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能力……失效?”夜鶯驚訝地望向麥茜,“她是被高階魔鬼傷到的嗎?”
  “……咕。”麥茜的聲音小得如蚊子一般。
  “什么?”
  “是……”她又重新回答了遍,這次大家總算聽清了麥茜的話,“是我啄傷的咕……”
  “啥?”羅蘭和夜鶯對視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神情,隨后兩人幾乎不約而同的問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先從頭到尾說一遍好了。”
  等到了解完整個事情的經過,羅蘭深深皺起了眉頭。
  一只和人類模樣極為相似的強大魔鬼,即使遠距離對視都會感受到強烈的恐懼,而且當時閃電尚處于音速飛行狀態下,依然被對方盯個正著?比起這個情報,邪獸和魔鬼在雪原上廝殺成一團,還有骨架怪物能當作武器進行攻擊的消息都顯得沒那么驚悚了。
  為了驚醒閃電,麥茜用力在她胸前啄了一口,才讓雙方得以脫身。不然繼續飛下去,她遲早會一頭撞進敵人的懷里。
  毫無疑問,傷口無法愈合必然不是因為麥茜的緣故,先不論她根本沒有這樣的能力,即使有,肯定也不愿傷害到自己最親近的伙伴。
  那么只能從閃電身上找緣由了。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暗自嘆了口氣早在出發前,他就反復叮囑過對方,不要仗著新能力獨闖險境,安全回來比什么都重要。結果她還是沒能控制住那股沖動,大概這就是探險家繼承在血脈中的天性吧。
  不過此刻他也完全生不起責怪閃電的心情,當務之急不是追究錯誤,而是找出問題到底出在了哪里。
  羅蘭又讓夜鶯叫來了溫蒂、莉莉、愛葛莎和日暮,除開做進一步檢查外,還順帶種上了共生之種,以免意外發生。一群人忙活到傍晚,閃電總算從昏睡中蘇醒過來,而全面的身體檢查也已有了初步結論。
  “你是說,她的身體一切正常?”聽完愛葛莎的匯報,羅蘭回頭悄悄看了眼正縮卷在溫蒂懷中、一臉蒼白的小姑娘,“這樣子怎么都不能算安然無恙吧?”
  “先前的昏睡是由于長時間飛行引發體力不濟與疲憊所導致,共生之種也能證明這一點日暮并沒有感受到任何不適。這說明她的狀態低下是精神上的恐慌造成的,跟身體本身無關。理論上來說,多休息幾天就能調整過來。”
  “那傷口是怎么回事?”
  “這正是我接下來想說的,”愛葛莎壓低聲音道,“她的問題出在魔力上我用平衡魔石檢查時,感受到了一絲不屬于她的回饋。”
  “什么……意思?”羅蘭怔了怔。
  “您應該知道,魔力雖然無處不在,但想要使用它,就必須先把它變為自己的東西這便是我們常說的凝聚。不管是氣旋也好,進階后的象形物也罷,都屬于這個范疇。魔鬼也不例外,只不過它們所擁有的魔力和女巫完全不同,反映到平衡魔石上,就好比清水與腐汁的差別。”她稍頓片刻,“而我接受到的那份異樣回饋,幾乎跟魔鬼無異。”
  羅蘭頓時感到事情有些棘手了,“你是說,魔鬼侵蝕了閃電的魔力在沒有直接接觸的情況下?”
  “這怎么可能?”夜鶯質疑道,“我在迷霧世界中能輕易分辨出不同類型的魔力,如果她受到了侵蝕,我應該一眼就能看出來。”
  “相比閃電自身的魔力,它太過細微,被忽略掉也十分正常。”愛葛莎搖搖頭,“但這僅僅是來自于平衡魔石的感知,至于到底是不是陛下您所說的侵蝕,我現在也無法肯定。”
  羅蘭很快意識到了她話里的含義,“魔鬼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能力?”
  “若只是不依靠接觸、單在視線范圍內就會受到影響的話,類似的能力并不算少見,例如心懼魔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高階魔鬼擁有與之相似的特性毫不稀奇,畢竟它們是通過魔石來獲得力量,而非覺醒時便已注定。但這種令創傷無法愈合的效果,我確實沒有聽說過。”愛葛莎沉吟道,“假設真有一部分魔力來自于魔鬼,并附著在傷口附近,那么一切就能說得通了。”
  的確,如果這是敵人的能力所致,倒也能解釋娜娜瓦的醫治為何會突然無效了她可以治療魔鬼,卻不代表她能無視敵人具有惡意的力量。羅蘭沉聲問道,“那么解決方法呢?”
  “暫時還不知道,”冰女巫直言道,“按理說,靠近神罰之石即可破除魔力效果,不過事實證明,這能力顯然沒那么簡單。”
  “既然它作用在傷口上,那么把創傷周邊處一并切除,再進行救治如何?”
  “我建議您不要這么做,萬一它會隨著傷口不斷擴大,事情就難以挽回了。至少現在,閃電的這點創傷不會影響到她的安危。”愛葛莎否決道,“接下來幾天,最好讓她先住進第三邊陲城,繼續觀察一段時間。帕莎她們比我知道得更多,或許能想出什么驅散方法也說不定。”
  “我知道了。”
  羅蘭點點頭,緩緩走到床邊。
  見到他,閃電頓時低下了頭,聲音仿佛要哭出來一般,“陛下,抱歉……我……”
  “什么都不用說了,”羅蘭伸手*了*她的腦袋,“安心休息就行,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閃電的身子一顫一顫,像是在竭力忍住淚水一般,許久之后,才微不可查地應了一聲。
  “嗯。”
  ……
  三天后,羅蘭收到了塔其拉方面的新進展。
  他立刻動身,帶著夜鶯、溫蒂等人一道進入了深藏在北坡山脈下方的第三邊陲城。
  帕莎在大殿入口處接待了他。
  “閃電怎么樣了?”
  「已經恢復了許多,這些天愛蓮娜一直陪在她身邊,跟她說著夢境世界里的新奇故事,都快讓她忘了和高階魔鬼的那番遭遇。」帕莎笑著說道,「今天她還和麥茜在大殿里飛了幾圈,胸口的小傷完全不會影響到她的行動。」
  聽到這里,羅蘭稍稍松了口氣,為了避免令雷霆擔心,閃電的遭遇僅有少數女巫知曉。但若是長期不露面的話,必然會引起大家的憂慮,那時候再想隱藏下去就難了。
  “你們有查到這是什么能力嗎?”溫蒂迫不及待地問道。
  帕莎擺了擺觸須,「賽琳將所有塔其拉遺留的文獻重新翻看了一遍,依然沒有找到與之相符的記載,因此我們可以確定,這應該是魔鬼新誕生出來的能力。不過完全相同的沒有,不代表類似的能力也沒有事實上,它造成的后果跟一種罕見的特殊能力頗有幾分相似。」
  “那是什么?”
  「我們稱它為詛咒。」帕莎一字一句回道。
51真人游戏麻将