
  由于森林通訊中斷,直到次日傍晚羅蘭才知曉葉子遇襲的消息,隔天一早他立刻讓提莉和溫蒂駕駛海鷗號趕赴終點站,將當事人接回了無冬。
  灰燼還好,看上去幾乎沒有受到什么傷害,但葉子卻是被人抬下的飛機。
  不幸中的萬幸是,日暮已經在她的體內種下了共生之種,盡管葉子一直昏迷不醒,可從共生者的神情來看,并未顯露出太多痛苦,這也意味著,葉子在精神上的消耗要遠大于實質損傷。
  羅蘭壓下雜念,將視線移向辦公桌上的大地圖。
  整場襲擊在他腦海中已有了一個清晰的圖景。
  魔鬼統帥的確注意到了迷藏森林的異樣畢竟鐵路線就是從這兒拐了個彎,一路朝著塔其拉方向延伸的。但它沒有選擇強攻終點站的壕(gou)與鐵絲網,而是徑直將目標放在了女巫身上。
  一小隊人馬移動了近五百公里的距離,從塔其拉廢墟趕到了森林北端如此漫長的行軍注定不可能支撐起大部隊的戰斗,想必那些蜘蛛魔除了承擔縱火任務外,還背負了大量紅霧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算是敵人的一次機動化作戰。
  放火燒林不過是吸引女巫注意的幌子,現在想來,不管有沒有針對火攻布置應急策略,森林的控制者都有很大可能留在原地,關注局勢的進一步發展,而敵人抓住的就是這一刻。
  大概在魔鬼眼里,正是葉子支撐起了第一軍的后勤補給。
  只要殺掉森林控制者,就能解除前線的危機,令人類不戰自退。
  雖然意圖有些偏差,但能算計到這一步,便已說明了魔鬼對魔力的了解程度準確猜中葉子的能力形態,并針對性的做出斬首攻擊,憑借個體力量長距離奔襲,將所需的進退時間計算在內,可謂每一步都環環相扣。若不是對魔力運用有著極為深刻的了解,根本不可能實現這一點。
  他甚至懷疑魔鬼曾見過和葉子類似的能力。
  雖說敵人的這支奇襲小隊按原路返回的話,至少需要一周以上的時間,尾隨蜘蛛魔鮮明的足跡不難追上它們,但那已沒有太大的意義。能夠自主飛行的斬魔者隨時可以丟下小隊先行逃離,追擊者派少了容易被反咬一口,派多了也只能干掉幾只蜘蛛魔和一些低等魔鬼而已。
  同樣的,敵方這種精銳小隊的隱秘行動亦沒有什么較好的反制措施,大部分重要女巫身邊都有神罰女巫保護,而像葉子、麥茜、閃電這樣飄忽不定的,怎么樣安排保護都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好在擁有如此能力的高階魔鬼并不多,而且全速奔襲時會發出明顯的魔力征兆,只要將撤退放在第一位,敵人也沒那么容易得手。
  另一件讓人在意的事便是,斬魔者同灰燼的交談。
  魔鬼……原來是會說人話的么?
  同樣身為高階魔鬼,被活捉的卡布拉達比就沒有這個能力,若不通過卡密拉進行心靈連接,便連基本的(gou)通都做不到。
  學習是進化的基礎。
  數百年時間能改變的東西舉不勝數,可你們卻還向活在昨天一樣。
  傳言第一次神意之戰還未開啟之前,就有人接觸過魔鬼……是一名人類將知識傳授給了它們。
  灰燼復述的話語和帕莎提到的傳言交替浮現在羅蘭腦海中。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只斬魔者在提到數百年時間時透露著一股驕傲之感,就好像它真目睹過舉不勝數的變遷一般。
  難不成,它是從聯合會時代……甚至更早以前活到至今的魔鬼?
  所以它才學會了人類的語言?
  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就在羅蘭沉思之際,辦公室外忽然傳來了溫蒂的聲音。
  “陛下,”她推開門道,“葉子醒了。”
  “我這就來,”羅蘭猛地站起身來,望向灰燼,“你要一起過去么?”
  超凡者點了點頭。
  “對了,”走過對方身邊的時候,他停下腳步,“之前忘記說了,謝謝你。”
  看似毫發無傷,不等于真沒有受到傷害,只有靠近了才會注意到,灰燼的臉上和手指關節處,都留下了數道淺淺的傷痕。
  能把葉子吹飛的旋風自然不會像春風拂面那般輕柔,這樣的小傷按理來說不會在超凡者身上停留超過一天,但它現在依然沒有愈合。
  換句話說,一旦出現失誤,就有可能遭到致命的重創,并且難以挽回。
  這場戰斗的激烈程度,顯然不像她說的那么簡單。
  灰燼平靜的接受了此份感謝,她只是稍稍垂下眼瞼,用金色的眼眸看了羅蘭一眼,“好好對待提莉。”
  “當然,就算你不說也”羅蘭抿了抿嘴,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這本身便是理應之事,就跟她救下葉子一樣。原來看似直腸子的超凡者,也會有這樣的心思,他不由得笑了笑,“走吧。”
  ……
  走進葉子的臥室,屋里已經站滿了人。
  安娜、夜鶯、提莉、書卷、謎月……幾乎所有第一批加入聯盟的女巫都聚集于此,見到羅蘭的到來,眾人紛紛讓出一條過道。
  人群之中,他看到了已經坐起身來的葉子。
  她的翠綠色長發有些凌亂,面色略顯蒼白,但并沒有太多憔悴之感。
  她的眼神依舊明亮。
  “陛下,”葉子低聲開口道,“讓您擔心了。”
  “你沒事就好……”羅蘭松了口氣,之前的昏迷果然是精神上太過疲憊所致。但他也清楚,這句沒事就好實在有些勉強,葉子同樣受到了和閃電相似的“詛咒”,被強行中斷叢林之心狀態造成的體內創傷仍舊存在,頂多只能說不會危及性命罷了。“具體情況我已經聽灰燼說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暫時不用去管森林的事了。至于你受的傷,我一定會想辦法”
  她搖了搖頭,“不,陛下,請讓我回前線。”
  “葉子!”夜鶯忍不住出聲道。
  “我知道大家的想法,但是,我躺在床上并不會對情況有一絲幫助,不是么?”葉子說得很慢,語調卻十分清晰,“無論是在迷藏森林還是在無冬城,詛咒都不會消失,既然如此,休息就沒有意義了。”
  “可是……”溫蒂喃喃道。
  “而我只要在森林一天,兩地的通訊就能維持運作,試驗田也不會荒廢,前線所需要的物資,我也能幫著轉運,這對于擊敗魔鬼的目標而言,或多或少能起到一點幫助。兩者相較之下,哪個是更好的選擇,可以說一目了然不是么?”她微微喘了口氣,努力笑道,“放心吧,這一次我看到有不對勁的地方,肯定選擇先撤為上。”
  大家一時都說不出話來。
  羅蘭深深吸了口氣,也是……他早應該猜到的。如果葉子不是這樣,又怎么可能赤著雙腳從絕境山脈一路走到邊陲鎮,并將所有幸存的姐妹帶回到這里?
  她就像森林一樣,柔軟的外表下隱藏著堅韌的心。
  “我知道了,”沉默片刻后,他點頭應道,“但你得答應我,在擁有詛咒之力的斬魔者***掉前,任何時候都不能一個人行動。”
  說完他望向灰燼,“這段時間里,能拜托你照看她嗎?”
  灰燼與提莉對視一眼,隨后回道,“交給我吧。”
  通知:近期網站不穩定,中文app已上線,用APP看書體驗體驗更好,書更新更及時:請點擊下載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