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詛咒?”羅蘭不禁重復了一遍,這個詞怎么聽都帶著不詳之意。
  「請跟我來。」帕莎轉身帶著眾人走進大殿旁的一座洞*,里面的石壁被開鑿出一條條均勻的凹槽,上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和卷軸,其數目甚至比樞密圣殿里的藏書還要多出不少。「賽琳,陛下來了。」
  「知道啦,」還未見到其人,賽琳的聲音已經浮現于眾人腦海。接著一根觸須從洞底落下,啪啦啪啦地撂下一堆書本,很快又縮卷回了黑暗之中。
  而在那之前,觸須還象征性朝羅蘭的彎了彎,大概是在表示行禮之意。
  「咳咳——抱歉,她一遇到新的研究對象,就會比較忘我。」帕莎略有些不好意思道,「畢竟很少有女巫能像閃電這樣幸運,身負詛咒卻沒有受到致命的創傷。」
  “她不會對閃電做什么吧?”一提到研究對象,羅蘭便會不由自主地聯想到那些被擺弄成各種姿勢的小白鼠。
  「請放心,目前魔力研究的主要手段仍是觀察與記錄,只不過在核心的幫助下,她能更清晰地看到每一縷魔力的流動。」帕莎一邊說著,一邊卷起地上的書本,攤開到眾人面前,「請看這兒……還有這里。」
  羅蘭注意到,這些書頁大多已經泛黃,顯然是從塔其拉時代遺留下來的古籍,而在對方指出的位置,除了用女巫文字記錄的本體外,還附帶了一張翻譯好的便條,無疑是為了方面閱讀而臨時摘抄的。
  他仔細看了看,發現那是關于兩場戰爭的記述。
  「一次在曙光境的圍城戰中,八名負傷的女巫被援軍救回,理應能保下性命,但最終都一個個死去。死亡的原因便是所有治療手段無效,傷口遲遲無法愈合,導致失血過多,以及被邪疾感染。在死之前,她們都承受了可怕的折磨,以至于最后兩人選擇了自殺。」帕莎緩緩道,「由于時間太過久遠,那場戰役的具體細節已無從得知,撰寫者也只是記錄了這匪夷所思的一幕,魔鬼的詛咒便是在這里首次被提及。」
  「另一次則接近我們所處的時代,一只被聯合會稱作奪魂怪的高階魔鬼,在沃土平原邊緣處的千湖城與女巫大軍展開了激烈的戰斗。這只殘忍的怪物能將魔力附著于黑石長*之上,一旦被擊中,則會令身體不斷衰敗下去,直至化為枯槁。」帕莎停頓了下,「前前后后共有三位超凡女巫死在它的手上,探秘會則在傷者體內發現了異樣的魔力。」
  羅蘭已經猜到了結論,“那魔力來自敵人?”
  「沒錯,」帕莎點了點觸須,「所以我們才推測,這幾種能力或許屬于同一類型,它會一直存留在目標體內,并產生持續性的破壞。常規醫治手段對其無效,也很難靠外力來消除。」
  “確實就跟詛咒一樣,”溫蒂不免有些難過道,“這也太可怕了……”
  夜鶯卻注意到了對方的措辭,“很難靠外力消除,也就是說……還是有辦法能夠消除它?”
  帕莎接著往下翻了一頁,「前提是我們沒有推斷錯誤的話。」
  羅蘭很快掃完了最后一段記述:就在千湖城危在旦夕之際,一名叫做塞曼嘉的女巫站了出來,在殊死一搏中覺醒為超凡之上,并將奪魂怪斬于劍下。隨著高階魔鬼被一分為二,原以為會步上同伴后塵的她卻安然活了下來,仿佛詛咒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一樣。由于太過靠近紅霧區域,千湖城在一年后仍宣告失守,但她已為人們的撤離爭取到了足夠長的時間。之后塞曼嘉以極為強硬的意志,令聯合會通過了三席制度,并成為首任三席之一。
  看到這里,他瞬間便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倘若閃電真是受到了魔力詛咒的影響,那么殺死對方或許是目前唯一的解除方法——然而這的確“很難”做到!雪山營地之戰和望北坡一役都證明了高階魔鬼驚人的行動能力,執意和第一軍硬碰硬還好說,如果它們不打算正面交手,想要追上并消滅它們風險就太大了。
  放到塔其拉時代,這幾乎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
  高階魔鬼通常隨大軍一起行動,猶如軍隊的核心,光是取得勝利就已是萬難,更何況是全殲敵人?
  羅蘭不由得想起了那名寫信給娜塔亞的無名女巫。
  現在想來,她恐怕也是受到了類似能力的傷害,才會留下那番遺言。
  能與三席書信交談的人,絕不會是泛泛之輩,能力和地位都應該處于聯合會上層,然而即使是她,也只能默默地接受最終結局的到來。
  只因為想要在萬千魔鬼中找到那名重創她的強大敵人并將之鏟除,需要搭上更多女巫的性命,兩害相權之下,做出什么樣的選擇已經很明晰了。
  夜鶯大概也想到了這一點,雙手不自覺jin 握成了拳頭。
  羅蘭沉思片刻后才開口道,“難度確實不小,但我絕不會放棄這一可能。”
  「……」帕莎緘默了小會兒,「如果這是您希望的話。」
  “在那之前,我還想要了解一些事情——如果閃電遇到的那只高階魔鬼擁有無需接觸便可釋放詛咒的能力,普通人受到侵蝕會怎么樣?”
  「會比女巫糟糕得多。」賽琳的聲音忽然再次插了進來,「魔力賦予了我們更強大的恢復能力與抵抗力,使得常規的邪疫——也就是您在書上提到的微小生物很難感染到我們。可凡人不行,只要創口不愈合,他們就隨時都有惡化、甚至斃命的危險。」
  “神罰之石可以抵擋這種能力嗎?”
  「當然能,事實上古籍中提到的奪魂怪如果不是擁有不亞于超凡女巫的怪力,也不會給聯合會造成那么大的損失。但是——」賽琳的語氣一頓,「根據閃電的情報,我們不能排除對方還是一名斬魔者的可能。那樣的話,神罰之石起到的作用就十分有限了。」
  越是強大的魔鬼,從模樣上便越傾近于人類,這是聯合會在兩次神意之戰中總結出來的經驗。
  羅蘭深吸了口氣。
  賽琳的提醒并不是危言聳聽,根據閃電的描述,新出現的高階魔鬼很可能比過去所有的敵人都要棘手。
  毫無疑問,遠征塔其拉一戰必須計劃得足夠精密,才有可能實現這一目標。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