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您能再快點嗎?”閃電伴飛在駕駛室旁,恨不得自己也能上去推火車一把不過她心里亦清楚,這尊堪比山頭般的龐然大物就是讓麥茜來推,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多往爐子里添點煤如何?”
  “嚯嚯,小姑娘,壓力太高的話,鍋爐可是會炸開的!”操縱黑河號的是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看上去并不像是軍人,倒像是位普通的和藹鄰居,他扯著嗓子回道,“放心吧,第一軍沒那么容易被擊敗,哪怕對手是地獄里來的魔鬼也一樣。”
  閃電抿了抿嘴,沒有接話。
  雖然知道讓火車跑到這個速度已是超乎預料之事,但依然無法減少她心中的焦慮循著鐵路找到黑河號并沒有花費太多功夫,畢竟如此醒目的大型機械想要讓人忽略都很難。除了靠近時嚇了車上的人一跳外,剩下的過程都很順利:憑借女巫聯盟成員的身份,列車長很快相信了她的話,并下達了掉頭命令。
  然而閃電一點兒也放松不下來。
  火車轉向塔一號站點后,她終于聯系上了希爾維,而后者的消息則令她心底一沉:魔鬼不僅準確抓住了第一軍推進的間隙,在防御皆未成型的情況下發起突然襲擊,而且進攻主力正快速從兩個方向*近營地。如果沒有火炮的支援,本就打了折扣的陣地更難發揮出實力,局勢無疑將會雪上加霜。
  聽到這些后,她實在沒法像老人那么有信心。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麥茜成功找到了受傷的洛嘉,有娜娜瓦的醫治,狼女的性命總算是無礙了。
  “外邊又吵風又大,要不要進來坐一坐?每句話都得喊著說可不輕松。”對方抽了口煙斗,靠到窗邊,“別看里面有些顛人,至少挺暖和的這爐子比壁爐要好使太多了!”
  “不……謝謝,”閃電望了眼抖得跟篩糠似的駕駛臺,搖了搖頭,“還是不用了。”
  果然,這已經是黑河號的極限。
  按照這個抖動頻率繼續加速,就算鍋爐能挺過來,火車也非得散架不可。
  “看得出來,你還是在擔心那邊的情況……營地里有你的親人或朋友么?”
  “嗯。”閃電面帶擔憂地回道。
  “我也有,”他*著胡子道,“而且有兩個!”
  “誒?”閃電不由得微微一愣,她原以為對方鎮定自若是因為無所牽掛的緣故。
  “我以前是個礦工,這一輩子總共生了四個孩子,除了老大死于一場風寒外,其他人都活到了溫布頓陛下的到來。”老人微笑道,“以前他們過得跟老鼠差不多,既瘦小又懦弱,不過自從加入軍隊后,就像里外都換了一個人似的,這也是我對第一軍充滿信心的原因由這樣的人組成的隊伍,是不可能輕易被擊潰的。”
  是……這樣么?閃電忍不住問道,“那還有一個呢?”
  “就在這列車上啊,”他敲了敲煙斗,“第一個發現你靠近的瞭望員便是他了。”
  老人停頓片刻,語氣里頗有些自豪,“正因為這些變化都是溫布頓陛下帶來的,所以我也想著能為他做些什么,再說一個人呆在礦山也無聊得很,不如到處走一走。后來陛下從熟悉蒸汽機操作的人中挑選火車班組,我就報了名,沒想到還被選上了。”
  原來對方并不是她的那樣……閃電嚅了嚅嘴,正準備說些什么時,控制臺上的電話機突然鈴聲大作。
  “父親,我看到塔一號站了!那邊確實像在交戰,我能看見閃光和火焰!”話筒里激動的聲音連窗外的閃電都能聽到。
  “說過多少次了,這里是軍隊,不要叫我父親!”老人沖著話筒吼道,“繼續盯著前方就行,我要拉響汽笛,告訴他們援軍來了!”
  接著他朝閃電挑了挑胡子,“怎么樣,我就說他們沒那么容易被擊潰吧?”隨后對方轉過身,用力拉下背后的繩索,中氣十足地高喊道,“給我上吧,小伙子們!”
  “嗚”
  半刻鐘后,就在汽笛渾厚的長鳴聲中,黑河號伴隨著減速時發出的巨大轟響,一頭沖進了混戰的中心。
  扎在鐵軌上的石針無一不被撞得粉碎,黑石與鋼鐵的碰撞,在漆黑的車頭處迸射出一連串耀眼的火花。
  或許是列車的減速令敵人產生了可以擋住對手的錯覺,幾只魔鬼靠近鐵軌,試圖阻止鋼鐵巨獸的前進,結果紛紛被卷入輪下,碾成了肉泥。
  它哪怕再緩慢,也不是生物之力所能抗衡。
  與此同時,架設在裝甲列車前后的機*塔亦開始向四周掃射,侵入營地內部的魔鬼頓時腹背受敵,在兩面夾擊下,幾乎連躲藏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挨個掃倒。而骨矛等攻擊手段,對于黑河號無異于撓癢。
  此刻,閃電已經飛進了炮塔倉。
  “希爾維,目標是?”
  “就在你們的正前方,三千三百米左右,”希爾維顯然也注意到了火車的到來,第一時間報出了炮擊的數據,“一片開闊,沒有遮擋!”
  不需要再復述,等到火車徹底靜止的一刻,炮手們立刻忙碌起來。
  ……
  在希爾維的視野中,敵人主力如今已*到了營地防線的射程之內。
  它們的數量不及上次望北坡一役,差不多在五千左右,不過卻分開得十分零散,簡直就跟沒有約束的強盜一般。也正因為如此,整個平原上仿佛都是它們的人馬,看起來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而在更遠的地方,魔力之眼的偵查被扭曲了。
  大地上涌動著一團不透光的黑幕,哪怕是能穿透任何死角的魔眼也沒法完全看清黑幕后的東西。那并不像是神罰之石所產生的干擾禁魔領域帶給人的感覺猶如一片寂靜的死地,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邊界清晰、毫無波瀾。它更像是別的什么東西……某種活生生的東西。
  而在入睡前,那里明明什么都沒有。
  偷襲營地的長針和石柱,便是從那團黑幕中發射出來的。
  這是希爾維感到最為壓抑的一場戰斗,從設伏到襲擊都充滿著詭異,她的視野也處處受制,魔鬼的每一步似乎皆針對她而來。
  她現在已不顧上去思考,敵人到底是如何悄然無聲*近到這個距離的,而是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黑河號上。
  由于看不到目標的具***置,她只根據炮擊結果再做調整。
  就在這焦灼不安的等待中,黑河號終于發出了第一聲怒吼,炙熱的火焰頓時照亮了它碩長的身軀,同時也點亮了夜幕中的營地!
  比聲音更快地則是炮彈。
  它穿透一層層阻擋在前方的空氣,拖曳著一串激波向黑幕飛去。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