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
  安娜走進地下臨時指揮部時,房間里的氣氛顯得頗為沉重。
  見到她的到來,所有人紛紛站起身,向她低頭行禮,“見過殿下!”
  鐵斧更是單膝下跪道,“讓您受驚了。沒能識破敵人的詭計,被魔鬼打了個猝不及防,這是屬下的失職,實在是萬分抱歉。”
  “你們不必如此,”安娜擺擺手道,“把我當成一個關心戰事的普通人就好。我過來只是想問問情況,這場襲擊……大家還好嗎?”
  盡管成為了王后,但她面對這樣的場合仍有些不太適應,特別是看到溫蒂和愛葛莎等人也向她行禮致意時。她過去雖從未提過,也很少在女巫面前表達心中的想法,實際上卻很喜歡聯盟里那種以姐妹相稱的感覺。
  而此次營地遭到襲擊也一樣比起戰斗剛一開始,她便被神罰女巫和護衛隊包夾著送進地下掩體,她更希望與大家一同戰斗,就像以前的邪魔之月那樣。
  不過安娜清楚,既然接受了這個身份,有些事就只能收進心底了。
  她只希望自己的露面能令眾人安心下來。
  鐵斧少見地猶豫了下,“殿下,情況并不太好。”
  “能說給我聽聽嗎?”
  “當然,我們正好在討論這個問題。”他望向菲林.西爾特,后者點點頭,將手中的記事本翻開。
  “目前醫療隊匯報上來的統計結果,第一軍在夜襲中有兩百余人戰死,近七百人負傷。”拂曉晨光沉聲道。
  “不過由于時間有限,這僅僅是最粗略的統計,實際傷亡數字肯定會進一步上升,畢竟娜娜瓦小姐她……無法顧及到如此多傷患。”
  兩百多人這已是僅次于教會之戰的損失。而那是關乎雙方命運的決戰,這只是北伐后的首場戰斗,第一軍離塔其拉廢墟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也難怪鐵斧會面有難色了。
  安娜見過傷兵營里的景象,滿身血跡的士兵一字排開躺在地上,空氣中滿是濃稠的血腥味與絡繹不絕的痛苦**。以娜娜瓦的魔力,根本不可能一口氣治好所有傷員,像是四肢折斷、內臟破裂這樣的重傷者,一天頂多痊愈五、六位。因此想要救治更多的人,就必須把魔力節省下來,用在最關鍵的部位。
  比如胸肺被刺穿、腸子被劃破的傷患,就只愈合器官上的致命傷口。問題不那么嚴重的,在灌下凈化水后由醫療隊負責縫合表皮;嚴重的則繼續讓傷口敞開,等到第二天再作進一步醫治。這段時間內就靠安眠蕨和冬花調配的藥水令重傷者撐過劇痛,至于是不是每個人都能挺到次日,或者該藥物有可能產生和夢境水相似的成癮性,都已不是醫療隊能顧得上的問題。
  在如此壓抑的環境中,想要精確地將魔力分配到急需救治的部位,絕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很難想象,那個曾經和她在一起讀書識字、見到血就頭暈的小姑娘,如今已成長到這個地步
  “我會向羅蘭陛下建言,盡可能說服墜龍嶺侯爵斯佩爾女士支援前線的,”安娜緩緩回道,“有她在的話,醫療隊也能救下更多的人。對了,魔鬼到底是如何悄無聲息的靠近營地的?”
  “我想……敵人應該是利用了魔眼的盲區。”希爾維看上去有些沮喪,“之前派出恐獸偵查恐怕只是在試探我的偵查范圍,而我全然沒有意識到這點……”
  “我們本該先想到的,”愛葛莎自責道,“望北坡一戰后,魔鬼就察覺到了希爾維的存在。那些恐獸正是通過我們的警備反應,判斷出了魔力之眼的大致距離。之后大軍便聚集在最遠距離邊緣,趁著夜幕降臨向我們發起偷襲。選擇的時間恰好是塔一號車站剛剛落下的節點,也是營區防御最薄弱的那一刻。”
  “話雖這么說,可那并不是誰的錯。”拂曉晨光安慰道,“想要蒙蔽敵人,除非故意對恐獸的*近視而不見。但這本身就跟平時的訓練相違背,哪怕提前知曉敵人要這么做,也很難讓數千名士兵以及更多的普通工人偽裝得天衣無縫。換句話說,敵人遲早會試出這一距離,就算沒有在塔一號站點設伏,也會在塔二號、塔三號站等著我們。”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蜘蛛魔的射程應該在兩到三公里左右,而且爬行速度緩慢,從希爾維的視野外到進入射程的這段時間并不算短,難道沒被發現只是因為運氣好嗎?”安娜不解道,“我對行軍打仗的事情了解得不多,如果有說錯的話,還請不要介意第一軍是有自己的偵查手段的吧?比如說營地里常升起的氫氣球。”
  “您的觀察真是細致入微,殿下。”鐵斧撫胸道,“簡單來說,第一軍的戰時情報來源共分為三層,除開希爾維、閃電和麥茜小姐外,最后一層便是軍隊自己。不過面對魔鬼時,這一層只能作為補充和應急來使用。”
  聽完總指揮的解釋后,安娜總算對第一軍的情報體系有了一個基本的了解。在統一灰堡王國的戰斗中,這套體系并沒有出現什么紕漏,可對手換成魔鬼后,一個難以彌補的差距便擺在了軍隊面前。
  那就是,無論是兩條腿還是四條腿,都跑不過擁有一雙翅膀的恐獸。
  這意味著一旦超過一個距離,偵查者基本是有去無回,別說傳回消息了,連保住性命都是奢望。能隱藏在云層中伺機而動的恐獸具有絕對的優勢,加上沃土平原的平坦地勢,幾乎就像是老鷹狩獵小雞一般。
  這導致第三層情報圈被極大的壓縮了,甚至連輔助希爾維都做不到飛行魔鬼能隨時進入魔眼的偵查范圍,獵殺那些外圈的士兵,而己方根本沒有救援能力。
  安娜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一個詞語。
  一個羅蘭常常提到,并會流露出復雜神色的詞語。
  制空權。
  只有擁有制空權的一方,才能真正掌握戰爭的主動。
  除此之外,他還會說出一些意味不明的話,比如黑絲帶、秋山什么的……
  安娜搖搖頭,將這些雜念壓下,“若是按照這個解釋,蜘蛛魔當時應該已經進入了第三層的警戒范圍才對……是因為夜晚的原因嗎?”
  “夜晚視野不佳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殿下,”回答她的是菲林.西爾特,“根據參謀部事后的分析……那些畸形怪物,恐怕一開始就在那里等著我們了。”
  安娜驚訝地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它們事先就埋在了我們路線前方的地下?”
  “沒錯,這樣才能解釋得通,為什么那些龐然巨物幾乎是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射程之內。”菲林面色凝重道,“我詢問過希爾維小姐,穿透障礙物的掃視會令魔力消耗大增,而且范圍也會大幅縮減。現在想來,那些恐獸除了試探外,亦是在吸引希爾維小姐的注意只要一直監視著天空,就沒有魔力去兼顧地底下的變化。”
  所以魔鬼才能在夜幕中如此準確地打擊到營地的各個角落?
  如果是靜止對靜止的話,難度確實會下降許多,而希爾維所看見的黑幕,應該也不是在掩飾方位,而是在掩飾蜘蛛魔從地下爬出的瞬間。
  敵人不僅對第一軍的作戰手段和意圖反應迅速,同時還對魔力的運用異常精通,一想到要和這樣的對手戰斗,確實讓人覺得棘手無比。
  也難怪指揮部的氣氛會如此沉重了。
  這樣下去可不是個好勢頭。
  倘若羅蘭在這兒,他會怎么做?
  安娜正想鼓勵大家幾句時,伊蒂絲忽然咯咯笑了起來。
  “怎么,明明是一場大勝,你們卻都跟吃了敗仗一樣?”她聳了聳肩,“難道我走錯房間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